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为了大家都能够幸福-《岁岁愿君好》

    姜穗岁点了点头,她虽然一心想要逃离,却也知道护山大阵寻常不会显示受到冲击。

    但此刻既然出现波动,便是说明,有人强行闯山了。

    她只是一介凡人,帮不上忙。

    此刻乖乖待在这里什么都不要做,说不准才是对清风真正的帮忙。

    清风提起一把剑,便准备冲出去。

    姜穗岁满是担忧,一层薄薄的灵光罩将她与清风隔绝开。

    她并不知道池渊前往了何处,毕竟他总是来无影去无踪,心怀三界苍生,不可能将自己一直禁锢在苍羽山中。

    只是……这苍羽山,毕竟是池渊的宗门,如今受到外敌入侵。

    他也应当出现才是。

    “清风,你为何不唤来池渊呢?若是入侵之人极为厉害,有池渊在,也能安心些。”

    清风闻言,脚步顿了一下,回过头浅笑了一下:“夫人放心,我刚刚有仔细注意过那护山大阵的灵力波动,闯入山中的应当并不是什么厉害的妖魔鬼怪。”

    “若是修为高绝之人,大可直接将整个护山大阵破开就是了,不必用这种方式入山。”

    手指缓缓从剑身上划过,薄薄的剑身上,倒映着清风难得冷硬的模样。

    清风道:“虽然小仙不才,但毕竟也是在仙尊身边跟了几百年的人了。若是这样的小事还需要惊动仙尊来收拾,那就真是给仙尊丢人了。”

    清风离开,一边走还是不忘叮嘱着:“夫人,虽然进山的并不是什么强敌,但是以防万一你可千万不要走出防护阵哦。”

    姜穗岁眼看着清风离开。

    周身的法阵,边缘一圈灵力莹润着,就好似是一团水球将她给笼罩了一般。

    这个法阵,她在苍羽山的藏书阁中见过,外侧之人,只要灵力没有超越施术者一个境界。

    那从外侧是无法破开的。

    而这个法术的弱点,便是在法术的内部。

    若是被保护之人,从内部自己走出了阵法的话,那这个法阵自身便是会彻底破裂。

    姜穗岁坐在阵法之中,此刻也是没了别的什么念头,只希望清风能够早些回来。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洗心殿外,姜穗岁听见并不清晰的脚步声。

    而那脚步声,却是逐渐从不清晰到清晰。

    直到,洗心殿的大门被推开,姜穗岁看到走进来的那个人时,姜穗岁瞪大了眼睛。

    “怎么会是你?”

    苏婉沁面上带着邪魅的笑意,狡猾的像是一只猫一般,一步步的走了过来。

    蹲在姜穗岁的身前,纤纤玉指在如同水球一般的防护法阵上触碰了一下。

    “护心阵?没想到即便池渊不在,清风也能将事情处理的这般谨慎,不愧是一直跟在池渊身边的剑侍啊。”

    姜穗岁满是警惕的瞧着突然出现的苏婉沁。

    一想到,自己就是因为轻信了苏婉沁的话,才做出了解开夜幽冥封印的事情。

    对苏婉沁,又是惧,又是防备。

    姜穗岁不相信,身为仙界仙子的苏婉沁会不知道,若是解开封印,放出夜幽冥是什么样的结果。

    可是她还是这么做了,甚至她的理由,很有可能只是要栽赃嫁祸。

    这种做事,甚至能够将三界安危全部罔顾之人,实在是有些疯狂过头了。

    苏婉沁笑嘻嘻的看着姜穗岁:“你看起来似乎很怕我,不过……也很正常,你的确应该怕我。”

    “只不过,这样一个小小的阵法,或许能够防得住别人,但对我来说却是没什么用处的。”

    苏婉沁的指尖,在空中一动,一道蓝色的灵光出现在空中。

    并且随着苏婉沁的动作,那灵力竟然在空中书写成了一道符纸。

    随着苏婉沁的轻呵一声,灵力凝聚而成的符纸,便是隐没入阵法之中。

    姜穗岁以为苏婉沁的这道符纸是用来破除阵法的,但下一秒,那灵符却是穿过了阵法,直直的没入了姜穗岁的身体之中。

    一阵身体如同被电流所侵袭的感觉。

    姜穗岁眸中没有了神采,她发现自己的意识变成了一颗球。

    或者说……她的意识被封闭成了一颗球的形状。

    她可以透过这颗球看到外面的一切,却并不能够操纵自己的身体。

    姜穗岁的身体缓缓的站了起身,动作略带了几分僵硬,好像是牵线木偶一般。

    意识在那被封闭起来的小球之中,她不断的撞击着那一层屏障,叫喊着。

    “不要,停下来,不要再往前走了。”

