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各方唱戏之人-《岁岁愿君好》

    天宫。

    璇玑闭着眼睛,周身的灵力不断的流转着,听着跪在下面的星算仙君禀报着。

    等着一切说完,璇玑却是一言不发。

    星算仙君站在那里,一时之间竟是不知道该走还是该留。

    璇玑周身的灵力持续运转着,一直到一整个周天全部运转结束。

    那周身的灵力已经彻底消散之后,璇玑才是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璇玑声音淡淡的,从其中听不出任何情绪:“你说池渊让你推演炼神花的开花时间和地址?”

    星算仙君点头:“是,小仙不敢隐瞒。帝君既然吩咐过,有任何关于池渊仙尊的消息和动静,都要来与帝君禀报,小仙送走了仙尊之后,便是忙不迭的来与帝君回禀消息了。”

    璇玑:“已经下了天庭了?”

    星算仙君点头称是。

    璇玑点了点头,也没有再说些什么,简单的说了一句知道了,便是让人下去了。

    璇玑起身,面上的神色反倒是带了几分惊喜一般。

    “炼神花,真是好熟悉的名字啊。他池渊开始打听这个东西,看来是真的在动心思,让那个凡间的女子成仙了。”

    神仙动情念,并没有什么。

    仙界也并不是那么的冰冷森严,也没有要让神仙一定要断情绝爱。

    只是,动情念这件事情,发生在池渊的身上,便是一件听起来极为不正常的事情。

    池渊修的是无情道,爱恨嗔痴怨,抛却的越多所修得的无情道便是愈发的精纯,可以迈入更为高深的境界。

    当初,池渊几乎抛却一切,只是最后对天道起誓,保留了最后一丝对苏栀柔的爱意。

    若他池渊再对别人生有情愫,那换来的代价,便是无情道崩殂。

    心魔反噬,若是一直无法控制,并且情念加深。

    那么修为尽时,大道崩坏,也不是没有可能。

    他如今既然为了那个凡间的女子,去寻那炼神花,看来是他的计划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候。

    只是……还不够。

    池渊有他的计划,而他自身也有属于自己的计划。

    璇玑走出了宫殿,直接去了幽狱。

    池渊下了凡间,现在也是他施行他的计划最为合适的时候。只是不知道池渊身边的那个剑侍清风有没有一起下了仙界。

    若是没有也无妨,也不妨碍。

    极白之狱中。

    璇玑一步步的走到了苏婉沁的面前,苏婉沁眼眸中满是爱意的瞧着璇玑。

    在这一刻她的精神之中,璇玑就是这世间最好的父君。

    苏婉沁挽住璇玑的腰,满是撒娇宠溺:“父君,我什么时候可以出去啊。池渊哥哥已经太久没有见我了,我现在听不到他的声音,看不到他的人,我真的寝食难安啊。”

    璇玑声音中带着温良的笑意:“很快了,很快了。”

    手覆在苏婉沁的脖颈间,一条闪着灵光的丝线,像是有着生命力的活虫一般,顺着苏婉沁的脖子钻入了皮肤之中。

    一直到那一条丝线彻底没入。

    苏婉沁的身子像是猛然间被电给过了一般,一阵剧烈的抽搐之后,便是晕了过去。

    璇玑一下下的轻轻抚摸着苏婉沁,就像是在抚摸着自己养的一条狗一般。

    “婉沁啊,就像你的姐姐一样。为为父再办最后一件事吧。事情办成,你也就解脱了。”

    ……

    苍羽山中。

    清风几日下来觉得夫人的情绪似乎有些不大对劲。

    她虽然还笑着也日日正常的吃饭,没有事情的时候,会让他陪着自己在苍羽山上到处走走。

    一开始清风是不愿意的,他担心姜穗岁的身体承受不住。

    但后来在姜穗岁的再三央求之下,清风只好同意了。

    许是神仙和凡人的孩子就是不一样的吧,连着几日下来,姜穗岁的肚子已经明显的大了起来。

    约莫有凡人怀孩子,两三个月有余的模样。

    连房间中放着的聚灵灯,也愈发的不禁用起来。

    清风用通灵纸鹤联系过仙尊,才是得知仙尊已经去了凡间,去找炼神花去了。

    清风现在一边就是照顾着姜穗岁,一边希望池渊能够早日将炼神花给带回来。

    聚灵灯使用的太快,那灯芯一开始,他能够一天去一趟天界的工部。

    但现在,已经恨不得要一日跑两次了。

    他唯一担心着的就是,夫人腹中的孩子再壮大些。他一个不留神,便是会发生意外。

    此刻,清风扶着姜穗岁,小心翼翼的走在山尖。

    清风瞧了瞧周围,除了漫山的云海,便是悬崖峭壁,委实有些不理解:“夫人,这有什么好瞧的?您若是喜欢看云海的话,等您生下小仙尊,我可以带您去九十九重天上,瞧那最美妙的云彩。”

    “那云海笼了一层神光,美不胜收,世间再是找不出第二个了。”

    姜穗岁本身也对着山川云景没有太多的欣赏之意,她只是单纯的想找一找,是否还有其它下山的路线。

    听着清风这般说,干脆也是随口应了一句:“你九十九重天,一听就是很厉害的地方,我只是一个凡人,能踏足吗?”

    “这有什么?”清风想了想,也是一脸得意的笑着:“夫人可是仙尊明媒正娶回来的夫人,并且生下了小仙尊,这可是何等大的功劳啊。这天上地下就没有夫人不能去的地方,一切都有仙尊帮您撑着呢。”

    姜穗岁笑了笑,心中又是泛起一阵苦涩来。

    明媒正娶回来又如何?

    池渊真正在乎的,也只是她肚子里的孩子罢了。

    毕竟她的身体承受不住苏栀柔的灵魂,他需要一个更为稳固的容器。

    刚刚是想要再说些什么,清风的神色忽然间变了变。

    一丝奇异的震动在天地间响彻。

    姜穗岁虽然形容不出来那是什么样的声音,但是一抬头,能够瞧见那护山大阵上,不断的有涟漪泛滥开来。

    那是护山大阵遭受冲击的征兆。

    清风一把护住姜穗岁,御剑飞回了洗心殿。

    安置好姜穗岁后,又是不放心的在姜穗岁周身下了一个护身阵法。

    清风道:“夫人,你在这里小心着些,我去查探一下情况,你可千万不要走出这个法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