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威压诸侯国-《穿越诸天,开局救下司理理》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谁最能明白徐川的行为逻辑,大概也只有范闲了。

    他看的很认真,也很仔细,尤其是那一本薄薄数十页的思想品德,他更是看了很久。

    当夜,范闲大醉,口中直呼:“大哥,果然不愧是你!”

    其他人只看出了书中导人向善的部分,但他看到的,分明是要掀翻此世的皇权!

    如今,他已经打开了叶轻眉留下的箱子,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知道了自己并非穿越者,而是一个从上个纪元末期在无数年后重新在这片大地上苏醒的‘古人类’。

    说实话,那一刻,他的心情是极为古怪和荒谬的。

    很长时间,其实他都有一种飘飘忽忽的感觉,有一种不真实的错觉。

    但这一番大醉过后,他却隐隐的在心中有了一个模糊的愿景。

    第二日,他表现的毫无波澜,继续启程押送肖恩远行,对东夷之事,未有半分评断。

    只有一封信和一本书被他寄去了东夷。

    日升月落,转眼间,便过去了一个月之久。

    徐川安排好一切,再一次单人独行骑着踏云从东夷而出。

    第一站,便是距离东夷不算远的诸侯国,燕国。

    当日,拒绝东夷建立学院的两大诸侯国,便是燕国和赵国。

    他们是十三诸侯国之中最强大的两个诸侯国,各国皆有着过万的兵力。

    甚至,两国的将军也都有着九品的实力。

    虽然只是初入九品,但要知道,除了东夷之外,哪怕当世最强庆国,九品高手明面上也只有七位。

    所以,哪怕初入九品,也足以让燕赵两国在诸侯国之中拥有着莫大的优势。

    徐川没有隐瞒自己的踪迹,甚至提前让东夷告知燕国,他要去拜访。

    在他乘着踏云来到燕国时,面临的便是足足两万戒备森严的军队。

    其中不仅仅是燕国的军队,赵国的军队也出场了。

    大抵是各出了一万,仅余下千余兵将留守城池。

    此刻,万军之首,两位面容威严的将军立于马上,横眉冷对。

    对于这些诸侯国来说,当日庆国边境的详细作战情况他们自然是很难知道的,他们知道的只有徐川那夸张的不像人的战绩。

    所以,他们固然惊骇,内心亦有着几分不信。

    因为,那是超出了他们认知的事情。

    而常处于诸侯小国的巅峰,在北齐南庆不怎么搭理他们的情况下,燕赵两国的君臣心中也是颇有几分骄傲的。

    那两名九品的将军,更是心中认为,同为九品,他们未必就弱于徐川多少,尤其是如今,他们还有着足足两位九品。

    人数压制,再加上大军增添信心,这样的阵容下,说实话,他们并不认为徐川能带来多大的威胁。

    面对万军,徐川骑在踏云上,淡淡的笑道:“当真是好大的阵仗,刚好,也不用我在跑一趟赵国了,相信今天这一战过后,他们也该清醒了。”

    徐川拔剑指着他们,冷声道:“我不想多做杀孽,但今日,阻我者死!”

    那两名将军对视一眼,皆是大笑出声。

    “你这是在威胁我们?”

    “原来传的神乎其神的狗屁修罗竟是一个白痴?”

    “当真可笑,可笑!”

    “弓箭手,给我射死他!”

    命令传下,刹那间,足足两千弓箭手弯弓齐射。

    集合两国之力,却不如燕小乙的亲军,这才是当世最真实的战力分布。

    密密麻麻的箭雨扑面而来,但不论力道还是准头,都远不如当日的五千神射手。

    当日五千神射手都没有对徐川造成什么威胁,更何况这些土鸡瓦狗?

