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火力全开的林宇,怼死你个龟孙儿!-《桃源极品神医》

    周喆嘴上说是给林宇介绍工作,可那猥琐的小眼睛,却一直都没有离开过路静。

    很显然,他这是在向路静,显摆自己人脉的强大,只需要随随便便一句话,就可以在经济环境,如此不景气的情况下,给人介绍工作。

    同时,也彰显自己的“善心”,看我多善良,半路上遇到找不到工作的人,都主动施以援手。

    他周喆之所以,在人长得不帅,甚至还有点小猥琐的情况下,还能纵横花海,女友无数,靠的就是这种在不经意间,既显山又露水的手段。

    前不久,他还利用这样的手段,将一位空姐给骗上了床,并且还略施小计,故意让对方在雨中等待自己整整三个小时。

    见惯大场面,那么难缠的空姐,都被自己轻松拿下,更何况这还没有出象牙塔,心思单纯的校花小学妹?

    现在的他,甚至都已经开始在幻想,等到了东海之后,自己和这校花小学妹去哪家酒店开房了?

    就在周喆浮想联翩之际,林宇突然来了一句。

    “谢谢你的好意,我不需要!”

    林宇的回答,差点就让周喆闪了腰。

    原本,在他的计划里,林宇会对自己千恩万谢。

    然后,自己就随便找个借口,和对方换一下座位,对这位校花小学妹展开狂风暴雨般的猛烈攻势。

    争取在到达东海之前,就一举俘获路静的芳心,下午再出去约她吃个饭,看个电影,晚上顺理成章的开个房,滚滚床单。

    “兄弟,你可千万别客气,出门在外都不容易,我可以理解!”

    周喆见林宇拒绝,就讪讪的笑了笑,继续说道。

    路静也担心林宇是抹不开这个面子,错过这份好工作,跟着说道:

    “你可以先记一下手机号去看看嘛,如果工作不满意,再离开也不迟啊!”

    见路静搭腔,周喆就忍不住心头得意,满是优越感的说道:

    “放心吧,我二舅在建筑公司权力很大的,他安排的工作,肯定不会差的。别的不说,一个月四五千肯定是有的,绝对比进厂打螺丝要来得强!”

    听着这周喆像公鸭一样的嗓子,林宇心里有些不耐烦了。

    有一种想要抽出自己的七匹狼,狠狠抽在他那张鞋拔子脸上的冲动。

    旋即,他就伸手指了指身边的路静,冲着周喆问道:

    “你是不是想要睡她?”

    周喆万万没想到,这个进城打工的农民工,竟然问的如此直白露骨。

    做贼心虚的他,涨红了脸,支支吾吾的说道:“你,你,你胡说,我没有!”

    旁边的路静,也被林宇冷不丁的来了这么一句,给弄得脸颊绯红,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林宇冷然一笑,说道:“既然你没有想泡她的意思,那在我这里找什么优越感?”

    “是不是觉得红花得需要绿叶来配,你这个背景强大的富二代,得需要我这样出身贫寒的农民工来衬托?”

    “你家里要是没镜子,总得有尿吧,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那副熊样。整的跟个杀马特一样,满脸猥琐下贱的样子,简直就是恶心他妈给恶心开门,恶心到家了。再敢在这里给我逼逼叨叨,信不信我怼死你个龟孙儿?”

    听到林宇这火力全开的嘴炮,这周喆一时间还真的有些招架不住。

    “你,你,你这人,怎么这么没素质?”

    林宇冷然嗤笑:“呵呵,讲素质是吧?我在我们村,可是有思想,有道德,有文化,有节操的四有好青年!”

    “你呢,一个不学无术,就知道沾花惹草的富二代,放着豪车飞机不坐,非得来挤这大巴,到底是何居心,就不用我明说了吧?”

    “像你这样仗着家里有点钱,就胡作非为,要什么没什么,还非常缺德的二世祖,怎么就好意思腆着大脸,在我这个四有好青年面前提素质?”

    周喆一张猪腰子脸,瞬间就涨得通红。

    “你,你,你……”

    林宇接过话来,继续火力全开。

    “你什么你,看你面相猥琐,眼神躲闪,该不会做了什么亏心事,才从花花绿绿的大都市里,跑路到这偏远县城吧?”

