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山河皆在后-《赛博机修师》

    这是古亚第三次觉得面前的人脑子有病。

    第一次是刘风,第二次是魏娉,

    这次是曾烺。

    “要不咱去医院看看?”古亚担忧地说。

    曾烺瞪了古亚一眼,说:“我不是真的要去死!我想过了,与其一点点地挖情报,不如直面宣和逸。”

    古亚思索了一下,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用我的生命和克隆人的事做诱饵,试探一下宣和逸的底线。”

    “如果他动怒,肯定会派更多杀手来。”

    “我顺势假死,无产者联盟揪住这件事不放,直到搞臭天宣集团。”

    “到时我复活,将这件事搞大!”

    古亚轻蔑地笑了一下,说:“一个老奸巨猾的人,手下有一大批精英,怎么会被你这小家子伎俩迷惑。”

    “天宣集团可以找任何理由,反击你和无产者联盟。”

    “不需要手染鲜血,就能将我们击败!”

    古亚站了起来,说:“曾烺,我知道你报仇心切,但这事必须从长计议。”

    “改天我去一趟烈凰公司,看能不能挖到更深的情报。”

    曾烺不依不饶地喊:“古亚!”

    古亚低下头,顿了片刻,重新抬起头,盯着曾烺说:“曾烺,仇恨并不是生活的全部。”

    “真心交几个朋友,谈场恋爱。你长这么帅,别浪费啊。”

    “我想,你的母亲一定不愿看到你伤心痛苦,她一定希望你快乐。”

    说完,古亚转身走掉了,留下曾烺瞪着复仇的双眼,不可思议地看着古亚。

    他怎么知道,母亲希望我快乐?

    ......

    深夜,曾烺睁开双眼,轻轻叹了口气。

    他坐了起来,沉思了好久,终于抬起手环,拨通了一个号码。

    许久,对方才接通。

    “谁?”手环中传来了那个令他憎恶的声音。

    曾烺恨得嘴唇发颤,眼神凶恶,他极力压抑住怒火,冷冷说道:“是我。”

    “啊~!小烺,你总算记起父亲了。”宣和逸非常自然地笑着说。

    曾烺深呼吸几下,下定决心,说道:“我只想知道一件事,我母亲的死和你有没有关系。”

    宣和逸沉默了半晌,轻声说道:“小烺啊,只要你放下你母亲的死,我随时欢迎你回来。”

    “我会恢复你上城人的身份,你将重新掌管赫城社。”

    “钱和女人算什么,只要你想要,这世上任何东西都能得到。”

    曾烺没有丧失理智,压抑住复仇的怒火,冷静说道:“我已经知道有关克隆人的一切信息。”

    “咱们来做个交易吧,你告诉我母亲死亡的真相,我保证不会向外界透露克隆人。”

    宣和逸哈哈大笑了一声,说道:“我以为,你死里逃生一次会变聪明,谁知道你越来越蠢了!”

    曾烺嗤笑一声,说:“那就等着见明天的新闻吧。”

    果断挂断通讯,曾烺长呼一口气。

    明天的新闻肯定风平浪静,曾烺不过是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

    宣和逸太狡猾了,他笃定曾烺不会胡闹,而且有大把手段压住克隆人的事,才如此风轻云淡。

    曾烺愤愤地起身,这次试探,他又以失败告终。

    这两天接连的失败,再加上复仇的思绪困扰不断。

    让曾烺身心俱疲。

    难道真的是我错了?

    曾烺走到书桌前,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支烟。

    他从未抽过烟,但此刻,他非常想来一口,缓解自己的疲惫。

    当浑浊的烟雾吸进肺里,一股无力感从脚趾急速窜升至大脑。

    仿佛浑身上下都漂浮了起来。

    曾烺闭上了双眼,感受着巨大的落败感和空虚感。

    直到烟头烧到手指,他才缓缓睁开眼,将烟头踩灭。

    古亚,我尽力了,现在只能靠你了。

    ......

    接下来,请做好转场的心理准备ヾ(=???=)?喵?

    ......

    偌大白亮的机库中,人声鼎沸,所有人行色匆匆,异常忙碌。

    透过嘈杂的人声,依然能听到机库外连绵不断的轰炸声。

    冲击波卷来阵阵狂风,冲击机库,卷起滚滚烟尘。

    一个身材精瘦的年轻军士低着头,捂着军帽,冲出烟尘匆匆跑来。

    他对着一台机甲大声喊道:“徐连!徐连!咱们的援军到了!”

    从机甲的装甲中钻出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浑身黑色油点,脸上被油污染得乌黑一片,

    他一张嘴,白牙和黑脸形成鲜明对比,兴奋地粗声喊道:“快让老子看看!”

    徐连大笑着跳下两米高的维修平台,双脚一落地,震起齐腰高的尘土团。

    “在哪!”徐连笑着望向机库门口。

    渐渐的,一个瘦弱的身材映显在烟尘中,

    不久,从巨大的烟尘中走出一个瘦削身材的女兵。

    报信兵兴奋喊道:“来了!”

    徐连看着走近的女兵,脸从兴奋慢慢变成狐疑。

    当女兵走到他面前时,徐连疑惑地喊道:“你就是援军?你一个人?”

    女兵平静地点点头。

    徐连突然暴怒起来,一脚踢开脚边的空油桶,一边愤怒地喊一边朝外走:“他吗的,老子等了一个星期,兵都快打没了,就给我送来一个女娃娃!”

    报信兵冲女兵抱歉一笑,追了上去,说:“徐连,你别急啊,去机库门口看看!”

    “看个屁!老子去找旅长理论!”

    两人刚来到机库口,徐连突然被一台崭新的灰蓝色机甲吸引,目不转睛地盯着它,喊道:“小沈,这是什么啊!咱们连没有这种机甲!”

