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荆州:老婆今天对我格外温柔-《不当替身后,我上婆媳综艺爆火了》

    顾澜时想了解欢喜婆婆这个综艺?

    那他要是问唐大师了解,不比问她了解得更清楚?!

    薛锦珠眉头皱巴巴的:“其实……我更建议你问唐大师,可能会了解更多一些。”

    顾澜时唇角挽着:“这次你们节目组安排去良山做公益,具体我不太清楚,我妈也没有多说。”

    薛锦珠问:“所以你是想了解,我们这次去良山做公益的事情?”

    顾澜时颔首:“嗯。”

    “那这个的话,也可以。”薛锦珠欣然配合。

    昨晚导演通知的时候,她有认真听了,能说出一二。

    不过谁让她和唐娴是组合婆媳呢,而顾澜时又是唐娴的儿子,现在跟她也属于临时男女朋友关系,该配合还是要配合一下。

    怕倒是不怕了。

    相反薛锦珠现在对顾澜时更好奇。

    不等顾澜时先问他想了解的问题,薛锦珠先开腔:“请问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啊?”

    顾澜时没有立即回答。

    他先将手里的外套递给薛锦珠:“有些冷,把这件防寒服穿上。”

    薛锦珠不客气的接过,但没有穿。

    她这个人天生爱美,除了一个人的时候随便打理打理自己的美貌,只要有人在,她就会维持自己美美的一面。

    这件防寒服很厚,穿在她身上太臃肿了,影响她的美貌。

    她抱着防寒服,嘴上重复一遍刚才的话:“你还没告诉我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呢。”

    顾澜时挽唇笑:“薛小姐没有看剧本?”

    薛锦珠愣了几秒。

    进综艺到现在,她一直都没认真的看过剧本。

    但她不能承认说自己真没看,所以不打算再问。

    准备把这个问题敷衍过去的时候,却听顾澜时说了三个字:“翻译官。”

    薛锦珠眼珠子轱辘转,心想:也不是什么很有来头的身份嘛!

    一个翻译官而已。

    很常见的身份。

    也不知道是谁说,唐大师的儿子很有来头,而且好像是挺厉害的人?!

    顾澜时将薛锦珠的神情尽收眼底:“薛小姐在想什么?”

    薛锦珠张口答:“不信谣不传谣。”

    顾澜时轻笑:“薛小姐认为我是随口编的职业?”

    薛锦珠赶忙摇头:“我我我没有这么想。”

    说完,薛锦珠又问道:“你刚才说,想问我了解这次去良山做公益的事,你想了解哪些啊?”

    顾澜时挽唇:“去里面说吧,外面太冷了。”

    薛锦珠本身就在外面待不住想进去,一听对方提议进去,赶忙点头。

    -

    黎希雾带裴荆州回了客栈楼上。

    她刚进屋,裴荆州就扣住她的手腕,将她抵在墙壁上。

    手里的防尘袋落在地上,他没管,掬着她的脸亲了亲,黎希雾仰头承受他的温柔,片刻后,她呼吸有些乱。

    稍微稳住呼吸,她容色秾秾:“我以为四哥昨晚是开玩笑的,今天不会来呢。”

    他掌心滑到她耳后,指腹不轻不重摩挲着她耳后的乳突骨:“这么不信我?”

    黎希雾扬眉看他:“信。”

    一个字落下。

    同时落下的还有裴荆州的吻。

    这次又不知道过了多久。

    黎希雾的呼吸更乱了。

    乱得不成调,眼里氤氲着浅浅的雾气。

    她调节自己的呼吸,耳畔落下他的声音:“外面那个男人,你认识吗?”

    黎希雾微微一顿,随后好整以暇的笑着:“外面有工作人员路过,还有早起的导演,不知道四哥说的男人,是哪个男人呢?”

    裴荆州低头在黎希雾唇瓣上吮了一下。

    黎希雾皱眉,唇瓣有点痛,不,准确来说应该是痛和麻交织。

    她抬手摸了一下唇畔,噙着哂笑:“我总说四哥属狗,四哥还不承认。”

    裴荆州搂着她的腰:“那你一定是属猫的,哪次不是抓得最狠。”

    黎希雾纠正:“十二生肖里没有猫。”

    裴荆州:“我没说生肖,只说属性。”

    黎希雾:“……”歪理!

    那两件外套是裴荆州亲自找防尘袋装起来,装之前还特意打理了一下,全程不假他人之手,装好就亲自开车送过来。

    黎希雾很少看见裴荆州自己开车。

    今天再看到他开车,倒是个跑腿的,特意来送衣服。

    她要笑不笑,压着唇角。

    两人说了些话。

    而这时,裴荆州再次提了顾澜时:“你见过那个人吗?”

    黎希雾心情好,回答也很认真:“没见过,但感觉似曾相识。”

    话落。

    她看到裴荆州下颌收紧,神情渐渐紧绷起来。

    她眉心拧了拧:“四哥认识他吗?”

    裴荆州看着黎希雾,就这么安安静静的看了好半晌才回答她:“认识。”

    和薛锦珠搭档的婆婆是唐娴这件事,裴荆州并不清楚。

    如果单单只是唐娴,却也没什么。

    但唐娴上这个综艺的真正原因,恐怕不是表面所说宣传苏绣文化,而是顾澜时的安排……

    黎希雾上这个综艺,抛头露面就代表了注定不久后,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来找她……

    黎希雾瞧着裴荆州变幻莫测的神情,猜测:“四哥跟顾澜时,以前有什么过节吗?”

    裴荆州眸光微暗:“有一点过节。”

    黎希雾:“方便告诉我吗?”

    裴荆州看着她,掀了掀唇角:“老婆今天对我格外温柔。”

    黎希雾嘴角下压:“我之前很凶吗?”

    裴荆州:“有一点。”

    黎希雾:“……”

    她哪里凶了?

    裴荆州瞧着她灵动的神情:“想知道我和顾澜时的过节?”

    黎希雾挑眉,不觉得裴荆州会真的告诉她。

    于是抬手推开他,弯腰捡起地上装在防尘袋里的外套。

    刚站起身,裴荆州的声音声从身后传来:“我们切磋过。”

    黎希雾眉心一跳。

    转过身来看着他:“四哥和顾澜时打过架?”

    裴荆州:“嗯。”

    比起知道两人打过架,黎希雾更想知道的是:“那四哥打赢他了吗?”

    裴荆州:“没有。”

    黎希雾:“……”

    得知裴荆州和顾澜时打过架,而且没有打赢顾澜时,黎希雾意味深长的想:裴荆州竟然也有打不过别人的时候……

    裴荆州看一眼黎希雾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他唇畔噙着暗淡的笑:“在那之前受了点伤,本身处于劣势。”

    黎希雾清楚的分析后说:“轻伤不可能影响到四哥的发挥,除非是重伤……”

    重伤……

    说完,黎希雾自己都愣住了。

    裴荆州什么时候受过重伤?

    ------题外话------

    玛卡巴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