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一切的源头-《我当降头师的那些年》

    可现在,整个村落就恍如是一座死村一样,没有任何一个人,就只有一座又一座的房子,如同墓地一样,整齐诡异的码放在村子当中。

    就连大强的家中也没有任何一个人,还有之前帮助和宝树的男孩和老奶奶,也也不在这个村子里。

    这不对啊……

    我越发的觉得不对,总觉得这一次回来后,村子跟上一次一点都不一样不说,更是多了一丝深入到人心里的阴冷和森然。

    我竭力的压抑着心头不断涌出的恐惧,决定将整个村子环绕一圈,看看有没有其他的变化。

    从村尾开始,我慢慢的向前走着,等到最后打了个弯,重新回到村尾,回想着方才所看到的内容,我忍不住微微皱眉。

    这个村子的阵法布局,就像先前宝树跟我说的,那个什么阵来着?

    我冥思苦想着,还没来得及抓住脑海当中一闪而过的名字。

    打不远处,忽然开始慢悠悠的传来了一道悠扬的歌声。

    歌声悠扬,嗓音却低低哑哑的,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冷笑,让听到这歌的我,平白的就流露出了一丝恐惧和畏惧。

    “黄道吉日,七月七,嫁人保命……”

    歌声婉转,尾调处带着满满的阴冷,缓缓地落到我的耳中,并传入四肢百骸,让我浑身上下起满了鸡皮疙瘩。

    心跳开始慢慢的在此时加快,我用手用力的捂好了胸口,下意识的看向四周。

    妈呀,太阳都快消失了,谁在这儿,竟然唱这么夭寿可怕的歌!

    此刻的天色已经开始慢慢的暗了下来,没有夕阳,今天晚上天气看起来不是很好,所以注定不会有什么明亮的月光。

    而那诡异的歌声,仍旧还在慢慢的回响在我的耳边,如同爱人间亲密的呢喃,更像是随时都会出现勾魂宿命的厉鬼!

    我不知道究竟还会有什么诡异的事情发生,但想着既然已经回到了这村子,那就不能放任不管,更不能让宝树继续消失不见!

    这么一想,我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气,壮着胆子抬头,向着歌声来源的地方慢慢找去。

    不管究竟是谁在唱歌,在这种诡异的夜里,再加上地点又是一个难以言说的鬼村。

    歌声的忽然出现,显然就是故意引我出现。

    如果我无动于衷,指不定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更危险的事情。

    与其如此,那还不如主动迎接!

    我才不要被动的等待死亡!

    一边向前走,一边不断的往四周看着,我小心翼翼,有万般认真,生怕再触到什么不对。

    我不断的呼气吸气,口中更是一直念叨着龙树先前叫我的南无咒语。

    走着走着,看着这整个村子的布局,我越发觉得,这一切的背后主使,怕是没想象当中的那么简单。

    因为这个村子,果然如同龙树所说的那样,像是一个巨大的祭坛,而布局的阵法,就像是之前龙树在信中跟我所说的,锁魂阵!

    至于锁魂阵的阵眼,龙树在信上有写,按照他给的八卦去推算,只需要找到锁魂阵的阵眼,找出村子的奥妙,并将阵眼彻底的封存或摧毁,事情就算是结束了。

    推算阵眼倒是不难,我本身心算能力就够强,在脑海当中,早就已经是推算出了,锁魂阵的阵眼具体所在处。

    不过越是向前走,距离阵眼的地方越近,那诡异的歌声就越来越清晰。

    就仿佛歌声的来源处跟阵眼的地方非常接近。

    听到这歌声,我心中忽然升起一个奇异的想法。

    我没有猜错,或许这歌声的来源处,应该就是阵眼的所在处?

    我心中带着这样的猜测,一边向推测出来的阵眼方向走,一边注意着歌声来源的方位。

    而随着歌声越来越近,我站在了眼前的这处熟悉院落面前,不知道该说这是缘分,还是该说,这一切的起源束竟然就在我们最想不到的地方。

    因为,我所推测出来的阵眼,跟歌声的来源处是一个地方,也是我和宝树两天之前,和大强夫妇吃饭的地方。

    这里,正好就是大强夫妇家!

    没想到一切的缘由就是在这里,我又是没想到,又觉得这一切都在情理之中。

    踏入到了这破败的院墙之内,看着院落里面坐着的男孩和老奶奶,我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

    因为之前我将整个村子都环绕了一遍,几乎每一家每一户都看了情况,也已经确定了这村子里面没有了任何一个人。

    眼前这老奶奶和小男孩,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

    我还没来得及细细思索,诡异的歌声又一次的慢慢传来,声音越来越近。

    “黄道吉日,七月七,嫁人保命……”

    这次离得近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这道歌声当中除了带着一丝诡异,更多的还是凄婉,还有怨恨和痛苦。

    而声音的发出地,正是院墙西北的角落处。

    看到我的到来,老奶奶和男孩竟不约而同地从凳子上站起身来,飘在半空当中看着我。

    知道老奶奶和男孩不会害我,我一颗心松了一半,还是不敢掉以轻心。

    我心中有预感,他们两个忽然出现在这里,那定然是有什么事情要告诉给我的。

    果不其然,眼前的一老一少慢悠悠的往院墙的最角落处飘去,并停顿在半空当中,似乎是在等着我跟来。

    猜测自己可能很快就要离真相越来越近,我压抑着越来越快的心跳,来到了院墙的西北角。

    而当我看到西北角处竟然摆放着一口枯井,歌声就是从这枯井当中传出来的,不仅头皮发麻,心中升起一丝难以抑制的寒意。

    我下意识的抬头看向老奶奶和男孩,却发现他们都不约而同的用手指向了枯井的地方。

    附近上方已经铺满了灰尘,看样子已经荒废了很久。

    我小心翼翼的往里面探了一下,却察觉到里面似乎还有未干涸的水。

    听着从里面传出来的空旷而又诡异的歌声,我心头忽然之间散发出一个诡异的想法。

    那就是,我和宝树所遭遇的这一切的源头,很有可能在这一座空间里面找到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