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薄待-《重生后我成了摄政王的娇宠》

    “将我放在此处即可。”

    清一随即叫停了马车。

    “小姝儿,就不请我坐坐?”

    谢辞双眼含笑,眼底却满是肃杀之气。

    这群人,该整顿整顿。

    姜姝当然知道他的意思,随即挑起眉头。

    “我也不是好惹。”

    这句话倒是取悦到了谢辞,“小姝儿,下手用力点,我给你撑腰。”

    掀开帘子,在小绿的搀扶下走下去。

    看着马车渐行渐远,她才收回了注视的目光,只余下一片寒意。

    盯着丞相府的大门。

    “郡主?”

    小绿是乡下的孤女,因着玉珠受伤,这才顺道将她买下。

    “你的卖身契在我这里,你要是不想跟着我,你现在就可以离开。”

    府里的丫鬟她并不放心。

    “奴婢愿意跟着郡主!”

    郡主在她穷困潦倒的时候买下她,那就是她的恩人。

    她一个孤女,她无牵无挂,跟着姜姝就是出路。

    这才又看向了大门。

    丞相府的大门是雕漆的大红木门,两个家丁一左一右守在门口。

    “什么人?”

    家丁将她们拦下。

    “睁大你的狗眼,看看我的谁!也是你配拦我的?”

    家丁都是新面孔,姜姝一时气血有些上涌。

    她一消失,就立马换掉了府里的下人,其心思昭然若揭。

    姜茹这么迫不及待的换掉府里的下人,抹去她的痕迹,不就是好让府里人人都好,好得很!效忠她这个小姐嘛。

    家丁一下被她的气势吓到,愣神的功夫,姜姝就直接推开了门进去。

    每一步都走的很稳。

    小绿瞪了一眼要去拦姜姝的家丁 。

    “这可是平南郡主,你们瞎了狗眼?”

    小绿呵斥住了家丁,恶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快脚步的去追姜姝。

    只留下两个家丁面面相觑。

    “这就是郡主?”

    .........姜姝走的很快 ,尽管脚上的扭伤隐隐作痛,依旧抑制不住她此时的冲动。

    “茹儿,那姜姝,真的死了吗?”

    蒋氏还是有些担心的问道。

    “那个小贱人下落不明,应该是死了,这都三日,也没见回来。”

    “你放心,只要姜姝死了,我就是丞相府唯一的小姐,然后就是皇子妃,过些年可就是王妃!”

    甚至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她姜茹都坐的住!“这么做,万一....”蒋氏为人软弱,忍不住忧心忡忡。

    “没出息的东西!”

    只要姜姝一死,这丞相家的小姐,可就只有她姜茹一个!“你以后可是这丞相府的女主人,能不能有点出息!”

    高傲的看着蒋氏。

    姜茹还想说话,一个鹅卵石就向她扔了过来,直直的落在额头上,砸出了一个血口,鲜血一下就往下流去。

    “啊!”

    姜茹吓一跳,立马站了起来。

    疼得直叫唤。

    还没等她缓过神来,人就被姜姝一把拉了起来。

    姜姝抓着姜茹的头发,一巴掌扇在姜茹的脸上,冷笑道:“谁是贱人?

    你再说一次试试!”

    姜茹硬生生的挨了一巴掌,顿时有些眼冒金星。

    姜茹跟见鬼了一样看着姜姝,有些支支吾吾,“你..你.没死?”

    “怎么?

    我没死,你好像很难过啊。”

    “郡主,郡主,茹儿是一时鬼迷心窍,你大人有大量....”蒋氏害怕极了,立马承认了过错,跪在地上。

    姜茹气不打一处来,这个蠢东西,怎么什么都能认下来。

    “闭嘴!”

    蒋氏浑身一颤,跪在地上哭泣。

    手上的动作加重,扯的姜茹头皮生疼。

    “姜姝,你…”怎么会,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贱人,怎么会还能生还下来。

    想要挣扎开她的束缚。

    姜姝顺势取下她头上的珠钗,直接扎在她的脖子上,尖锐的珠钗一下就划破了皮肤,渗出点点血珠。

    往后一拉,让姜茹整个人往后面倾斜,站不住脚。

    额头冒着细密的汗水,脚上的伤生疼。

    但她却不能示弱。

    蒋氏想要救女儿,想要冲上来,却被小绿一把抓住,力气大的惊人,顿时红肿了起来。

    “放开我!”

    “小绿,打!”

    一得到姜姝的授意,小绿直接扇了一巴掌在蒋氏脸上。

    顿时破了嘴角,瘫坐在地上。

    姜茹挣扎了一下,却被脖子上的冰凉吓的不敢动弹。

    “姜茹,珠钗可不长眼。”

    阴恻恻的开口威胁道。

    “你...你到底要干什么!”

    “你也知道害怕啊?”

    眼神突然变的狠辣,手里的珠钗往下划去,留下一道深深的划痕。

    “啊!姜姝...我..我错了”“你怎么会错呢?”

    手里的珠钗又深了几分。

    “老夫人!老夫人救我…”突然看见了来人,惊恐万分的叫喊道。

    老夫人听见下人报信,这才匆匆的赶来。

    “姜姝!你在干什么!”

    顿时气的脸都白了,指着姜姝呵斥道。

    姜茹跟见了救星一样,哭的极其可怜,仿佛是姜姝不讲道理,欺负了她一般。

    “祖母!救我!”

    蒋氏也从地上爬起来,指着姜姝控诉她,好像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一样。

    “老夫人,郡主突然冲进来,打了茹儿,还放任那个奴婢欺辱于我,老夫人,你可得为我们做主啊!”

    蒋氏大着胆子,姜茹就是她的一切,她不能没有姜茹。

    姜姝只觉得好笑,她失踪三日,她这个祖母不但没有问过一句,还在这里义正言辞的帮着害她的人。

    松开手,往前推了一把。

    姜茹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

    蒋氏立马上前将她扶了起来。

    姜茹抹着眼泪,期期艾艾的哭着。

    “祖母,茹儿好疼....”老夫人也看见了她脖子上的伤痕,顿时阴沉了脸色。

    如同看仇人一般,“你个孽障!你到底想干什么!”

    姜姝的脚踝生生的疼,有些站不住脚,脸上的神情却没有半点暴露出她的虚弱。

    小绿立马上前扶稳了她的身子。

    “我干什么?”

    “我倒是想问问祖母,这姜家,就容不下一个我了是吗?

    就这般容不下我?

    还是说,有些人有什么异想天开的想法,想要灭了我的口!”

    “放肆!姜家何曾薄待了你!”

    薄待?

    呵,姜姝满是不屑。

    “那祖母怎么不问问我,这三日我去了哪里?”

    “怎么不问问,姜茹她是如何暗中勾结二公主,意图谋害本郡主!”

    陡然拔高了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