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忆从前-《和离后,我成了摄政王的白月光》

    此时正值巳时末,许多人家赶集归来,便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远远望过去,一衣着光鲜,偏光着头发的妇人被从知府府中给扔了出来。

    人们纷纷围了过来,议论纷纷道:“这人究竟是谁,做了什么错事竟被扔了出来。”

    其中有一姓张的婆子曾在顾宛月的亡夫徐家做活,立即便认出了顾宛月,“这不是因与苏三公子偷情而被赶出徐家的徐老夫人吗?”

    一说苏三公子、徐老夫人,大家立即便意会了。

    毕竟这两日的颍川街头巷尾传得最多的便属苏三郎与顾宛月这事了。

    养外室倒不稀奇,稀奇的却是这外室的身份。

    顾宛月的夫君徐老爷子死了不过百日,顾宛月便同自己妹妹的夫君搞在了一起。

    说到底谁人家中没有姊妹,若非迫不得已,即将身死,不得不将姊妹迎进府中照拂儿女,谁愿意姊妹共事一夫?

    她们只换算到自己身上,倘若自己的姊妹竟对自己的夫君存了这样的心思,想想便觉得不能忍。

    众人讥讽之、嘲笑之。

    张婆子受徐家恩惠,享徐家月银,此刻更是卖力的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顾宛月的鼻子道:“怎么着,莫不是苏家也嫌你下贱,那苏三郎脱了裤子不认人,也不要你了?”

    “不过话说回来,谁会要你这么个贱人呢,也就当个玩意儿。”

    “瞧瞧,这便是不守妇道,爬自己妹夫床的下场!”

    所有人都大呼“好”!

    烂菜叶子跟着就往顾宛月的身上招呼上去了。

    门房陈伯见状,想着苏夫人的吩咐,便朗声道:“这个贱人见徐老爷子已死,便想寻个靠山,将主意打到了我们家三少爷的头上。”

    “三少爷有着三少夫人那样的美人儿,怎会将顾娘子给看在眼中?”

    “不想这顾娘子竟是假借着三少夫人的名义将我家三少爷给约了出去,用了迷情香,陷害我家三少爷。”

    “然我苏家立身清正,怎肯受这种无赖之人的威胁?三少爷更是不肯对不住我家三少夫人,于是勒令我们将她给轰了出去。”

    “往后凡是我苏家人,见她一次,打她一次,这等贱人同我们苏家人没有丝毫干系。”

    是当着众人的面将苏三郎从这等外室之祸中给摘出来。

    苏夫人这样做,自然不是为了苏三郎这个庶子,不过是为了苏家的名声罢了。

    为官者,最重清誉。

    你纳十个八个妾室没什么,偏偏就是不能养外室,还是这种比较复杂的外室。

    若没人往上告还好,一旦有人往上告,苏大人一通责叱是免不了的。

    众人一听,恍然大悟。

    民不与官斗,更何况这事,大家也都瞧个热闹,再怎么义愤填膺,也不过是一时的。

    再无人说知府家的公子有什么不好,矛头都对准了顾宛月。

    苏家可没人关注顾宛月的死活,见目的达成,便统统告退。

    徒留顾宛月一人面对着众人的鄙夷怒视。

    更有看不惯的人上前踩了顾宛月一脚。

    有第一个,就有第二个。

    半晌过后,顾宛月伤痕累累,无处可去。

    她心中愤恨,抱头缩在巷口的角落里,浑身颤抖得停不下来。

    是被气的。

    怎么会是这样,她来之前,有想过苏子陌会不认他们这些年的情分。

    但她没有办法,过了今日,她会被苏夫人押着去做姑子,从此轻易再也见不到三郎,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

    于是只能孤注一掷。

    但她没想到,三郎不仅矢口否认,还眼睁睁的看着苏家那些仆人们将她给赶出去,极尽羞辱。

    为什么?

    她尤记得自己十三岁那年,三郎跟着苏夫人来到顾家做客。

    她是庶女,姨娘又失了宠,顾夫人并不容许她去前头和知府家的贵人们攀谈。

    她被拘在一方小宅院里,眼睛却一直往那里瞟。

    桌上的膳食琳琅满目,香味四溢,她有些馋。

    然后就瞥到了苏夫人身后的那个小郎君。

    小郎君生得眉目如画,可真俊俏。

    顾宛月不由得就看呆了,还被苏三郎给撞了个正着,她羞得忙低下了头。

    好不容易苏夫人带着苏三郎走了,嫡母也去送苏夫人了。

    顾宛月松了一口气,然后大着胆子去到前厅招待客人的地方,偷偷的拿了个鸭腿。

    不想苏三郎去而复返,正好看到这一幕。

    她狼狈极了。

    只恨不得从地缝里给钻进去。

    不想苏三郎却道:“鸭腿好吃吗?”

    顾宛月愣愣的点了点头。

    苏三郎轻笑了一声,转头走了,下一次来到苏府的时候,他给她带了一整只鸭。

    “你不知喜欢吃鸭吗?那今日便吃个够。”苏三郎笑意满满,只令她觉得如沐春风。

    顾宛月接过那只鸭,一边吃着,一边听苏三郎说话。

    苏三郎说,他们都是庶出,他瞧着她,便想起往日的自己,于是越发怜惜。

    往后数次,苏三郎每每来到顾家,都会偷偷的过来瞧她一眼,与她说说话。

    那是她此生最幸福的日子。

    只是后来,他突然不寻她了,反而凑到了顾宛宁的跟前。

    顾宛宁是嫡女,打小便生得粉雕玉琢,见过她的人没有不喜欢她的。

    顾宛月以为,三郎该是不一样的。

    但她没想到,有朝一日,三郎也会弃下她,去逢迎顾宛宁。

    就好像他们从前的那些惺惺相惜,相知相识都不复存在了一般。

    嫉妒的萌芽,便是从那时候开始升起的。

    凭什么顾宛宁从来都可以轻而易举的得到她所不能得到的一切。

    她寻到三郎面前,问三郎为什么?

    三郎为难道:“月儿,我只是苏家的庶子,父母想让我娶顾宛宁,我没办法。”

    这一刻,所有的不甘都变成了心疼。

    三郎紧紧的抱住她,问道:“月儿,你会帮我的吧?”

    她愣住了,她可以帮他什么?

    苏三郎低低道:“顾宛宁一点都不像月儿这般可爱,她极不容易接近,对我的示好视若无睹,我想让月儿帮我,帮我接近她,讨得她的欢心。”

    顾宛月的心中半是甜蜜,半是忧伤。

    甜蜜是因他说她可爱,忧伤是因他要她亲手将他推给一个女人。

    顾宛月不说话,苏三郎捏着她的小手道:“我心里是喜欢月儿的,可偏偏我不能娶你。”

    “但你放心,只要你帮我,将来我们苏家用不到顾家了,我一定会休了她,将你八抬大轿的迎进家门。”

    “我娶她,只是因为她的家世,可我心里的那个人,始终都只会是你。”

    她就在这样一声声的甜言蜜语与虚无缥缈的承诺中被迷晕了眼,帮他接近顾宛宁,甚至帮他在顾宛宁的及笄礼上给顾宛宁下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