    尤其是今日,徐川对天地之息的掌控更进一步,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根本动都没动,周身便有剑气风暴卷起,化作了最坚实的屏障,轻而易举的拦下了所有的箭矢。

    这样可怕的一幕简直如同神话降临,刚刚还在发笑的两位将军顿时笑不出来了。

    这太不可思议了,打破了他们曾经所有的认知。

    隐约间,他们觉得,自家的主君似乎做了一个极其错误的决定。

    箭雨还未停息,徐川便骤然间飞射而出,他仿佛化身一柄惊世神剑,周身携带着恐怖的剑气风暴直指那两位将军而去。

    “拦住他!”

    “快挡住他!”

    两位将军瞬间胆寒,纷纷呼唤周围的军士上前。

    然而,不过眨眼间,徐川就越过了数十丈的距离,迅速接近了两位将军。

    其余的士兵还未上前,就被剑气风暴击飞数米远,根本无法靠近。

    若非徐川有意留手,那些连三品修为都没有的士兵早已经身首异处。

    两位将军能够走到今天,自然也不乏血勇,眼见危机迫近,各自怒吼一声,同时拔刀而出。

    剑气风暴落下,叮叮当当的声音响个不停,被他们挥舞着大刀几乎尽数挡下,此刻他们或有伤势,但性命丝毫无虞。

    “原来是个样子货,吓老子一跳!”

    一位将军嗤笑一声,不以为意。

    另一位将军神情也缓和了许多。

    但就在下一刻,一道赤色的剑身在他们眼前刹那间划过,他们只看到了一道耀眼的光,充斥在了他们的大脑,随后便直接失去了意识。

    他们的脑袋平平齐齐的掉了下去,身躯紧随其后轰然倒地。

    徐川一脚踏在马背上,马儿悲鸣一声,被他一脚踩断了脊骨,他整个人则借力瞬间飞身至半空,冲着人数最为密集的地方斩下了一剑。

    赤色的剑光在闪耀在无数人的视线中,下一刻,无数剑气蜂拥而出。

    他今日前来,并非为了杀人而来,倘若要在此开设学府,自然不能将眼前这些或是孩童的父亲,或是孩童的兄弟的人杀个大半。

    所以,他此行,只诛为首的最强者。

    最主要的是他也有这样行事的底气和实力。

    而为了能够最大程度上的威慑这两万军队,让整个燕国和赵国俯首,这一剑所展现出来的声势将至关重要。

    磅礴的精神操控着体内的沸腾的真气狂涌而出,极尽所能的勾动这天地间无穷无尽的天地之息。

    剑意爆发,几乎化作了实质般的虚影随着这一剑落下。

    刹那间,天仿佛变了。

    密密麻麻的剑气在虚空中凝聚而出,简直有遮天蔽日之势。

    谁见过天上下剑雨的吗?

    燕赵两国的士兵今天见到了。

    轰!

    剑雨铺天盖地的落下,足足数千人,每个人的面前都对应着一道剑气。

    剑气落下的刹那,他们心神刺痛,有种被斩首的错觉。

    他们不禁发出了恐惧的惨叫声。

    这是其中剑意的威能。

    下一刻,剑气刺向他们身体,一股力量爆发,无数人瞬间被击倒在地。

    一剑击倒数千人的场面瞬间令整个燕赵军队彻底震撼。

    虽然,实际上这数千人并无大碍,只是身上有了一道浅浅的血痕。

    他们之所以倒下,也大多是因为被剑意震慑了心神,才会被并不算强大的力道顺势击倒。

    但此时此刻,何曾会有人在意这些?

    他们只会认为徐川这位天上降临的仙人仁慈,才没有真正的一剑杀了数千人。

    毕竟连两位九品的将军都被他一剑杀了,怎么可能杀不了他们这些普普通通的小兵?

    此刻,徐川在他们眼中已与神魔无异。

    徐川从空中飘然落下,踏云极有眼力见的飞驰而来,接住了他。

    他朗声道:“守将已死,尔等还不跪下投降?”

