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两派对峙,伏天晋升(大章)-《太古第一神王》

    连云山脉,柳霄门。

    长空之上,一道红光迅速闪过,柳霄身形踉跄,满脸苍白,捂着胸口在呲牙裂嘴。

    急速降落的身体将地面砸出大坑。

    “该死!”

    “凰鸣天竟然下套害我,我孙儿不在他那!”

    柳霄再次喷了几口鲜血,若不是他身怀秘术,一定会陨落!

    他步履蹒跚的向前走去,双眸却猛地一睁,满是震撼,眼睛都变得呆滞住,紧接着浑身颤抖。

    “霸刀寨!!”

    柳霄见到后山禁地里一层外一层,将丹炉包裹的阵法,被人轰开了!

    他目光如刀,好似一头受了伤陷入嗜血暴怒的凶兽,压抑着极致的愤怒,却见到消瘦青年已经死透,躺在血泊中。

    柳霄心中在祈祷,速度化作闪电,刹那间就冲到了丹炉旁,随着掐诀捏印,丹炉炉盖受到牵引,向旁侧挪动。

    “沃妮马!!”

    柳霄面色大变,直接爆粗口,将浑身上下只剩下大裤衩,同样死透的青年从炉中抓出。

    “啊啊啊啊啊!!!”

    柳霄仰天咆哮,如同洪荒猛兽在暴动,喊声震天响,整个柳霄门都开始地震,山体摇晃!

    “嘎吱嘎吱!”

    柳霄牙齿都快咬碎了,看着青年的尸首,不正是霸刀寨寨主凰鸣天的儿子么!

    指日可待,即将出世的血肉宝药,不翼而飞!!

    上千载的寿元,没了,他就没了!

    柳霄怒不可遏,但他活了这么多年,强行冷静镇定,短暂平复心绪之后,就根据现场的环境推测出自己的猜想。

    看着消瘦青年的尸体,被人从身后击杀,可能是被人偷袭,但却一击必杀,其实力肯定是碾压的。

    这一点可以看出,可能是消瘦青年被霸刀寨买通,最后却被凰星河击杀,也许是沟通交涉下留对方一条性命,却打算杀人灭口,在其逃命时,下的杀手。

    但最终的结果是凰星河死了,还被藏在丹炉中,也就是说血药并没有被炼化,从这一结果来看,霸刀寨想要夺取他的成果,最终却出了差错!

    凰星河还惨死在这里。

    柳霄很快猜定,也就是第二种可能!

    那就是凰星河在杀人灭口之后,动用宝物破开了他的阵法,但却因为叶伏天这味主药并没有被炼化完全,还有反击之力。

    将凰星河杀死后,劫掠了他的衣物进行逃脱!

    “该死!”

    柳霄宛若射出的山岳,从后山仅仅是一跃,就落在了柳霄门演武场上,一时间巡逻的弟子们全都躬身抱拳。

    “门主!”

    柳霄眼睛带着杀气,声音都在发颤,质问道:“可有人从此处离开?”

    “回门主,弟子们不眠不休,一直在巡逻,并没有可疑身影与人员出现。”

    噗!

    柳霄袖袍一挥,血光划过,回话那弟子直接尸首分家,窜出鲜血,死的不能再死。

    “老子的血药都被人劫走了,你跟我说没有可疑人员!”

    柳霄暴跳如雷,怒不可遏,到嘴的鸭子飞走了,那可是千载寿元,百年的心血啊!

    他身绽虹光,悬于柳霄门上空,声音震天:“柳霄门弟子听令,全部集结备战!”

    话语铿锵,一时间所有的弟子全都行动了起来,在偌大的演武场上集合,一个个神色茫然,不知为何如此。

    轰隆隆!

    在这时,柳霄门周边,忽然传来喊杀声,仔细望去,那是一个个手持刀兵的修士,其穿着与绿林强盗没什么两样,有的敞开胸膛,有的穿着兽皮大衣,满脸凶悍相!

    数量之多,足有千人!

    “霸刀寨围攻我们柳霄门!”

    所有的门徒都吃惊了,眼中有着一丝的惶恐,那是气势与人数上的碾压。

    很快,在虚空之上,一个虎背熊腰,身穿紫皮大衣,满脸横肉的壮汉出现。

    “凰鸣天!”

    柳霄双眼杀机荡漾,对方来的太快了!

    这样下去,两大势力必定会开战,先不说对方觊觎自己的宝药,使用调虎离山与凰鸣天激战受创。

    单单是凰鸣天的儿子凰星河死在他这里,大战也不可避免!

    “凰鸣天,你什么意思!”柳霄怒喝,声浪滚滚,并未率先动手。

    战斗一旦开始,他柳霄门在先天上就已经占据了下风。

    凰鸣天身高近三米,浑身肌肉求扎,好似蛰伏的腾蛇,一口圆环大刀扛在肩上。

    他啐了一口,口中的狗尾巴草直接吐飞,冷声道:“你无缘无故上我霸刀寨,一言不合就大开杀戒,诬陷我囚禁你的孙儿!”

