第82章 沈兄-《白切黑男配每天都在脑补我爱他》

    第82章沈兄

    空气也一时寂静。

    齐不遇心底里把沈勿那厮骂了千八百遍,世上为何会有沈勿那般小心眼记仇的人!

    可是敌不动,我不动,他现在面对两头好事被打断了的,肯定会陷入暴躁状态的冰兽,生怕它们会通过吼叫叫来更多的同伴,所以他暂且保持了原样。

    希望它们当自己不存在。

    大的那头冰兽动了,它忽然从小的那头冰兽的身上下来,小的那头冰兽低鸣出声,似乎是在表达不满。

    而那头大的冰兽则是显得很不耐烦。

    也不知道它们用兽语交流了什么东西,只见它们的互动越来越激烈,最后大打出手。

    可小的那头冰兽显然不是大的那头冰兽的对手,前者被咬断了脖子,倒在地上,没过一会儿就咽了气。

    死之前,它还死死的盯着齐不遇。

    齐不遇懵了啊!

    这是什么展开?

    它们不是深入交流的好好的吗?怎么忽然打起来了?怎么有一头冰兽被咬死了啊?

    这变故就在一瞬间,齐不遇压根就想不明白。

    直到那头胜了的冰兽低吼了一声,下腹露出了东西,朝着齐不遇走过来。

    齐不遇顿时就从地上爬了起来,他亮出了自己的扇子,怀着一种被极端恶心到的情绪,用尽了自己所剩不多的力气挥出了打开的扇子,飞舞出去的扇子带起了一阵剧烈的风。

    把这头冰兽扇飞撞到了墙上,又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趁着冰兽还没爬起来,齐不遇赶忙冲过去,全无风度的用力的踹上去,每一脚都是用了他全身的力气,他生怕自己力气轻了点,这头魔兽跳了起来,他就真的清白不保了!

    “齐公子……”

    身后传来了女孩的声音,也没有让齐不遇停下脚来。

    温苒无语的又看了好一会儿,她再说道:“够了吧,它已经没气了。”

    齐不遇回过神来,眼见脚下的东西已经动都不动了,他这才收回了脚,慢慢的舒了一口气。

    温苒问:“你们这是有什么深仇大恨?”

    “苒苒,我告诉你呀……”

    齐不遇转过身大叫,“沈兄!”

    沈勿停下了声音,略带好奇的问:“你怎么不叫我沈勿了?”

    “不,我小小一个普通修者,怎么敢直呼沈兄大名?”齐不遇动容的说道:“沈兄修为高深,为人又光明磊落,坦坦荡荡,当真是我等学习的楷模,我齐不遇再次斗胆叫您一声沈兄,今后还请沈兄多多照顾!”

    温苒越发的感到了奇怪,“齐公子,你……”

    “大嫂,我没事,我很好,我很快乐!”

    温苒额角一跳,“你叫我啥?”

    齐不遇朝着沈勿拱了拱手,又看向温苒,有礼有貌的说道:“我既然认沈公子为沈兄了,温姑娘又是沈兄的未婚妻,我当然得叫一声大嫂。””

    温苒:“……”

    沈勿对温苒说道:“苒苒,这位公子很有礼貌,我觉得他是个好人。”

    齐不遇捂住了自己的胸口,他觉得自己要不能呼吸了。

    温苒来回看了眼这两个人,刚刚双眼被遮住了的她,不确定这两个人是为什么,关系居然变得这么好了。

    不过关系变好了,也不是件坏事。

    温苒没有在纠结这个问题,她颇为同情的看着地上两头冰兽的尸体,“这一雌一雄两头冰兽在交配的时候死了,还挺可怜。”

    沈勿与齐不遇难得有默契的一起看向了温苒。

    面对他们的目光,温苒理所当然的反问:“你们不会以为这种事我都不懂吧?”

    他们确实是以为她不懂。

    齐不遇越发庆幸,没有让她知道刚才那头冰兽想对他做什么。

    沈勿道:“苒苒,那两头冰兽都是公的呢。”

    齐不遇震惊的表情愣住。

    温苒却是反应平平,“是吗?我们快点往前走吧,不要耽搁时间了。”

    沈勿跟着温苒往前走。

    齐不遇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随后才脚步虚浮的跟了上去。

    没有人教过他,学识天下外面的世界这么恐怖啊!

    越往前走,冰兽就越多。

    他们不好弄出大动静,只能是能避就避,好在冰兽也不是什么高等级的魔兽,只要他们足够小心,它们就不会察觉到他们的存在。

    越往深处走,温度越低。

    就算是温苒与齐不遇身负修为,这种低温里也让他们感到了不适。

    温苒抬起头,眼见沈勿已经半眯了眼睛,没什么精神,全是靠着有她牵着手,在跟着她慢慢的往前挪,否则让人怀疑,他真的会随时倒下。

    但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下,当察觉到温苒的目光时,他又强打起精神看了过去,弯了眼角,看着她浅浅的笑。

    真是乖巧的不像话。

    温苒的心一软,她让他先把狐裘脱了下来,拿出了好几件衣裳给他穿上,最后又重新为他披上了狐裘。

    他乖乖的张开手给她摆弄,如同一个听话的娃娃。

    齐不遇也觉得冷,但他看着被裹成了一个球的沈勿,从心底里发出了疑问:“有必要穿成这样吗?”

    “我师兄怕冷。”温苒正专心的伸手给沈勿的衣服上系着缎带,把他的领口紧了紧,根本没正眼看齐不遇一下。

    齐不遇摇摇头,“身为男子,却比女子还怕冷,这怕不是肾……”

    沈勿幽幽道:“苒苒,刚刚那头雄的冰兽……”

    “沈兄!”齐不遇道:“我这里还有几件衣服,您怕冷的话,不妨多穿几件!”

    温苒回了一句:“我师兄不喜欢穿别人的东西。”

    沈勿已经被温苒戴上了兜帽,还被她用手拍了拍头顶,他看着她,唇角弯弯,舒服的眯着眼睛笑。

    温苒一时心动,又想亲他,可惜有个外人在,不方便。

    齐不遇简直是叹为观止。

    这个黑心肝的沈勿,怎么在温苒面前,就无害的像是只小奶猫似的?

    沈勿忽然指着齐不遇身后,“有冰兽。”

    齐不遇一惊,连忙回头,却是空无一物,他再转回身,“没有啊。”

    沈勿舔了舔唇角,淡淡说道:“哦,我看错了。”

    齐不遇又看向温苒。

    温苒却已经捂着嘴转过了身,“我们赶紧往前走吧。”

    齐不遇皱眉。

    怎么有种自己好像成了傻子似的错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