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君姑-《纨绔将军绕指柔》

    本来迎娶是在黄昏时分,只是因为秦家还在热孝期,不适合大宴宾客,便商定了上午迎娶招待宾客观礼却不设宴,而且秦君昊秦君泽秦君泰明日就要赶赴边关,不管是亲朋好友还是朝堂臣子都明白,便也没人讲究这些。

    一身黑色绣雄鹰袍服衬的秦君昊美如冠玉,本来秦君昊是骄阳似火般性情,但是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一下子沉稳了下来,修身的黑色袍服更是让他皎如玉树临风前,倒是让凌泓滢愣了一下,之前虽然见过一次,但是那个时候谁都没有心思去观察对方的长相,这庄重的妆扮倒是让马上结为夫妻的两个人互相惊艳了一番。

    跪拜完安王和王妃的灵位,又对着康王和王妃行礼后,秦君昊小心的送凌泓滢上了花轿,自己则是翻身上马,对着一旁的凌泓祐凌泓辉凌泓霖三兄弟点点头,才驾马前行。

    因为安王府和护国公府离得很近,花轿围着内城转了一圈才会护国公府,行完礼后,亲自送凌泓滢入主新房后,秦君昊松了一口气轻声说:“外面还有宾客需要我亲自去招待,郡主在房间里休息片刻,我很快就回来。”

    “不急,你先去忙,人多嘴杂,让人照看好君姑和小郎,我这儿不用担心。”凌泓滢点点头,看了看时辰便轻声嘱咐道。

    闻言秦君昊眼底柔和了许多,温声道:“好,我会让人照看好阿娘和七郎,那我先出去了。”

    “去吧。”

    ……

    天璇看着秦君昊离开,才走进房间问:“郡主,要不先把妆卸了,你好好休息一下?”

    “不用,情况特殊,一会儿送走宾客,我要先拜见君姑,卸妆不庄重。”凌泓滢摇了摇头拒绝,说是明日出发,但是凌泓滢清楚,明日秦君昊要先入宫上早朝,早朝后直接出发,到时候没时间让他们夫妇一起拜见君姑。

    “郡主,宫里除了东宫,其他皇子和公主全都来了。”瑶光快步走进来对着凌泓滢便轻声嚷道。

    起身来到桌前坐下,端起茶喝了一口,凌泓滢皱了皱眉头说:“全都来了?”

    “对,除了东宫,当今膝下的皇子公主全部都来了!”

    放下茶盏,轻敲桌面,凌泓滢若有所思的说:“看来外族又有新动向了,宫里倒是看得起护国公府,让紫薇查查宫里,看看东宫的情况。”

    “郡主,你是说……”

    看了看瑶光和天璇,凌泓滢轻轻的说:“若是真的如我所想,东宫的禁足应该快结束了。”若是边关有新的情况,为了安抚秦家,肯定会让身为秦君昊长姊的太子妃秦君秋出宫,那么东宫的禁足也该解了。

    “是!”天璇和瑶光对视了一眼,便快速的离开了。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天璇天玑还有紫薇便一同来了,紫薇上前道:“宫里刚下旨解了东宫的禁足并让太子和太子妃出宫来护国公府为小公爷庆贺新婚大喜!”

    “果然,那边关?”

    “时间太急,具体消息还没有传来,但是一个时辰前,宫里接到边关一封加急密报,密报内容还不清楚。”

    “消息没传出来?”

    “没有,只有当今和身边的贴身内侍知道。”

    “东宫解禁的理由?”

    “护国公新婚大喜,太子妃身为长姊理应过府庆贺。”

    凌泓滢勾了一下唇角眼神一厉说道:“继续探听!”

    “是!”

    看着紫薇退下,凌泓滢看着天玑问:“可知道老夫人在何处?”

    “老夫人与秦家七郎在内院。”

    “天璇你亲自去内院和老夫人说一声,避开人接我去内院见她,有要事相商。”

    看着凌泓滢,天璇顿了一下说:“郡主,合适吗?”

    凌泓滢知道天璇的意思,她刚嫁入秦家不好如此急切张扬,但是这事太大,若真是如此,秦家或者说秦君昊兄弟三个若是没做好准备,直接赶赴边关,猝不及防的直接上战场,那后果……

    “去吧!”

    “是!”

    ……

    跟着老嬷嬷来到内院,凌泓滢便看见谢氏已经站在厅堂等她,快步上前行礼后道:“君姑,清惠坏了规矩先来拜见君姑,还请……”

    “郡主不必多礼,我知你必是有要紧事,先进来吧。”谢氏看着虽然长相柔美但是眉宇间不乏英气的凌泓滢,心中满意不少,便温和的说道。

    待到花厅落座后,凌泓滢也不藏着掖着便开门见山的说:“清惠刚得到消息,东宫解禁,宫里会让太子和太子妃过府庆贺护国公新婚大喜。”

    “什么?东宫解禁?”

    看着有些恍惚的谢氏,凌泓滢伸手轻轻的握了一下她的手说:“君姑,找个理由让郎君回内院吧!”

    “好。”谢氏回过神来对着一直跟在身边的秦七郎说:“去外院喊你四兄,就说阿娘身体不舒服。”

    “是。”

    看着七郎离开,谢氏温和的看着凌泓滢说:“辛苦你了。”好好的皇家郡主被赐婚于秦家,还要热孝成婚,四郎急着赶赴边关,婚仪一切从简不说,还要时时关注秦家消息,为的什么,谢氏怎么可能不清楚。

    “君姑,清惠嫁入秦家就是秦家妇,做这些也是应该。”凌泓滢摇了摇头轻轻的说,辛不辛苦再说,她怕的是边关告急,秦君昊兄弟赶赴边关要即刻上战场,虽然赐婚的时候就做好了秦君昊会战死沙场马革裹尸的准备!但是她可没有想到秦君昊此一去便是永别。

    谢氏眼眶一热,好歹忍住了没掉泪,哪有什么应该不应该,人家王府千娇百宠的女郎,嫁入秦家可不是受委屈了,虽然之前听四郎说,郡主对嫁入秦家没有怨言,但是谢氏还是担心,毕竟没有女郎愿意嫁给随时可能会为国捐躯的武将,当初娘家为她与护国公府定亲的时候,她不是也不愿意嘛!

    虽然现在是一点怨言也没有,那是因为她和夫君琴瑟和谐多年,便是现在夫君撇下她和孩儿先走了,谢氏也不后悔嫁入秦家嫁给自家夫君,可是人家一小小年纪的女郎,又是皇家郡主凭什么一点怨言也没有。

    看着谢氏眼神越来越柔和,凌泓滢不自在的轻咳了一下说:“君姑,我们一家人不在意这些,太子太子妃要过府,是不是要准备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