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赵大人,你这是见鬼了-《大秦皇子开局住草房震惊祖龙》

    嬴政当即大怒,手指扶苏,高声厉喝。

    “扶苏,你这说得什么混账话!”

    嬴政想不通,扶苏身为大秦长公子,不想着替嬴子羽报仇,此时竟出面阻拦,他到底在想什么。

    这时,那些请求出战的百官,无不错愕。

    他们也未想到,这一次扶苏会提出反对出兵。

    众人哪里知道,扶苏今日当殿阻止嬴政,是他提前就知道,嬴子羽未死。

    这个消息,嬴子羽只秘密的发给了扶苏。

    嬴子羽已经料到。

    嬴政一怒之下,必提发兵之事,这才有意安排扶苏,当殿阻止。

    借这机会。

    正好可以让嬴政看清,百官对此事反应如何。

    这会儿。

    嬴子羽已经一番乔装打扮,悄悄地从后门回至王宫。

    这一次嬴子羽之所以连嬴政也要瞒着,自知这场好戏,嬴政若是提前知情,就不好看了。

    说白了。

    嬴子羽此举,意在让嬴政看清百官态度,替嬴政进行一番筛选。

    今天提出反对出兵的大臣,都可以先被列入黑名单。

    这样做,正是可以缩小范围。

    虽然士大夫阶层,已经被列为下一个打击目标,却并非所有的人,都要受到打击。

    嬴子羽这一次,也是因地制宜地,想到这样一个主意。

    能快速地帮嬴政筛选名单,后面行起事情,自可做到有的放矢。

    这时。

    扶苏听了嬴政质问,心中一阵叫苦。

    “子羽啊,你还真是给大哥安排一个好差事。”

    念头转动间。

    扶苏按嬴子羽提前的交代,上前一步。

    “父皇,此时出巡在即,后面更欲南征百越,区区楼兰、乌孙两地,又何劳父皇御驾亲征。”

    “儿臣斗胆,愿举荐赵大人带兵平灭。”

    赵高听后,一阵泄气。

    他万万没想到,这话是扶苏说出来的。

    如果此时殿上的人,是嬴子羽他推举赵高挂帅出征,赵高一点也不会意外,但是今日换成扶苏如此说法,赵高完全想不通。

    “扶苏他……”

    “他,他这是被公子羽附体了不成?”

    赵高越想越觉得,这种事情只有嬴子羽才做得出,绝非他印象中的扶苏所为。

    但是偏偏此时说这话的人,千真万确就是公子扶苏。

    扶苏话音才落,胡亥现出身形。

    “父皇,举贤不避亲,赵大人虽是儿臣老师,但是此番平灭区区两国蛮夷,儿臣亦觉得老师是最佳人选。”

    赵高听后,更加心中泄气。

    他万万没想到,胡亥这时候给他捅软刀子。

    此时赵高心中,感觉有万只神兽咆哮而过的感觉,他恨不得现在就上前把胡亥宰了。

    一直以来。

    赵高就没拿胡亥当回事,在他眼中胡亥不过是一个,可以被他利用之人。

    这会儿先是扶苏,后是胡亥,都往他身上捅刀子。

    赵高的内心是抓狂的!

    扶苏和胡亥先后举荐赵高,百官全都懵在当场。

    如果只是扶苏一人,这事还好说。

    现在连赵高带出的学生,都这么不遗余力的推举赵高挂帅出征,百官总觉得,这事情的背后没那么简单。

    能在朝堂上,混得如鱼得水,有资格参与朝政的人,除了蒙恬等少数几名武将,其他大臣,哪个不是人精子。但凡有一点点风吹草动,他们必能嗅出背后深意。

    做不到这点,如何混迹朝堂。

    这会儿嬴政也是心中泛起合计。

    按说嬴政绝非那种优柔寡断的人,但是今日他又一次破例了。

    “寡人这是怎么了?”

    “难道因为子羽的死,寡人伤心过度,关心则乱了吗?”

    与此同时。

    嬴政想到,扶苏说得这番话,不是没有道理。

    这会儿他若御驾亲征,带来的后果,并不只耽误南征百越的既定时间,这么简单。

    一但秦军直扑楼兰、乌孙两国,百越各部会不会闻风而动,尚未可知。而东胡方面与赵地接壤,要是听到消息,有没有可能联系高句丽部,两部联军借机去打赵地。

    赵地若有差池,无形中就等于大秦边境防线,被撕开口子,那时匈奴部落的人,借机与之联盟,好不容易修起的长城,便形同虚设。

    嬴子羽之仇,固然要报。

    但是因为大举兴兵,致使大秦后院起火,就怕仇未报完,大秦又陷入四分五裂,那些六国贵族的后人们,必会借机生机。

    这是嬴政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嬴政脑中飞快闪过念头。

    “你二人说得极是。”

    “出兵之事,容寡人想想。”

    嬴政当然不会冲动到,真会派赵高这阉货挂帅出征。

    见嬴政说此事容后再议,李斯等人齐呼圣明。

    李斯等人所以反对。

    他们自然是内心有自己的盘算。

    这会李斯等人,都大概想到,大秦因为修筑长城,而国库空虚。

    这时兵发楼兰、乌孙,钱从何处来?

    本来嬴政有了出巡打算,在嬴子羽一番操作下,许多大臣都表了态,捐出不少家产。

    这一次,如果真要开打,李斯为首的这帮文臣代表,他们自知又少不得要出一波血。

    和蒙恬等一帮武将不同。

    李斯、冯去疾他们这波文臣代表,越是天下太平,他们越活得滋润。

    很显然。

    李斯等人,他们内心深处,最怕的就是打仗。

    法家治国,儒家仁爱、墨家非攻、道家出世……

    每个思想流派,都有最善长和不善长的。

    李斯代表的法家也好,冯去疾身后站着的儒家也好。

    无一例外地,他们的思想当中,根本就没有打仗这根弦。

    无谓地就发动战争,固不可取;

    但是一味的非战思想,同样不可取。

    这时,嬴政摆手。

    “无事散朝吧,寡人有些乏累。”

    不多时。

    赵高陪同下,嬴政回到后宫。

    才到宫中。

    赵高一个本能的弹跳。

    “公,公子羽,你,你……”

    嬴子羽见赵高吓得这样,大笑出声。

    “哈哈哈,赵大人因何见到本公子,如同见鬼一样。”

    “你,你不是客死在六里关了吗?”

    嬴子听后依旧笑。

    “但是我命大啊,在鬼门关转了一圈,又回来了。”

    “赵大人看你的样子,好像见我没死,你怎么十分失望的样子?”

    赵高听后,额头冒汗。

    “老奴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