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以德服人,相谈甚欢(祝大家七夕快乐)-《僵尸道长:从拜师九叔开始》

    “道长本...本领...高...高强!快...快快收了神通吧,是老朽有眼不识金镶玉。”

    当任财惊现木剑悬停在他双眼中间,且轻触自己鼻尖时,他全身已被惊出一身冷汗。

    一时紧张,说话竟有些结巴,好在最后任财“稳”住情绪,这才没再出糗。

    林九闻言挑了挑眉,手指一点,桃木剑顺从的归鞘。

    木剑刚一远离任财鼻尖,任镇长这才轻舒一口气。

    一旁的林宇阳将两人的脸上的表情,都在看见眼里。

    内心暗暗吐槽:看来师父也被这镇长惹毛了,这才借着展示实力的时候,顺带给对方来了个下马威。

    还有这任财,不愧是老狐狸,养气功夫很到位嘛。

    虽然面色不改,但额头上沁出的冷汗,和疯狂跳动的心脏声,还是暴露了他内心的真实感受。

    “砰砰——”

    大厅里只有他们三人,其余仆人都退下了。

    这剧烈的心跳声是谁发出的,可想而知。

    林宇阳本着接下来的行事,还需任财全力配合的想法。

    不想让对方过于尴尬,笑着拿起热茶:“任镇长,先喝杯茶吧解解渴。”

    同时还不忘隐蔽拉了下,九叔的衣袖,示意自家师父给对面一点面子。

    任财听了这话,这才回过神来。

    同样举起热茶,朝师徒两人示意:“是啊喝茶,林道长以及这位小道长喝茶。”

    见任财都这番作态了,林九自然不会不给爱徒面子,硬扯出个笑脸相待。

    见三人气氛有所回暖,林宇阳放下热茶,开口说道:

    “小道没有我家师父,这般神通广大可以御物。就稍微露一手术法,希望镇长您别嫌弃。”

    没等任财回应,林宇阳自顾自伸出右手。

    须臾间,手心就跳动起蓝紫光,且随着时间,电流声愈发刺耳。

    “兹兹——”

    随后。

    只见林宇阳的右手,朝跟前的实木茶桌,轻轻一按。

    再次抬起手时,蓝紫光已经消失不见。

    桌上只留下一个击穿厚厚茶桌,稍显焦黑的掌印。

    林宇阳趁收回手的间隙,顺带捧起那杯热茶,轻抿一口后。

    朝对面,瞪大了双眼的任财轻声道:“任镇长,见笑了。”

    任财结结巴巴的惊道:“小...小道长,这...这是雷...雷霆天威?”

    林宇阳闻言放下茶杯,笑而不语。

    就在这时,大门突然传来敲门声。

    任财见状,只能把满肚疑问先放回心里,应了声:“进来!”

    紧接着,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应声推门而入。

    那管家小跑来到任财身边,低声的询问:“老爷,刚才小的好像听到闪电声,您没事吧?”

    任财闻言摆摆手,示意管家不要探究,直接说正事。

    随后。

    林宇阳就看到,两人交头接耳起来。

    他只能隐隐听到类似:十里八乡的高人、驱魔道长、九叔、名师出高徒、小林道长等词语。

    再瞧任财那模样,边听得不住地点头,边用惊骇的眼神看向师徒俩。

    林宇阳不用想,也立即反应过来。

    任财这是提前,派人探两人的底去了。

    好在这对于取信任财,有百利而无一害,两人自然是毫不担心。

    他瞄了眼旁边九叔,就看到自家师父示意自己淡定喝茶。

    林宇阳不由得在内心暗自称赞自家师父。

    九叔果然是老狐....呸呸呸,是姜还是老的辣!

    果然。

    等任财和自家的管家交流完后,脸上堆满笑容。

    有点惶恐的起身,朝师徒俩说道:“老夫真的有眼不识泰山,竟然敢怀疑两位神通广大的道长。老朽在这给二位赔个不是,您二位起千万别往心里去啊。还望村里僵尸一事,劳烦两位多多尽心尽力。”

    说完。

    任财作拱手礼顺势弯下腰,想朝他俩鞠躬,却被林宇阳拦下。

    只见他淡淡的笑道:“慢!镇长不必行此大礼。常言道:不知者不罪。至于僵尸一事,您就算不说,我们师徒俩也会竭尽全力帮忙,这是我们茅山道士的本职。”

    原来刚刚在一旁的他,在得到九叔的示意后,动手阻拦并劝说对方。

    任财闻言也不再勉强,有些谄媚的说道:“两位道长心胸广阔又心怀百姓,不愧是大派高人。”

    林宇阳见对方夸得露骨,怕话题扯远,他重新引导道:

    “这么说,刚刚咱们所说的事......”

    “自然无有不可,全凭二位做主。”任财斩钉截铁道。

    “那诛杀僵尸所需要的一切人力、物力、财力......”林宇阳试探性的询问道。

    “自然是镇上一力承担,不会让二位道长破费,只要解决僵尸就好。”任发坚决的说道。

    “那我师叔和两个师兄的事......”林宇阳循循善诱道。

    “自然是交给二位,我马上派人去通知曹队长,和他说三日之刑就此作废。”任发毫不迟疑的回道。

    双方一问一答,完后相视默契一笑。

    正当林宇阳以为此次行事,就此定下时。

    一旁的林九突然出声反对道:“不行,我不同意,其它的都好,但三日之刑要继续施行。”

    面对爱徒和任财的不解,林九没有过多解释,只是淡淡的说道:

    “任镇长既然答应了我俩,事后放过三人的要求,那僵尸一事自然包在贫道身上。”

    “但我师弟在此期间的行事,你们只需要“配合”就好,等两日后他们仨行动不顺利,照常要羁押三人前往行刑。”

    听到这时,林宇阳脸上已经若有所思,对面的任财则还是一头雾水。

    但林九没管对面,继续说到:“对付那只异尸,需要集齐天时、地利、人和才能奏效。人和就是我们五个道士,地利这几天我会布置好。至于天时,要等到三日后,有天狗食日的异相出现,才能一举解决即那个僵尸。”

    听得任财频频点头。

    虽然他不了解林道长,为何不让自己先行放了他师弟的用意,以及什么异尸名头。

    但看对方解释得头头是道,让他深信不疑。

    有实力、又不缺专业知识,这才叫专业。

    他只关心三天后,就能解决那只僵尸。

    至于其它的,重要吗?

    当然不重要!

    作为镇长,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管辖下,镇上村民的安全问题。

    这关乎到他镇长的位子,这才是最重要的。

    随后,林九又和任财商量起这三天的安排。

    主要是准备材料,以及帮村民们提供一些防护措施,降低期间的一切伤亡。

    等任财和他的管家毕恭毕敬的,把林九和林宇阳两人送出任府后。

    天色已经彻底暗下来了。

    师徒俩行走在空无一人、寂静的街上。

    林宇阳还是按耐不住内心好奇,试探的朝九叔问道。

    “师父,您是不是想磨一磨,麻麻地师叔的性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