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舔狗罢了-《冒牌富豪绝美女神嘉宾倒追我》

    贺子实的态度转换之大,让另外四个人看的满头问号。

    明明刚刚怼的最激烈的,就是贺子实你了。

    但是现在,你居然说自己是乖乖听话的交易员??

    这脸皮也未免有点太厚了点吧!

    而且,他们都是从最基层的交易员开始做起,一步一步才成为了华夏的顶尖操盘手。

    但是为什么在今天,却突然变成了乖乖听话的交易员呢?

    怪不的你贺子实比他们名气大,原来是因为会舔啊!

    林风听到贺子实的话之后,目光看向了另外四个人,“你们能够保证,在我需要你们的时候,不说一句废话,然后执行我的命令吗?”

    五人都是如同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为了看林风后续在期货市场的表现,他们即便是舔狗一点,那也是值得的。

    很快,螺纹钢的价位距离林风买的价格,跌破了五个点。

    4476!

    4423!

    4404!

    这也意味着林风的收益正式地翻倍。

    贺子实一边看着螺纹钢的价格讨好地向林风问道:“林先生,您能帮我们答疑解惑一下吗?”

    “为什么然上涨了三个月的螺纹钢的价格,会突然暴跌呢?”

    其他四位舔狗,也很一脸堆笑的围绕在林风身边。

    白颖虽然没有说话,但却也是好奇地看着林风。

    林风一直盯着螺纹钢的曲线图。

    那些对冲基金的资本,暂时还没有入场。

    林风没好气地看着贺子实:“你真的是华夏最顶尖的操盘手吗?”

    “居然连这些最基本的常识都不懂?”

    “不管是股票,还是期货,有可能会一直涨或者是一直跌吗?”

    “螺纹钢的价格连续涨了三个月,难道这就正常吗?”

    “比起三个月前的低点,螺纹钢的价格都上涨了40%不止了。”

    “你作为一直涨或操盘手,就真的认为,其中没有一点猫腻?它的价格还会持续地上涨?”

    贺子实沉思起来,发现林风说的的确很有道理。

    但是并不能解释,为什么林风能够如此准确的预判,螺纹钢的价格能够在今天,而且是在这个时间节点开始暴跌?

    转瞬之间,贺子实想到了很多。

    因为之前听到了林风和宁芷柔的对话,所以他也知道,林风是特地选在今天入场的。

    而且林风之前下达指令的时候,语气很果断,说明今天的一切都已经是他提前制定好的。

    林风在最高点卖空螺纹钢并不是临时起意,而是早有计划的。

    所以,贺子实才虚心地向林风讨教着,为什么他能够抓准这个时机。

    他甚至怀疑,是不是林风开了什么天眼,才能够这么准确的遇见未来。

    不然,林风是怎么分毫不差的捕捉到这个时机的?

    于是,贺子实又问道:“可是,现在螺纹钢的需求量确实很大啊。”

    “现在各地的房价都在上涨,房地产业更是蒸蒸日上。”

    “还有华夏,在各个城市也投入了很多的基础设施建设。”

    “这一切,都是需要钢材的啊!”

    林风发现了,贺子实一直在套自己的话,他想要通过自己的只言片语来偷师。

    只可惜,虽然林风现在已经获得了索罗斯的操盘能力。

    但是这一次他之所以能够准确的预判这次螺纹钢价格暴跌,完全是因为前世他前世的记忆。

    而且螺纹钢的价格,也并没有他的重生而发生变化。

    林风精准的记住了这一天,所以才能够有今天的事情。

    贺子实还想套话。

    然而林风却隐隐地点破了他的意图:“你现在只是我的交易员。”

    “又不是我的徒弟,这问那干什么。”

    “你有不懂的东西,去问自己的老师去!”

    “再这么多话,自己出去,换一个乖乖听话交易员过来。”

    贺子实最终也只能尴尬地笑了一笑:“好吧,我不问了。”

    让他离开,那当然是不可能的。

    就算是林风不会回答他的问题,但是只要他来者不走,光是看林风后续的操作,都已经能够让他学到很多了。

    贺子实的老师,已经不能再教给他什么东西了。

    贺子实甚至觉得,在华夏,顶多只有几位和他同一级别的操盘手,可以和他切磋一下。

    其他的人,别说教导贺子实了,都已经和他不在一个层次之上了。

    而那些能够和他平等交流的这些人,如今也在这个房间。

    现在贺子实已经把林风当成了一个极其厉害的隐士高手,哪怕只是单纯的看林风操作,也能够让他有所领悟。

    螺纹钢的期货市场,仍然没有异动。

    华夏顶级的操盘手乖乖地当起了林风的端茶小弟。

    “林风先生,您要不要喝茶??我这儿有上好的龙井。”

    “或者其它的一些茶,我这都有。”

    “林先生,不喝茶的话,那您要不要喝点咖啡?”

    “我这儿有顶级的南美的咖啡豆,我帮您现磨一杯。”

    “或者您想喝红酒,我这也有……”

    “您想喝可乐?我这没有,但是我可以现在下口去买。”

    “您要百世还是可口?冰的还是常温?”

    贺子实扛着一箱百事可乐和一箱可口可乐,等电梯上楼。

    那些认识贺子实纷纷和他打起招呼。

    “实哥,现在不是期货市场开盘时间吗?您怎么下来了?这不像平时的你啊。”

    “您怎么亲自下楼买东西啊,这种事给我打个电话,我亲自帮您送上去就行了。”

    “实哥,您不是从来都不喝碳酸饮料的吗?”

    “这两箱饮料沉,您给我,我来帮您抗上去就成。”

    贺子实自然是不好意思说,自己堂堂一个王牌操盘手,现在却沦为了别人的买水小弟这件事。

    于是便扛着两箱饮料,冷冷的说道:“不用,我自己来抗。”

    “对了,帮我按一下电梯,不是我办公室,我现在要去vip交易厅。”

    贺子实上了电梯离开了。

    其余人为了表示尊重,自然是没有和他一起坐电梯。

    等到电梯上去之后,一群人讨论了起来。

    “今天实哥有点不对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