    她的身体距离法阵的边缘,已经只剩下一拳的距离了,只要她越过那一道阵法的屏障。

    那这个保护她的阵法,便会当场崩裂消散。

    只是……她却也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手指越过阵法的一瞬间,阵法破碎的声音,像是上等的瓷器在一瞬间落地,摔成碎片所发出的声音一般。

    “我知道,你能听得见,也能看得见对吗?”

    苏婉沁帖的极为的近,当她的手触碰到姜穗岁的脸颊时,她第一次觉得一个女子的手竟然会这么的冰,让她极为的不适应。

    “真是可惜啊,护心阵,能够抵挡的住外界攻击性的法术是不假。可是我的摄魂咒却是直击灵魂精神的术法,护心阵是挡不住的。”

    殿外的声响愈发的剧烈了一些。

    苏婉沁向着殿外看了看,似是自言自语道:“清风的手段挺快的啊,本来只是想要让人拖住他一会儿的,现在看来却是已经交上手了。”

    “若是这般,那我这边也是不能够继续拖下去了。”

    苏婉沁面上的笑意愈发的浓。

    向着姜穗岁勾了勾手指:“若不是时间不够,我本来还想与你再玩一玩呢,只是现在……随我走吧,该让我带你去一个,更为有趣的地方了。”

    姜穗岁控制不了身体,只能够在苏婉沁摄魂咒的控制下,一步步的跟在苏皖的身后。

    只是……她究竟要做什么?

    若只是为了骗她走出法阵,那后面还要再做什么,她完全可以下手了。

    但她一直没有接触摄魂咒,并且这行走的方向,又是要去那里呢?

    姜穗岁眼看着身体在苏婉沁的牵引之下,一步步的向着苍羽山东南方向的一处宫殿走去。

    直到是两人一同入了一处宫殿,在一座石墙面前停了下来。

    苏婉沁捧着姜穗岁面无表情的脸,却是一片兴奋到极致的脸:“你应该是好奇,我为什么控制了你,却并没有让你做什么吧,但是……你很快就会知道原因了。”

    姜穗岁满腹疑问。

    身体却在摄魂咒的操纵下,一步步的向着那一扇石墙走了过去。

    那是一扇极为华贵厚重的石墙,雕刻着连绵不绝的山川风景,只是看着便觉得气势极为的磅礴骇人。

    手却是不自觉的抬起,在空中捏了一个剑诀。

    口中又好似是念念有词,只是说了什么,她却是听不明白,好似是仙界的某种咒语一般。

    随着姜穗岁的动作,她发鬓间的那一颗乙水珠,忽然爆发出极为亮的光芒。

    不断的有灵力涌动而出,凝聚在姜穗岁的手掌心中。

    姜穗岁将那一团灵力,缓缓的按压在石墙之上。

    那灵力顺着石雕的脉络,一点点的将整幅石墙上的图案都一点点的蚕食。

    直到灵力彻底被这一扇石门给吞吃殆尽,石门才是缓缓的移开,没一会儿这一扇石墙便是缓缓的移动了起来。

    石墙之后赫然出现一个一人高低的石门。

    姜穗岁透过封闭意识的小球,瞧着这一幕。

    她来到苍羽山这么久,竟然从未知道过,还有这一道石门的存在。

    只是……池渊,却未必不知道。

    而且,刚刚的那一幕,她基本也能够隐隐约约的去猜测到。

    这一扇石门只怕是必须要用池渊的灵力才能够打开,而苏婉沁刚刚操纵自己的身体,皆是为了用自己的身体。

    调动出她发鬓间,池渊送给自己的那只簪子的力量。

    只是,她一直以来,都以为那只不过是在寻常不过的簪子罢了,但苏婉沁却用它发挥除了巨大的力量。

    苏婉沁依然是微笑着走在了最前面,她好像知道这扇石门之后有着什么一样。

    一节一节闪着光的阶梯,走动着,也能够看清脚下的路。

    而在这阶梯的尽头,却是有什么东西在闪烁着幽幽的蓝光。

    苏婉沁目光深邃的瞧着那尽头的蓝色,轻声笑着:“你所好奇的,不理解的,很快都会给你一个回答了。”

