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羽公子-《大元镇魔人》

    镇魔司遇到大麻烦了。

    公羊琰并没有出手。

    如果所有事情,都要她出手才能解决,她当这镇守使是失败的。

    更何况,她还要防备江东流。

    阴阳天宗派遣江东流来询问上古玄冰女寒素的事情,她早已经有心理预防。

    但只是阴阳天宗并不可怕。

    与冥府有更大的仇恨的太上道,尚未见踪影。

    太上道,提及这三个字,就算是皇室都要敬畏几分。

    太上道主乃是天下第一高手。

    这天下第一包括海外诸国。

    放眼寰宇,能与太上道主交手的人并不多。

    当年谷梁皇室,就是太上道的圣女扶持起来。

    谷梁皇室后来将太上道坑了一把,才让太上道销声匿迹。

    可是,这天地间最古老的道门领袖门派,任何人都不敢小觑。

    镇魔司最大的底牌是镇魔法相,这张底牌放在太上道眼前,也未必能压得住对方。

    百道融经,以镇世对抗太上。

    公羊琰不修炼【镇魔六道经】,就是不想直面太上道。

    更何况,【镇魔六道经】想要修炼圆满,古往今来,唯有一人完成。

    那就是谷梁高祖。

    只是,天地权柄变动,人皇寿元不可过百。

    此乃恒定之数。

    谷梁皇室坑了太上道,太上道同样坑了太祖。

    东滨城战火连绵。

    “我这妹妹还没有出手吗?”

    公羊羽嘴里叼着雪茄,站在东滨城某高塔顶上,观看这东滨城的战火。

    “三小姐没有出手,不过,三小姐带来的两位左右镇魔使压阵,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令狐雪、铁无涯都是顶尖的炼神层次高手。

    加上他们的特殊天赋,一般的元胎高手,两人联手曾经斩杀过一尊元胎层次的邪修。

    恭敬站在公羊羽这位公羊家族二少爷身边的宫宇,嘴角含笑。

    公羊家族三位嫡系传人,都拥有顶尖的天赋。

    尤以公羊琰天赋最强。

    若非为了修炼那一尊元胎,此刻的公羊琰已经踏足神通,凝聚法相了。

    一旦达到法相层次,就是天地间最顶尖的高手。

    至于灵肉合一,合道天地层次的武圣,大元帝国也没有几尊。

    那是镇压一方的恐怖存在。

    “铁老的炼血、炼骨都修炼不错,是一个好帮手。令狐雪神魂天赋奇特,在炼神层次深挖很深,未来成就元胎是注定的,也很不错。”

    公羊羽点评道。

    他有资格点评这两位左右镇守使。

    两人是公羊家族的人。

    他作为公羊家族的少主,点评下属,并无不妥。

    “羽公子,听说三小姐将镇魔司赐予她的镇魔六道经玉简,送给东滨城一位小小的镇魔使。”

    宫宇脸上总是带着温柔的笑容,可公羊琰的做法,在他眼内,却是小女孩做错了事。

    “镇魔司内修炼【镇魔六道经】的苗子不多,都是镇魔司内部培养的镇将种子。当初小妹加入镇魔司,是想要逃避家族的责任。这次委托她前来东滨城任职,乃是圣上走的一步棋。镇魔司才会将【镇魔六道经】玉简赐予小妹。”

    公羊羽嘴角挂着微笑,可眼神却异常冷漠。

    “镇魔司这是想要彻底拉拢小妹,将她捆在镇魔司内。小妹如此做法,却是聪明,没有让她陷入家族与镇魔司的纷扰内。”

    宫宇是听得出来,公羊羽对于公羊琰的做法很赞同。

    “小妹,终究要嫁人的。她是公羊家族的传人,性子上由不得她胡来。”

    宫宇低着头,没有说话。

    他是羽公子的心腹。

    自然明白,羽公子作为家族嫡系传人之一,未来也是角逐家主大位的候选人。

    设身处境,必然会优先考虑公羊家族传续的问题。

    “宫镇将,让你的人办事吧。小妹底下的人太弱了,既然是某些人的马前卒,那就要有马前卒的觉悟。”

    公羊羽抽着雪茄。

    他喜欢雪茄,喜欢喝酒。

    雪茄烟从海外流入大元帝国,他就在雪茄产地的源头,买下了几块产地,建立了雪茄工厂。

    海外的生意,还是很容易做。

    羽公子也喜欢将盘子拓展,在大元帝国折腾,没有什么意思。

    反而处处受限。

    可在海外诸国就不同了。

    无论如何胡作非为,皇室也管不了。

    家族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明白,大烟案,就由我们接手。”

    东滨城只是一个州府。

    其地位特殊。

    但是,州府之上还有省府。

    作为省府的下辖的州府,东滨城的镇魔司自然归属于行省镇魔司管辖。

    而宫宇不仅是公羊家族的客卿,同样是镇魔使的镇守统领。

    “终究是东洲的事情,还是东洲来管理的好。”

    公羊羽保持着微笑。

    大烟案就是一个雷。

    小妹接不住。

    可公羊家族却无惧。

    一个长公主,登不了大元龙座。

    公羊家族自然不需要给她面子。

    更何况,他们站在公理上。

    宫宇招了招手,一群身穿白衣蟒袍的镇守使出现。

    六爪蟒袍。

    颜色与镇魔使不同。

    这群精兵悍将,放在任何一个州府,都是一支决定性的力量。

    可在行省镇魔司里,镇守使是最低级别的。

    “解决他们,要犯留活口。”

    一群镇守使出现。

    顿时,惊呆了所有人。

    “羽公子来了。”

    江东流低声说道。

    转身从另一个方向离开。

    羽公子,这可是一个狠人。

    公羊琰轻皱眉头,表情略显不悦。

    “百里飞鸿,可不要让我失望了。”

    公羊琰在无人之时,暴露出她的软弱。

    本以为这次东滨之行,可以摆脱一些事情。

    但此时的她明白,很多事情,万般由命不由人。

    她需要一个焦点,将东滨城未来局势的焦点引开。

    “还不是时候。”

    百里飞鸿还是太弱了。

    公羊琰转身离开。

    她知晓,大烟案一定会有人介入。

    只是,却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人,插手此事。

    上古玄冰女寒素的出世,彻底将东滨城的水搅浑。

    引来了顶级势力的注视。

    “我必须要从镇守使位置退下。”

    “不过,东滨城镇守使这位置,不是谁都能当。”

    “必须是我的人。”

    幸好自己已经开始布局。

    也将意思传达到位。

    【镇魔六道经】修炼者的出现,就算是总司不承认,已经造成了既定的事实。

    往后,她的计划,总司必定同意。

    此行任务,知道的人很少。

    百里飞鸿是其中之一。

    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到目前为止,他是合格的。

    不合格,他活不到现在。

    公羊琰为了守住秘密,也会将他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