    “这就是援军啊!”报信兵笑着说。

    徐连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好漂亮的机甲!走,去会一会那个女娃娃!”

    那个女兵旁若无人的四下观望着,见到徐连又回来,立刻站直。

    “门口那台机甲就是你的?”徐连老远就大声喊道。

    女兵沉默地点点头。

    等到徐连走到她身旁,又重新打量了她一下,问道:“你叫什么?”

    “报告,我叫叶莺。”女兵冷静回复道。

    徐连伸出大手,说道:“好好!我是十连连长徐新国!”

    叶莺和徐新国握了下手。

    “太好了,那是专属机甲吧,你一定有名号!叫什么?”徐新国兴奋问道。

    叶莺迟疑了一下,说:“那确实是我的专属‘夜莺’型机甲,但我还没有名号。”

    徐新国有些失望地点点头。

    此时,机库中警报大作,

    所有人就仿佛触发了某种开关,动作更加迅敏。

    机甲师快速跑向自己的机甲。

    机修师们也开始收拾修理设备,给机甲让出通道。

    徐新国严肃起来,大声喊道:“新的战斗任务,所有人!上机甲!”

    十分钟后,

    连队的十五台机甲全部汇集到机库中央的出仓通道上。

    叶莺站在最后一位。

    整个机库中,只能听见机甲背部推进器的轻微嗡鸣声,

    十五个战士,就像十五头准备进入斗兽场的凶兽。

    眼神锐利,充满了冷漠的杀气。

    叶莺的手指轻颤,眼神镇静。

    一路颠簸而来,她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依然被这种肃杀的气氛感染。

    突然,机库中传来系统声:“第十二机动旅,二十五轻型机甲团,第十连,允许出仓作战。”

    “重复......”

    “自由杀敌,重复,自由杀敌!”

    命令声刚落,徐连通过通讯器大声喊道,他的语气慷慨激昂,充满了杀戮的渴望。

    “十连的战士们!”

    “保家卫国的时刻到了!”

    “山河皆在后!”

    “为了仙夏!”

    话音刚落,徐新国的机甲瞬间启动引擎,爆裂式的气焰喷|射而出,率先冲出机库。

    身后的战士马上启动引擎,如飞剑般鱼贯而出,在夜空中划出一道道绚丽的尾炎。

    叶莺跟着前方的战士,飞出机库。

    在那极远的夜空中,辉映着无数爆炸的火光。

    数百道极白的光束炮横穿战场,

    无数飞弹拖着尾炎,呼啸着飞向目标。

    这就是战争!叶莺感慨道。

    临近正面战场,机甲开始轻微晃动。

    那是爆炸的冲击波激荡导致,

    火光忽明忽暗,映着叶莺那美丽可人的脸庞。

    她紧盯着前方,时不时瞄一眼机甲的各项数据。

    徐新国喊道:“三四战术!自由组合!新来的跟着我。”

    叶莺加速而上,跟随在徐新国的左侧后方。

    十五台机甲毫不犹豫地冲进战场,刚一接触,就被十台黑星机甲围住。

    徐新国如出笼的猛兽,毫不吝惜弹药,对着敌人猛烈射击,枪口瞬间火红。

    旁边的战友,跟随而上,迎面阻敌。

    叶莺如一只轻盈的飞燕,不断穿梭在弹雨和敌人之间,利用光束剑给敌人致命一击。

    在激战中保持平静、决断和快速制敌,是她成长中学会的第一能力。

    面对敌人,必须毫不留情。

    渐渐的,周围的战友一个接一个被摧毁。

    叶莺被三台敌机咬住,急速飞行躲避着敌人的炮火和冷锋。

    “徐连,你们在哪?”叶莺冷静问道,可通讯器中毫无反应。

    此时的徐新国,带着仅剩的一名队友,被四台敌机逼出战场,正快速向海平面飞去。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四架敌机减速调转方向向战场飞去。

    突然,前方那被战火洗礼的夜空中,出现了一台黑色机甲。

    徐新国定睛看去,瞬间大惊,喊道:“报告,发现黑星高战力机甲!重复......”

    还未等徐新国说完,黑色机甲迎面飞上,电光火石之间解决了队友。

    马上,它掉转机身,朝徐新国飞来。

    徐新国丢下通讯器,怒吼一声,勇猛冲上。

    但对方实在太快,瞬间就来到徐新国面前,冰冷的刀锋直接刺穿了腰部。

    徐新国的机甲瞬间失去了动力。

    太快了......

    徐新国只震惊了0.5秒,下一刻他启动备用引擎,再次勇猛冲上。

    但对方没有再给他机会,冷锋一刺,直接穿透了类体能源电池。

    “警报,电池受损。”

    徐新国眼中血红,用仅剩的能源,操控机甲抱住敌机。

    “开启自毁程序!老子要和它同归于尽!”徐新国决绝地怒喊道。

    “注意,机甲自毁程序开启,倒计时十秒,九、八、七......”

    敌机似乎知道了他的意图,迅速一缩机身,飞出了束缚。

    同时,敌机挥剑一刺,将电池彻底摧毁。

    “警报,电池无法提供动力,自毁系统停止,五秒后机甲将失去所有动力。”系统声无情地提示着。

    徐新国彻底绝望,无望地看着敌机,说道:“完了......”

    “老子的兵都打没了......”

    黑色机甲提起光束剑,准备给徐新国最后一击。

    突然,一声清澈悦耳的引擎声传来,就如同夜莺般啼鸣。

    “还有我。”一个女孩的美妙声音从通讯器中传来。

    徐新国抬头一望,

    只见那夜空中,夜莺机甲喷|射着淡粉色的怒焰,冲向敌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