    话音落下,燕赵两国的士兵几乎毫不犹豫的扔下了手中的武器,大礼跪拜了下去,尤其是方才中了那些剑气的士兵,更是面色狂热,犹如朝拜仙神。

    徐川此刻面无异色,实则颇为虚弱,并非是身体上的虚弱,而是精神上。

    为了营造方才那一剑的声势,他九品上的真气耗的点滴不剩,以往强盛无匹的精神也几乎见底。

    若非他的体质足够强大,此刻只怕早已经从踏云的马背上跌落下去了。

    方才那一幕说实话,哪怕他自己也吓了一跳,不过,除非以后他脑子打铁,不然肯定不会再这么干。

    花里胡哨,怕是连只鸡都杀不了。

    不过,这结果,倒也圆满。

    他骑着踏云在跪伏的士兵之中行走,将刚刚恢复的点滴真气运转起来,让声音传开。

    “不日,我将命人在燕赵两国都城开设学府,尔等家中如有适龄的孩子,可送入学府学习。”

    话落,无数声音此起彼伏。

    “仙师放心,我回去之后必定让我家孩儿去仙府学习。”

    “俺也是,俺家孩子最喜欢学习!”

    “仙人仁慈,咱家孩子竟也有幸得招仙缘!”

    “...”

    徐川脑门有些疼,他发现术士一脉固然差了点意思,但是装神弄鬼一道上,却是武者远不可及的境界。

    ...

    当日,他带着燕赵的军队兵临燕国都城之下。

    燕国公看着自家军队反叛,有苦说不出,在徐川三言两语之下,便被逼迫退位。

    次日,赵国公亦是如此结果。

    此事一出,诸侯国无不战战兢兢,心头骇然。

    而他那如神似魔的一剑也在两万人口口相传之下迅速蔓延至天下。

    所闻之人,无不震骇。

    数日后,诸侯国内学府开建,各诸侯国国君皆是热情无比,要人给人,要钱给钱,上上下下,无不配合。

    不过,也有极个别的强者和一些聪明人知道,当日徐川那一剑并无表面上这般惊人。

    不过是融入了术士之道,撬动了天地间的伟力,才能够造成当日那般浩大的场景。

    但威力却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根据详细的情报来看,剑气杀伤力最多不过武者一二品,对强者的威胁极其有限。

    除非,能够数千剑气合一,如此,只怕大宗师都能杀,但没有人会相信徐川能够做到这一点。

    当然,也确实如此。

    不过,徐川也一直在尝试合一。

    在万剑诀理念的更进一步,自然就是万剑归一。

    只是,周身剑意混合真气勾动天地之气形成的剑气但凡距离稍远,便都会无法控制。

    而且,天地之息的本质乃是核辐射,多有暴虐破坏的气机,很难合一。

    最重要的是,他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方法,能够以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去促使剑气的合一。

    他隐约觉得还是要从剑意之上落手,但朦朦胧胧的看不清晰,大抵还是剑意不够强大,兴许等他突破大宗师,这一切的问题自然也就迎刃而解。

    就在天下因他威压诸侯国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他已经孤身一人去了东海郡北方人迹罕至的绝地。

