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入道之路-《诸天一道卷》

    武当山脉绵延近千里,虞明登山并不是从山脚下的武当前门开始。

    而是从群山深处,武当道脉的山门前。

    武当大殿前山的道路早已修通,也对外开放,香客来宾都能通过道路进入前门大殿参拜。

    当然,一般人也只能到这边,若是没有得到允许,却是不能再随便上山上。

    说是山门,但这里距离武当道脉的主事大殿紫霄道宫,还有两三百丈高的距离。

    其中山路蜿蜒曲折,常人走个一天时间,精疲力竭才能勉强到达。

    这倒不是道路不能直接修到紫道宫,而是为了一个清净的环境。

    是以除了这一条只能人来走的路外,还弄了一条索道,以方便运输物资。

    这个索道,一般来说,是不运人的,当然也有特殊的时候,比如说此时。

    武当道脉的武者,体魄强大,真气修行有成。

    常人需要走上一天的山路,于他们而言,若是走的快些,半个时都不用不到,根本用不上索道。

    前来拜访的武林同道,皆是修习武道之人,自然也用不到。

    只有未曾修习武功的人来拜访,才会用到索道来接送客人。

    就像这一次,来的人里,除了江湖武林的同道名宿,各方势力,豪强世族,还有不少携带亲眷与朋友而来的,里面不通武学之人就不少。

    以他们的体魄,真要在山路上走一个来回,命都要去上半条。

    轰隆隆!

    武当山下起风雷,空气粘稠,很多没有资格入山,立在山脚四方的武林人士呼吸都变得沉静了。

    这入道仪式尚未开始,就弥漫出这样的气氛,看来今日这武当新掌门即位仪式有些不一般啊。

    他们看着走在山道上的那道身影,就算是对于不少中年,乃至老辈人物而言,都显得有些陌生。

    毕竟这一位崛起太快了,堪称年轻一代的神话传说。

    而这个时候,虞明正一步一踏,神色平静而郑重的步行上山。

    至于其他人,一部分人也在这个时候去坐索道。

    还有一部分人,却是打算跟在虞明的后面,走完全程。

    选择跟在虞明后面的这些人,都是修为有成的武林名宿高手。

    这一部分人不多,但武功都是极其不凡的存在。

    尽是那种,自信速度能跟得上虞明,不会被甩掉的人。

    虞明上山,自然不可能慢悠悠的走。

    以虞明的脚力,哪怕不是全力爆发,宗师境界以下的高手,也难以追到他的影子。

    山路静谧,虞明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着,气势随着步伐的迈进也越来越盛。

    广大如神佛,高渺似苍天。

    他的速度很快,身影如一道流光。

    碰到平地,好似缩地成寸,眨眼就在十几丈外。

    而若是遇到台阶,他一步纵跨就是二十几阶,百来阶的陡峭石阶,他不过几步,就越了过去。

    这种速度太快了,许多先天之境的强者都追不上。

    不过,这次来看热闹的人,可都是周围各方势力中武道修行的佼佼者。

    除了几个被长辈带着走的孩子,其他的人,最低都是步入后天境的感手。

    就像灭绝师太,这个时候就牵着周芷若在走,她的武功在先天之境中也不算弱者,带着一个人,就和散步一般简单。

    至于虞明不认识的人物,那就更多了。

    少林佛门的和尚,龙虎山的道人,青城道脉的剑修,昆仑隐秘道脉的坤道仙子。

    这些人的武功,有后天,也有先天。

    世上没有几个人不喜欢看热闹,武道高手也是人。

    若非寻常的武道高手自知追不上虞明的速度,这个时候跟在虞明后面的身影,怕是要翻倍都还不止。

    虞明的速度很快,约莫一刻钟的时间,就已经走了很大一段路程。

    最后,在天门之前,虞明终于停了下来。

    天门,是通天之门,道门各大道脉的上山之路,皆有天门存在。

    即便是佛门中也有类似的存在,只不过名字不一样罢了。

    神话传说之中的天门,凡人若是跨过,可以得道成仙,从此逍遥长生。

    现实里的天门,不过是一段路,却是没有这种不可思议的神力。

    只是常人过之,有若登天而已,极其险陡。

    武当道脉这一条路上,天门有三,意寓三生万物,虞明眼前的,就是第一天门。

    此门高达几十丈,其中的台阶窄而陡,对于寻常人而言,想要一口气越过这一道天门,近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此道亦可堪比之!

    不过虞明停下,并不是因为天门,而是因为天门前,站着的一个男人。

    那是一个身形修健的男子,身着黑白道袍,头发有点长,披散下来,直到后背。

    这个人生的是眉目俊朗,但其气息平静温和,并不显得有多强大。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虞明却能感知到这个人的不凡。

    看着这个人身上的细节,皮肤温润如玉,细腻的几乎没有毛孔,裸露在外面的皮肤,亦是没有半点瑕疵。

    眼中的神韵幽藏,一眼看去,只能看到有若清泉一般的清澈。

    周身无漏,神莹内敛。

    此人在先天道路上只怕已经走到了极致。

    “竟然是他!”

    “入道三关,第一关就让他来守,道脉前辈们这是想做什么?”

    “这是要直接定出下一任道主出来么?!”

    “就算他是祖师的传人,也不该……”

    “没什么不该,不过二十多的岁数,就有这般武功,这般境界。

    祖师当年只怕都没有这般厉害。

    多年以来,道脉众前辈一直想要重铸道门辉煌。

    本来几十年前,武当道脉是可以的,只是那位祖师没兴趣,认为大道自然,没有必要。

    现在出了这么一个更厉害的人物。

    祖师是祖师,此人是此人。

    若是此人主掌道脉,十年之后,未必不能如愿……”

    ……

    坠在虞明后面的一群人中,武当各支脉前来观礼者,看到了立身天门之前的那个人,许多人都是面色变化,流露出惊愕的神色。

    以这些人的心境,虽不说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但心境修为都不差。

    寻常的事情,根本不可能撼动这些人的心绪。

    实在是眼前这个人的出现,其中所隐含的信息太惊人了。

    这个人年岁不大,但在武当道脉的地位却是极其惊人的。

    虽不是武当道主,却也是武当道脉的护法传道者,于道脉各支脉中权力极大。

    一般来说,入道三关的守道之人,该当是初入先天的层次,意思一下就成了。

    而现在这种阵仗,先天极致强者守道,这哪里像是入道仪式,简直就是像在迎一道之主上山。

    不过虞明这位入道之人境界也有点超格了。

    “贫道玄明子,道友,请!”

    天门之前,玄明子负手而立,云淡风轻,看向虞明的目光平和而舒缓,不带任何的情绪。

    虞明亦看了此人一眼,目光平淡,看不出半分情绪波动。

    但不知为何,这位开口的护法传道者,却心神绷紧。

    那看似平淡的目光,仿佛贯透了一些虚妄,照见了他的心灵海洋,洞悉了一切隐秘和念头。

    可怕!

    只是刹那间,这一位就已经有些后悔主动请求来守第一关了。

    虽然想一探宗师玄奥,积累底蕴,以期能突破宗师。

    但眼下看来,这一位与道脉中潜修的宗师有些不一样啊。

    修为武力幽深如渊,不可知,不可测。

    而且根据诸多消息,这一位疑似在月前打死一位宗师境界的存在。

    这就有些惊悚了。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