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章:你当真是一本书吗?-《穿书文里的炮灰反派重生了》

    《成神录》出现后,翻开书页,如同掀起的一道道海浪,发出哗啦啦的声响。接着,书本传出三岁孩童的稚嫩声音,如接连放炮仗似的噼哩啪啦的问个不停:“亲爱的宿主,你今天见到大反派了吗?有没有触碰大反派的肌肤?你与大反派十指相扣了吗?你有没有亲密地拥抱大反派?你亲了大反派的俊脸了吗?有没有与大反派吧唧吧唧?最重要一点你们有没有爱爱?咯咯——”

    天真可爱的笑声却带着几分奸笑意味,听起来就好似一个调皮的孩童在逗你玩,想让人气都气不起来。

    花司桐皮笑肉不笑:“呵呵,自我占据这一具身体以来,今日还是第一次见到暨陵涧,你认为我们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做这么多的事情吗?”

    当初,她的灵魂被吸到书本里重生成为死对头的童养媳已经令她够震惊的,让她更震惊的是《成神录》也跟着她一起来到书里的世界,而且成精了,居然拥有自主意识,并且还能跟人说话。

    只不过一开口就催她跟大反派亲密接触,每次亲密接触都会奖励,比如说触碰大反派的肌肤,《成神录》会奖励一、二级的种子。与大反派十指相扣可获得三、四级的种子。和大反派拥抱,《成神录》会奖励五、六级的种子,要是亲上大反派的俊脸,可获得七八级的种子奖励,与大反派吧唧吧唧,《成神录》奖励九级种子,要是与大反派爱爱,得到将是拥有灵气的种子,吃了它能加快提升修为。

    至于每一级会奖励哪些种子就不得而知,只能获得奖励后才知道奖励的是何类种子。

    “既然没有跟大反派亲密接触,那你为什么叫我出来?”《成神录》停止书页翻动,如蔫了似的语气已没之前的活泼可爱。

    “谁说我没有跟大反派亲密接触?你一直跟在我身边应该有看到我刚才坐上暨陵涧的马,还从他后面抱了他的腰和摸了他的手,你可别跟我说你没有看到。”花司桐伸出手:“快给我奖励。”

    现今种子稀贵,就算有钱也未必能买到。

    她要不是为了种子,又怎么可能对一个跟她作对了近十年的死对头这么亲密?

    哪怕上一辈子,死对头为了帮她报仇死在男女主手里,她也不可能献身报答,最多是帮死对头报复对方。

    说也奇怪,《成神录》为何一定要她跟大反派的亲密赚亲密度?这亲密度到底做何用的?对《成神录》又有何作用?

    《成神录》并没有跟她解释这一切,只催她积极努力接近大反派,却不会强迫她跟大反派做任何事情,全凭你情我愿。

    在种子诱惑下,花司桐硬着头皮也要把六级以下的种子拿到手,至于七级以上种子,呵呵,等哪天真有需要,她会弄死大反派,再考虑来一次奸尸。

    “你那叫抱吗?就算是抱也不是拥抱,你别想敷衍了事。不过看在你第一次任务的份上,可以给你触碰大反派的肌肤奖励。”成神录书页里飘出一颗青黄色的长形种子。

    有总好过没有。

    花司桐没有跟它计较,接过种子问道:“这是什么种子?”

    《成神录》说:“冰草的种子。”

    “冰草的种子?”花司桐皱起眉头:“草?这只是一颗草的种子?我一个小女子跟男人有了肌肤之亲,却只给我一颗草的种子?你跟我说,这有何用?”

    《成神录》看她如此瞧不起草系植物,气呼呼道:“你别看不起草,草的作用非常大,它光合作用时会放出氧气,还能释放水气,润湿空气,吸收热量,降低气温,吸收灰尘,清洁空气,除菌消毒,净化空气,绿化环境,吸收二氧化碳,你看是不是有很多好处。”

    花司桐要不是拥有男主记忆,根本就听不能懂他话里的意思:“作用再大又如何用?又不能吃。”

    《成神录》反驳她:“谁说不能吃?冰草可是优良牧草,青鲜时马和羊最喜食,牛与骆驼亦喜食,它品质好,营养丰富,适口性佳,被各种家畜所喜爱,是中等催肥饲料,还耐旱,耐寒,生命力极强,养活它很容易。”

    花司桐气笑:“你觉得一颗种子能喂得饱马牛羊吗?”

    《成神录》挥动其中两张书页,仿若人类的动作在摊手:“这不能怪我,要怪就怪你触摸大反派的时间太短。”

    花司桐挑挑眉心:“你的意思是只要我触摸大反派的时间越长,获得的种子数量就越多?”

    “是的。”《成神录》一副‘孺子可教也’的样子,欢快地翻动书页:“宝贝儿,要再接再厉哦,无数颗灵气种子已经在向你招手了。”

    花司桐:“……”

    你当真是一本书吗?

    可她怎么看都像一个拉皮条的。

    花司桐拿着种子左看右看,她现在是有地没种子,还不如把冰草的种子种到地里,反正留着也没用,扔了又浪费。

    她走到南边的花圃前,把冰草种子种到地里,再用灵力加快生长速度。

    如《成神录》所说,养活它很容易,只需一丁点灵力就能让它快速地成长成一株成熟的冰草。它外形是秆成疏丛,高度为两尺左右,叶片长,顶端还长着好几排小穗。

    花司桐细细观察着小穗,发现小穗上的短芒与《成神录》给她的种子极为相似,它们应该就是冰草的种子。

    她将短芒摘下,种到其他地方,再用灵力催促生长,果然,还真长出一模一样的冰草。而且,整个花圃都长满了冰草。

    不过,她要这么冰草有何用?

    她又没有马牛羊等家畜可以喂。

    说到马,她脑里闪过一匹白马。

    花司桐勾了勾唇,摘下一株冰草离开后院。

    正在打扫大堂的说书先生看到她拿着一株绿草出来,惊讶道:“你就这样回去?”

    花司桐反问他:“不然呢?你送我回去?”

    说书先生指着她手里的草:“我的意思是你拿着一株草走出去就不怕被人打劫?”

    现今花草珍贵,哪怕是不能吃的杂草也能被人觊觎。

    花司桐:“……”

    说书先生找来一块没用的烂布帮她包好冰草。

    花司桐向他交待后院布置阵法的事情才离开茶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