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玉桉(11)-《综穿之吾愿有涯》

    承启帝给姜绮年指了一个除了体弱,再没有任何缺点的夫婿。

    姜绮年再年幼,也是云中姜氏的家主,为了承担起家主的责任,她自幼就受也德高望重的亲长、鸿儒教养,并非愚昧天真之人。

    云中姜氏传到她这一代,可以不贪权不显赫,但却不能被人断送。

    而琉璃公子刘璧君被人称作君子,品性智谋自然不弱。他知道这桩婚事意味着什么,也不愿意以自己的病弱之躯去拖累别人。

    姜绮年及笄的前一年,双方达成了共识,上京请求退婚。

    五陵门外,惊鸿一瞥,一眼万年。

    那是这对未婚夫妇在被赐婚六年后,见得第一面。

    姜绮年,人如其名,绮年玉貌又有边塞女子的爽朗和将门英姿。

    姜绮年一身红衣单手勒马一跃而下,笑意盈盈的将马鞭递给下属,不知说了什么,转头看向马车。

    这对一个常年病弱、看惯素净之人来说,是极大的视觉冲击。

    而姜绮年转头看见的,则是车帘后,暖阳下真的走出了一位玉人。

    莫名的吸引让两人相视一笑,似乎久别重逢。

    越走越近,又发现了彼此契合的灵魂。

    相较于刘璧君越爱便越不忍拘束、拖累,姜绮年显然更加直白、热烈。

    终究,退婚成了大婚,承启帝给姜绮年的指婚最终还是成了。他以为自己的谋算会一步步成功,但他忽略了刘璧君的才智,也低估了他想要保护姜绮年的决心。

    他知道以自己的身子情况,恐怕难以和姜绮年白首偕老,便苦心谋划着帮姜绮年拿回了云中的军政之权,保着她平安回到云中。

    刘璧君先天体弱,刘氏身为一地望族,自然也给他找了不少名医,却都说只能竭力保他到二十岁。

    而他和姜绮年成婚那年,已经十八了。

    所有人都做好了两年后他会病故的准备,包括他自己。唯有姜绮年从未放弃让他活着的希望。

    成婚之后,她派出亲信遍寻名医,甚至亲自出入毒谷,只为求传说中的巫医出手给刘璧君看诊。姜绮年的执着,和姜家数百年在云中的威望和善缘最终发挥了作用。

    云中城外一座番邦小庙里的小和尚竟然认识一位隐世的神医。

    小和尚因为姜绮年早年对他的回护,主动帮她联系了神医。

    神医不愧是神医,只用了半年时间便延续了刘璧君十年寿命,又约定了十年后再来替他复诊。

    承启九年,刘璧君二十二岁,姜绮年十八岁,他们有了自己的第一个孩子,取名姜熹风。

    云中姜氏有后,让承启帝原本的计划破灭,自然怒不可遏。

    于是他开始了一系列匪夷所思的荒唐举动。

    同年,他下旨让姜绮年把尚未满月的女儿送进宫中做公主伴读。姜氏女不入宫墙是历朝不成文的惯例,不管是为妃还是做公主伴读。为的就是让云中姜氏这个能守卫大秦门户的家族不过分参与到皇权斗争当中。

    承启帝此举,别说是爱女心切的姜绮年夫妇不会同意,朝中便有不少大臣进谏阻止。就连博士院和咸阳学宫学子知道都议论纷纷。

    毕竟在大秦,即便是公主也是有可能成为女帝的,姜氏女不管进宫后做了谁的伴读,都会成为她在皇位竞争上的有力臂膀。

    承启帝已有太子。这样的举动不仅是对姜氏不妥,对当时的太子来说也是巨大的压力。

    那时候,大家都最多只以为大秦的君主终于忍受不了有云中公主这样一个几乎和大秦共享江山的存在,要开始打击云中姜氏的势力了。

    谁也没有想到,承启帝第一个下手的会是他的亲生儿子,当朝太子。

    之前说到,承启帝是宣和帝心爱之子,当初为了让他上位,宣和帝所做的不仅仅是找云中公主造势。

    承启帝生母出身卑微,母家没有能够上得了台面的人,即便做了太子,在朝中的势力也难以平衡。宣和帝便给爱子选了一门显赫的妻族。

    萧家,家主是当时选拔朝堂人才的博士院的院长,德高望重,朝中近半文官都是他的门生。长子是当朝丞相,次子三子皆位列九卿。

    萧家先祖还曾做过始皇帝一朝的丞相,家族数百年底蕴,朝中势力盘根错节。萧家先祖受过初代云中公主的恩惠,箫氏历代都对姜氏十分推崇,时常在朝中帮姜氏周旋。但两家都有分寸,一文一武,神交已久,却从不逾矩。两家之人,少有私交。

    唯一的例外大概就是当时的萧丞相之女箫慎云。

    箫慎云和先代云中公主曾先后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拜了同一人为师,因在同一本书简上留下的笔记而心心相惜,互相传信,成了知己好友,以姐妹相称。

    箫慎云甚至曾在书信中透露,若非被选入宫,她是想求父亲,让她去云中给云中公主做内政官的。

    或许当初宣和帝选她做儿媳,也有她与云中公主交好,云中公主可能会为了姐妹而破例的打算。

    或许也是因为这个缘故,承启帝登基后虽然还是立了箫慎云为后,箫慎云之子为太子。但帝后之间的感情并不和睦。

    箫慎云做了几年皇后,又生下一女,便郁郁而终。

    箫慎云临终前,给自己的儿子选了陇西李家之女为太子妃,只等李氏女及笄,便要入宫。

    陇西李家和云中姜氏同祖不同宗。

    云中姜氏初代的云中公主所嫁的便是大秦开国时的陇西侯。

    陇西侯夫妇一生一世一双人,无异生之子。也就是说陇西李家嫡支和后来的云中姜氏都是这二人的血脉。

    只是亲缘所隔甚远,云中姜氏又在大秦地位特殊,所以两族来往并不密切。

    云中姜氏代代都深受皇恩,但陇西李家却曾因人才凋零而没落过许久。

    直到几十年前,李家子弟再次以祖传弓马骑射在战场上建功立业,这才逐渐重回朝堂,重登望族之列。

    承启十年秋,李氏女及笄,奉诏入宫等候大婚。

    太子却因办事不利,被皇帝斥责罚跪,又淋了一场雨而一病不起,没过一个月便撒手人寰。

    太子身亡未过百日,承启帝以李氏女无辜受累,恐怕会影响日后婚配为由,将还被扣在宫中的她纳入自己的后宫。

    父纳子媳,何其荒唐?但承启帝却像被人下了降头一样,不顾朝臣反对,一意孤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