    当走的越来越近。

    姜穗岁也能够仔仔细细的看清楚那尽头究竟是何物。

    是一块巨大的冰,光是凭着她可以判断宝光的眼眸。

    这冰块所散发出来的宝光,几乎要将她的眼睛给刺瞎一般。

    而,更让她吃惊的是,这块冰中竟然还封存着一个人。

    眸光逐渐适应了那冰块所散发出来的灵光之后,再仔细的去看了看那个冰块中的人。

    先是一惊,却很快又是恢复了平静,神色中又是多了几分伤怀之色。

    苏婉沁感应到被她屏蔽了意识的姜穗岁的情绪,也是忍不住一笑。

    “你的反应可真是奇怪,我本以为,你突然间看到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时,你应该是意外或者惶恐不安的。”

    “但你,似乎很快就接受了这样的一个结果。”

    苏婉沁手中灵光一动,一束灵光没入姜穗岁的身体之中,那被封印的意识,又重新得到了自由。

    只是,也仅仅限于可以说话,可以控制自己的思维罢了。

    但身体的控制,依然不在她的手上。

    “毕竟,我为了了解事情的真相,我读过太多关于苏栀柔的书册,也看过许多,我或许本就不应该看得东西。”

    “我对于她,甚至比对于我自己还要了解的多。”

    “我在看完池渊的册子之后,我心中一直好奇着,他如果一心为了重新蕴养苏栀柔的灵魂,那么她的肉身又是去了那里呢?”

    “现在看来,这个答案,也已经是呼之欲出了。”

    姜穗岁满是嘲讽的瞧向苏婉沁:“所以呢?你今日将我带到这里来,为的又是什么呢?如果你只是想要看我疯狂,想要看我失态,那只怕是会让你失望了。”

    她已经承受了太多的失望和磋磨,连自己的人生都不是自己选择的。

    那她又还有什么是接受不了的呢。

    苏婉沁笑了笑:“你的这一番话,倒是让我也忍不住为你心疼了。若是我能够早些知道这些,说不准我们还能够做朋友,只可惜,现在却是不信了。”

    姜穗岁的身体忽然动了起来。

    一步步的向着那千年玄冰走了过去。

    事出反常必有妖,心中的不安愈发的浓烈起来:“你要做什么?”

    “我要救她,救你,还有——救我。”

    苏婉沁深深的看着那冰中的苏栀柔,神色虔诚的像是在念诵经文一般。

    姜穗岁的手握住了自己鬓发间的那支发簪。

    乙水珠的光芒已经变得微弱,但是下一秒,那灵力又是将整支簪子个笼罩。

    锋利的尖端,一下刺入千年玄冰之中。

    本是无坚不摧的千年玄冰,瞬间出现了一道极为深的裂纹。

    苏婉沁静静的笑看着这一切。

    果然……池渊的灵力就是不同,不愧是司掌征战的仙尊,只是一些些微末的灵力,只要用的恰当,即便是千年玄冰,也是能够破开的。

    姜穗岁不受控制的用簪子,一下下的刺入千年玄冰。

    那玄冰的裂缝越是愈发的大了些。

    姜穗岁或许别的并不清楚,却也知道这千年玄冰既然存在这里,并且其中封存着苏栀柔的身体,那便是有它的必要性。

    自己现在的做法,无疑是在将池渊千百年来的心血给彻底破坏。

    姜穗岁不住的哭喊着:“我求求你停下来,你不能够这么做。你难道不知道苏栀柔对池渊究竟有多重要吗?”

    “若是这千年玄冰毁了,苏栀柔的身体便保不住了。”

    “我求求你,停手啊。”

    泪水不受控制的流下来,然而摄魂咒的作用,却让她无可奈何。

    苏婉沁悄无声息的走到了姜穗岁的身后,看着最后一道裂纹出现。

    整块千年玄冰彻底炸裂。

    “不好意思啊,为了幸福,为了大家都能够幸福,这是一定要做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