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执法队-《最强修仙开局觉醒应龙血脉》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刺耳的铃声从走廊尽头传来,从远处掠过一间间居所,直至传到所有人的耳朵里。

    静谧如流水般退去。

    似乎就在突然的一瞬间,所有东西都活了起来。

    男人粗犷的招呼声,武器与生活器具碰撞的叮铃声,让这里显得一下子生活气息十足。

    甚至外面走廊已经有很多人影出现,他们并肩而走,相互交谈,各干各自的事情。

    季昭试探地起身,他毫无遮拦地穿过了那张“膜”,来到了外面。

    第一件事便是尝试着走走看看,是否跟他想的一样。

    这里几乎每走过十间居所就是一个厕所,再走就是淋浴间。

    厕所不是很大,对比数量庞大的人口显得有些拮据,但现在是什么情况大家都知道,在这种节骨眼上也没有什么讲究了,勉强够用就行。

    没有食堂,也没有管理人员,季昭走了将近千米的距离,都没有见到一个类似于管理机构的房间,只有路上遇到的几个安保小队在轮流执勤,不知道他们的大本营都去哪了。

    季昭尝试搭话,可他们似乎对靠近的人很不友好,当看到他初次尝试靠近时,露出了很奇怪但足够凶狠的表情。

    这种在周围人眼中看起来“出格”的表情也意外赢得了很多人的注目,季昭感觉有好几道视线夹杂着危险的气息刺向自己后背,而那眼神的含义十分熟悉。

    很可能,也是甲星人。

    幻幽猫不动声色地隐匿在人群之中,将有那些暴露的眼神的人通通做上标记。

    季昭见实在旁敲侧击不出什么来,就想离开。

    谁知,这下却被那些安保与警卫人员给拦住了。

    “站住,我们怀疑你被虫族寄居的间谍,请马上跟我们走一趟。”

    “这家伙应该是触犯了什么剧情杀。”人群中站前排的冲锋衣女孩跟她的同伴小声吐槽道,“也算是倒霉,不过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枪打出头鸟,他搞得这么明显也是活该。”

    “嘘,你小声一点,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同伴同样避开别人小心提醒道,一边还掐了一把女孩的腰。

    “嘶,阿卓——”女孩嘟着嘴偏头看她的同伴,被她叫阿卓的人却没理她,而是目光紧紧盯着被高大的警卫们三两围起来的男人。

    是错觉吗?刚刚他好像感觉到男人的视线似乎细小地向他们这里斜了一下,然后又移了回去。

    只那一眼,就让他感受到难以呼吸的压迫感。

    季昭心底暗暗盘算,“剧情杀”吗?

    这个场景,实在是有些进退两难了。

    对面这么多人,还在大庭广众之下,反抗显然不是上策,可如果被他们抓住送到别的地方去——

    开什么玩笑,如果遇到危险,把他们全杀了不就好了。

    从来就是他杀别人,还没有过别人杀他呢。

    更何况,自己一个金丹期修士有什么好怕的,他们能破防都算他们赢。

    边心里盘算着,季昭脸上却做出一副惊恐乞求的表情,“不,求求你们了,我不是故意的。”

    “室友......是我的室友他们,他们都不见了!现在还没回来!要是真的出事了,我该怎么办?”

    男人怯懦地向后退,但最终就像被逼到绝路的可怜猎物,走投无路地跳进提前布置好的陷阱里,被站在他后面人高马大的警卫一把俘住。

    警卫们给他的双手扣上手铐,不顾他的挣扎将他带走。

    那种无助与委屈能让看到的人瞬间共情,特别是跟他一样来自甲星的“玩家”们,心里更不是滋味。

    “唉,太惨了。”看到这一幕的围观者们,不知道哪里传出来这样一声感慨,引得其他观众纷纷附和着摇头感叹。

    “我靠,你听见他刚才说的没有?一个队友都不在?十九人全死光了?”

    “真的救命,这也太倒霉了吧?”

    “十九人?加上他二十人?什么意思?为什么我们队只有十个人啊?”

    “我们队十五个。”

    “那谁知道,我们本来二十人来着,结果这里只活着到了八个,还空了两张床呢。”

    “对啊,一队明明十多号人的数量,为什么只给十张床啊?”

    “我就是那个多出来的,现在都没床睡怎么办,我能去找别人挤一下吗?”

    “刚刚也没问那男的是几队的,他走了之后,他们那队不是正好十张床全是空的吗?”

    “是哎,反正他八成要死了。”

    “等等,这也太奇怪了吧?十九个人都没能到这,就他一个人活着进入基地了?”

    “你在怀疑什么?要是他一个人能干掉十九个,现在还能让这群啰啰给逮了不成?”

    “运气吧,别想这么多了。”

    “......”

    “大爷,他会被带去哪啊?我刚来,对这些都不太熟。”见状,有个男性“玩家”抖机灵连忙问道。

    好多人都趁机竖起双耳,包括正被押着向前走的季昭。

    “就是啊大爷,他问个话怎么还成叛徒了?”

    “另外,他这是要被押去哪?去那接受审讯吗?”

    眼看着那大爷一脸为难地闭嘴,“玩家”们眼珠一转,就知道关键点来了。

    果然,那大爷听了这话,害怕地摇摇手。

    “小伙子,这种话,可不能说!”说罢还做了个封口的动作。

    看到那个长得像猴一样精的男性“玩家”轻快地做了个封住嘴巴的动作,从善如流表示自己以后再也不瞎秃噜嘴了,大爷这才松了口气。

    他低声一脸严肃的警告道:“除非有紧急的事情,否则不要靠近执勤队。他们有权利将随便一人带走审讯,每次被带走的那些人,很少有回来的,就算回来也浑身是伤,陷入晕厥,问起来也都支支吾吾不敢说。只要一提起在那里发生的事情,他们就十分地惶恐,像是遇到了什么残忍至极的事情一样,动不动就手脚抽搐,眼睛翻白。”

    “总之,时刻谨记远离这些正在执法的小队,见到执法者大人要恭敬谦让。”

    说完这些,任其他“玩家”再怎么套话,他也一个字都不再多说了。

    无奈,大家只能四散而去。

    而真正聪明的人早就意识到不寻常了,他们能快速地反应过来,把握机会。

    此刻,阿卓跟阿雅二人,正混在人流之中,远远坠在押送季昭的执法队后面。

    自从意识到自己稳进这些执法者的老巢后,季昭神色轻松。

    山不来就我,我偏要就山。

    是以,他一边观察幻境记忆路线,一边抽出注意力听“玩家”那边千辛万苦打听搜集来的情报,还一边指挥幻幽猫将后面跟踪者们的信息一一记录。

    可谓是将白嫖二字发挥到极致。

    资本家看了都要流泪。

    终于,越往前走,人流越稀疏。

    “玩家”们的身影渐渐有些藏不住了。

    警卫们也不是吃素的,他们内部很有默契地打手势,表面上按兵不动。

    季昭还注意到,这一路来遇到的很多争吵和抢偷,都在执法队现身路过的瞬间被掩藏起来。

    就算是争斗再狠的两人,都会在警卫员看到的瞬间和好如初,亲切地勾肩搭背,搂抱在一起。

    看来执法队确实如那位大爷所言,威信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