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反被说服-《和离后,我成了摄政王的白月光》

    顾夫人于是跟着苏夫人一同来到了苏府中。

    此时顾宛宁处,大少夫人苏尹氏已经坐了有一会儿了。

    先前不过才与顾宛宁放了狠话,眼下便要以长嫂的名义苦口婆心的劝说顾宛宁,苏尹氏多少有些尴尬。

    “三弟妹,”苏尹氏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道:“听闻你要与三弟和离,为此还闹到了公爹面前?”

    顾宛宁直白道:“是呀,为了不落到如大嫂所说的那般境地,我只能与三少爷和离。”

    苏尹氏一噎,合着这还怪到她头上了?

    “话也不能这样说。”苏尹氏内心有些恶毒的想着,“即便往后三弟后院里女人成群,也就是碍眼了一些,却也比你往后孤身一人带着女儿强上许多。”

    顾宛宁却扬起头来,神采奕奕道:“或许于大嫂而言是这样,但我不这样想。”

    “与其每日里对着一堆女人生闷气,我还不若带着女儿逍遥自在。”

    苏尹氏却继续道:“三弟妹也就是年轻,太过天真,真要是离了苏家,那你就是下堂妇。”

    “这世人的唾沫星子都能将你给淹死,世人会说你不惜福、善妒,三弟不过养个外室你便受不得,那我呢,这么些年你大哥带回家多少女人,我不一样忍着?”

    “我忍得,你怎么就忍不得了?”

    “做人还是不要太矫情的好。”

    经历过上一世的惨绝人寰,苏尹氏这话,对顾宛宁造不成任何的影响。

    人和人之间的经历不同,认知便也不同。

    她如今这举动,只怕不止苏尹氏这样想,很多人也都这样想的。

    谁都忍得,你怎么就忍不得呢?

    可倘若忍下去的后果是死,是阖族被灭呢?那一切的忍耐将毫无意义。

    可别人不懂。

    顾宛宁看向苏尹氏,“大嫂这话有几分道理。”

    苏尹氏立马有些轻快道:“所以呀,你赶紧将那和离书从公堂上给撤回来,三弟也会记得你的好。”

    她心里默默盘算着,倘若自己当真劝说顾宛宁不再和离,在苏夫人跟前,自己便是立了一大功,往后想来也会更看重自己。

    “那大嫂呢,大嫂嫁进苏家拢共九年,为大哥生下了三个儿子,从前在忍,往后只怕依旧要忍,直到大哥老了,动不了了,大嫂才算是熬到了头,大嫂觉得这样的日子有盼头吗?”顾宛宁反问道。

    苏尹氏被问了个正着。

    是呀,这样忍得有意思吗?

    从前习惯了不觉得,如今被顾宛宁这般一问,苏尹氏顿觉头疼。

    她如今不过才二十五岁,忍到老,那是多么漫长的岁月。

    她突然猛地摇了摇头,“当然是有盼头的,我有三个儿子,只要我的儿子将来能够成才,我便算是熬到了头。”

    靠不着夫君,她还能靠儿子。

    可顾宛宁没有儿子。

    想到这里,苏尹氏心里顿时平衡了。

    顾宛宁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于是破罐子破摔想要和离,也实属正常。

    她略带怜悯的看向顾宛宁,“三弟妹如今没儿子,只再努力努力,往后未尝不会有儿子,说到底女人靠的不就是儿子吗?”

    苏尹氏说这话的时候又想到,貌似这三弟同三弟妹的感情不是很好,一年到头也不曾踏入顾宛宁房中半步,顿时就更怜悯顾宛宁了。

    她与表弟感情虽然也不好,但表弟每月到底还有那么一两次是在她房里的,而她肚子又争气。

    迎着苏尹氏充满怜悯的目光,顾宛宁不由失笑。

    “我也知过来人常说,这女人有了儿子,在夫家便能挺直腰板,只大嫂倒是有儿子,大哥照常没将大嫂给放在眼中,平素里更是半点尊重也无。”

    “所以,大嫂辛辛苦苦的替老苏家生儿子,究竟得到了什么?”

    苏尹氏又被问住了。

    对呀,这府中金氏与顾宛宁皆只生了一个女儿,就她给老苏家生了三个儿子,按理说她是苏家的大功臣,表弟凭什么那样对她?

    这不公平!

    顾宛宁不免道:“归根到底,也就是大嫂性情太好了些,这才任由大哥拿捏,若是大嫂能稍微拿乔,估摸着大哥也不敢做得那般过分,起码不会再行宠妾灭妻之举。”

    苏尹氏不住点头。

    “是这么个理。”

    顾宛宁微微一笑,“所以,大嫂不妨借着这个契机,回去同大哥好好的谈一谈,兴许大哥便幡然醒悟,将那些妾室尽数遣散了呢?”

    将妾室遣散?还有这样的好事?

    苏尹氏想到那场景,心情一下子豁然开朗了,哪里还顾得上劝说顾宛宁,便匆匆离去了。

    顾宛宁唇角笑意渐渐敛去。

    她的这位大嫂,心眼是真的不太好,但惨也是真的惨。

    上一世自嫁到苏府之后,就被苏子诚有意的冷待,即便在生了三个儿子,对苏子诚事事顺遂之后,也依旧未曾得到丝毫的改善。

    之后苏家败落,苏大人及三个儿子被处以斩立决,其余的家眷被流放。

    金氏在朝为官的父亲出手,将金氏并金氏所出的外孙女给捞了出去。

    便只剩下苏尹氏和她所生的三个儿子被流放。

    流放前夕,苏子诚因怕苏尹氏在流放路上被人轻薄,坏了名节,亲手勒死了苏尹氏。

    好死不如赖活着,苏尹氏当然不想死,临死之际流下悔恨的泪水,硬生生的在苏子诚的胳膊上咬下了一块肉。

    人性之恶在苏家人身上似乎表现的格外明显,顾宛宁与苏尹氏之间仅是有过一些口角之争。

    而这些口角之争在灭族之恨面前渺小得如同沧海一粟。

    同为女人,若能用只言片语点醒这个嫂嫂,顾宛宁也是愿意的。

    自然,仅此而已。

    苏尹氏回到了房中,依旧有些激动。

    她要与苏子诚说些什么呢?

    你不要再纳妾了?

    苏子诚不会听的。

    这个男人自来都视她为无物,若是说得他烦了,便让她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苏尹氏灵机一动。

    苏子诚不拿他当一回事,但还是很看重她生得三个儿子的。

    尤其是长子苏和,颇有乃祖父之风。

    苏子诚拿着这个儿子当成未来的希望。

    苏尹氏也是个行动派,当天晚上便在长子苏和面前哭诉着嫁到苏家这些年所受的委屈,甚至寻死觅活。

    苏和为母亲出头,恳求苏大人夫妇给苏尹氏一个公道。

    苏夫人整个头大。

    她明明是让苏尹氏去说服顾宛宁去了,怎么到头来,大儿媳又开始闹着寻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