    这些时日以来,他收集到了这天下几乎所有的外功法门。

    比如曾经三石大师苦修了数年的铁布衫,知名的铁砂掌,铁头功,还有些寻常的铁裆功,罗汉身等等。

    他打算利用极度严苛的环境快速将这些外功法门练成。

    他不需要秘药辅助,因为他的身体就胜过天下无数秘药,以他万劫不灭体的恢复力,练成这些功法未必会有多难。

    一开始,他去了位于东海郡东面的海底。

    以真气化内息,代替呼吸,潜入东海深处,承受巨大的压力开始修炼这些外功法门。

    诸多精要他自然早已经记在心头,这是他练功的一向养成的习惯。

    第一日,他五脏被巨大的压力挤破,口吐鲜血。

    养了半日才恢复,不过五脏和筋骨也有所进步。

    有一日,他像着更深处而去,竟突然有一只巨大的怪鱼袭来。

    口生利齿,绝非善类。

    冲击的力道和速度竟几乎不弱于九品的武者。

    海中行动不便,也并未带上落霞剑,故而大战了许多回合,才猛然一拳打穿了怪鱼的脑袋。

    当日,他将这鱼烧烤,味道鲜美而筋道,吃的他几乎把舌头都给吞了。

    十几公斤的大鱼被他吃了个干净。

    吃过后,他身体发热,体质竟然自然而然的增强了几分,就连真气都有着细微的增长。

    如此,他更是来了兴致,每日都往海底更深处前进,期待再有怪鱼来袭。

    数日后,果然又有一条,这条鱼更猛,不弱于正九品武者,当然个头也更大,起码有差不多三十公斤。

    吃过后,他体质和真气再度增强。

    随后,他又继续深入,当然,很快,他就到了极限,海底庞大的压力随时可能将他压成肉沫。

    今天就直接让他的五脏六腑爆碎,若非及时开启燃血逃了出来,怕是已经死的没影了。

    不过,生死间的压迫,却也不仅让他五脏六腑和体质再度增强,还成功将诸多外功法门融会贯通,连成了一体。

    他将这一门功法命名为金身决。

    当然,此刻,他的鬓角已经全是白发,颇为明显。

    于是,他决定换一个地方继续修炼。

    这一次,他来到了一座火山。

    这是他在东夷城内的诸多记载中发现的一座活火山。

    他不断地深入,借助其中的滚滚热浪锻体。

    皮焦肉烂的同时,金身决不断运转,同时忍着剧痛,做出相应的锻体姿势。

    数十日过去,金身决已经接近大成。

    浑身上下竟有着淡淡的金属光泽。

    他似乎将自己当成了一件绝世神兵在打造,压缩,熔炼过后,自然也免不了最后的冷凝。

    他离开了火山,向北方深入,穿着单衣,忍着严寒徒步而行。

    此行,他不仅打算要将金身决炼至大成,还想试试看,能不能发现神庙的踪迹。

    他大概知道神庙的方位,却不知道具体的地点,自然需要一一尝试。

    一路前行,风霜扑面,金身决的进展却颇为喜人。

    冷热交替,似乎当真符合了某种至理,让他的体质再一次发生了变化。

    他的皮肤被冻裂,却漏出了下方更白嫩细滑的肌肤。

    每一日,他的身上都会多出几道裂痕。

    数十日过去,他仿佛成了一个陶瓷人,随时可能破碎。

    周围白茫茫的一片让他仿佛落入了一片枯寂的荒原,寒风肆意的吹拂,要带走这世间最后一丝暖意。

    终于有一日,他的身上忽然响起了噼里啪啦的声音,他静静的坐在原地,在风雪中陷入了沉寂。

    很快,白雪落下,将他化作了一个冰冷的雪人。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一直没有动静。

    直到三个时辰后。

    砰!

    无数雪花飞溅,伴着一些不知名的灰白色物质散开。

    徐川金身决彻底大成,浑身上下皮肤嫩的几乎能掐出水来,却也坚固的难以想象。

    至少,三石修炼了几十年能够硬抗寻常刀刃的铁布衫都无法与他相比。

    如今的他,当真把自己修成了一个怪物,就算是站着让寻常士兵砍杀,也不能给他带来丝毫的伤痕。

    不仅如此,他的五感也得到了加强,目力,耳力,嗅觉等等都大幅度提高。

    不过,像金身决的这样的功法,没有他这样的特殊体质,大宗师练了那也得死。

    根本不是其他人可以学的来的。

    他起身,忽然间隐约在远处看见了一个黑点。

    难道是神庙?

    心中一动,刚准备前去探查,忽然,心神疯狂的向他示警。

    似乎有三道身影从那黑点处以一个不可思议的速度向他飞驰而来。

    危机感越发浓重,没有犹豫,不久前还自觉练成神功,天下无敌的他,转身便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