    听到这里,周喆心头莫名的有些发虚。

    这还真的就被林宇给说中了,他还真的是做了见不得人的丑事,这才跑路到县城来。

    原来,他勾搭上了好哥们的女朋友,并且那个哥们的卧室里,给其戴上了一顶板板正正的绿帽子,并被当场捉奸在床。

    于是乎,他就提上裤子,跑路到了一个另外兄弟的老家,也就是平安县城。

    可哪怕来到这县城,他那鸟也没消停,在金碧辉煌里,又将这另外一个好兄弟的媳妇儿肚子搞大了。

    担心事情败露,就随便找了个理由,准备再跑路回东海,看看那边情况。

    在大巴车上,看到了校花小学妹路静,就又色心大起。

    可谁曾想到,没勾搭上路静,却遇到了林宇这么个不识抬举的农民工。

    “你,你,你给我等着!”

    扔下这句狠话后,周喆就返回了自己的座位,没敢再去招惹林宇。

    林宇懒得理他,转身对路静,说道:

    “美女,以后离这样的渣男远点,免得他被雷劈时,再连累到你!”

    路静虽说之前并不认识周喆,不过大家都是一个学校,对其那不学无术,各种沾花惹草,还不负责任的渣男劣迹,多少也有些了解。

    原本,她还担心,如果周喆缠上自己,自己该怎么办?

    现在见林宇以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将他给骂走,悬在嗓子眼的大石头,也就慢慢的落了地。

    因此,她内心深处,对林宇自然也是充满了感激。

    她侧目看了看林宇,发现对方的侧颜很帅,棱角分明,有点像是硬汉彭于晏。

    而且,那双清澈深邃的眼眸里,没有任何的贪婪,有的只是深深的忧郁,神似忧郁王子巴乔。

    这让路静一时间,竟然犯起了花痴。

    就在这时,林宇察觉到路静,正在偷看她,也就扭头看了过去。

    四目相对!

    路静登时就有一种做贼,被人给当场抓住的既视感,眼神赶紧躲闪开来。

    过了好大一会,她这才强压内心的羞涩,轻轻的抿了抿嘴唇,好奇的问道:“你会看相吗?”

    林宇点了点头,说:“嗯,会一点!”

    路静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满是期待的涟漪,问道:“那你能不能帮我看一下?”

    林宇问:“你想看哪方面?”

    路静咬着嘴唇,说:“姻缘!”

    林宇说:“那你把手伸过来,姻缘得看手相!”

    路静犹豫了一下,还是将自己那白皙的小手伸了过去。

    林宇摸着路静那柔若无骨的小手,仔细看了看。

    “你的婚姻线曲曲折折,说明感情不会那么一帆风顺。不过你也别害怕,这条线很长,几乎贯穿了整个手掌,这说明你最后会很幸福……”

    “嗯?”

    看完了路静的婚姻线后,林宇就又看了看她的生命线。

    生命线也很长,不过中间却有明显的错位。

    根据《黄帝内经》上的记载,这样的手相,意味着会有事关生死的血光之灾。

    当然了,这些还都只是书上的理论而已。

    林宇也只不过是现学现卖而已,至于准不准,他自己心里也没底。

    “怎么了?”

    路静听林宇说,自己的爱情,虽说会有坎坷,可结果却是幸福美满,就非常的开心。

    可又突然见他眉头紧锁,一颗心也随之提到了嗓子眼上,惴惴不安的问了一句。

    对于《黄帝内经》上,关于相术的记载,林宇心里暂时也是没底,自然不知道,该如何跟路静解释,就淡淡一笑,说道:

    “没事,就是感觉你的小手很凉!”

    “啊,我的小手很凉?”

    听到林宇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路静那粉雕玉琢的脸颊,就“唰”的一下红了起来。

    旋即,她就像是触电一样,缩回了自己的小手,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过了好大一会,她才又支支吾吾的问道:“那方不方便加个微信,以后我要是再遇到什么问题,好及时找你!”

    林宇说:“好啊,我扫你,还是你扫我?”

    路静莞尔一笑,说:“我扫你吧!”

    大巴车的角落里,周喆推了推自己的金丝眼镜,眯缝着阴狠的小眼睛,怒狠狠的看着这一切。

    按照他之前的计划,现在拉着路静小手,畅谈人生的应该是他周喆。

    而非林宇这个乡下来的农民工!

    可恶的家伙,你给我等着。

    敢跟我周喆抢女人,等到了东海后,看我怎么收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