    “凰兄,是我消息出现了纰漏,我柳霄门,愿意付出赔偿。”

    柳霄在避免开战,毕竟他已经年老体衰,气血干枯,不再是巅峰,若与其相争,没有十足的胜算与把握。

    “兄弟们,你们说,什么样的赔偿能挽回我们的损失?”凰鸣天大叫,动员手底下的人马。

    “从此以后,柳霄门成了我们霸刀寨的附庸势力,唯命是从!”

    有人发声。

    “唯命是从!”

    “唯命是从!”

    所有的霸刀寨弟子都在呐喊,夹杂着气血之力,宛若千军万马在咆哮。

    “凰鸣天,你不要太过咄咄逼人!”柳霄忍着愤怒。

    凰鸣天不屑,斜睨着柳霄,“都一把老骨头了,该退隐了,安享晚年。”

    柳霄面色阴霾,阴晴不定,现在最关键的就是找回那味主药!

    然而。

    有一道身影横空。

    竟然也是一位升龙之门的修士,她是一个女子,不足二十,身材曼妙多姿,也算是俏丽佳人。

    “星河的魂灯……碎了。”

    女子话音一落,凰鸣天顿时勃然大怒:“柳霄,我杀了你!”

    柳霄瞪目,作为升龙之门的修士,感官何其强大,自然是听到了女子的话音。

    果然是他们的把戏,对方已经知道凰星河死在此地,将会不惜一切代价,进行猛攻。

    “兄弟们,随我上,杀光柳霄门人!!!”

    凰鸣天咆哮,声音振聋发聩,浑身释放着恐怖的能量,浑身一个又一个穴窍在发光。

    “力之百窍,全开!!!”

    轰隆隆!

    刹那间,震耳的砰砰声自凰鸣天体内传出,浑身荡漾的气血之力浓郁的不敢想象,强大与瘆人,肌体表面更是浮现一层血色的铠甲。

    一头血色的战马“唏律律”的嘶鸣。

    手持圆环大刀的凰鸣天急速冲杀向柳霄。

    “你敢杀我儿子,我灭你满门!”

    陷入暴怒中的凰鸣天气势无双,冲上寰宇,同时围在柳霄门周边的上千人马,全都冲杀而去,围攻柳霄门!

    ……

    不知名的河流中。

    叶伏天一直前行着,在坠入柳霄门后山的深涧下是一处河流。

    不知过了多久,叶伏天觉得距离足够远了,当下从水面上浮现出头。

    体内的力量是前所未有的强大,一身气血浑厚且磅礴,源源不绝。

    这是一处山脉,竟然是圣山边缘,回想那恐怖的神猿模样,叶伏天一路小心谨慎,迅速离开。

    所幸没有遇到危险。

    叶伏天根据记忆前行,离开圣山千里远后,紧绷的精神与身体才略微放松。

    一路上风沙很大,多数都是荒无人烟的绝地,好在众多的天材地宝让他气血充盈,短期不加以进食也无恙。

    途中,路过一片绿洲,绿意盎然,生机勃勃,没有人类出现的痕迹,不过却有妖兽豺狼虎豹蛰伏,它们修为不高,击杀后,被叶伏天三下五除二处理了个干干净净。

    叶伏天于绿洲中盘膝而坐,浑身气血再度激荡,肉眼可见的百丈血浪浮现,黑色与金色泾渭分明,两尊高大的神魔躯体闭目盘坐,气息慑人。

    “咔嚓咔嚓!”

    他浑身肌肤竟然在这一瞬发出轻微的声响,肉眼可见的出现裂纹,宛若蛇蜕皮一般。

    在裂纹之下,是那雪白且晶莹剔透的新生肌肤,蕴含强大的生机。

    簌簌!

    很快,叶伏天全身上下就褪下一层皮,即便是脱离了肉体,依旧晶莹如白玉,坚韧而强大,寻常的刀兵都难以留下丝毫痕迹。

    叶伏天没有醒转的迹象,浮屠古经依旧高度运转,桎梏之海初阶的经文与奥义早已铭刻进骨子里,被研究了不知道多少遍,感悟颇深。

    特别是经历过大战之后,浮屠古经带来的改变也是巨大的!

    神魔霸体本身做出突破,就需要不断的汲取气血之力,那是海量的好似填不满的黑洞。

    浮屠古经本身更是玉修罗所创,以吞噬气血之力,增强本体,与神魔霸体有很大的相似之处。

    他发现,本体血管壁极为粗壮,能蕴藏的气血更是超过平常人数十倍之多。

    刚刚进入桎梏之海初期,气血化雾霭阶段就能够凝聚龙魁!

    叶伏天一鼓作气,身体在第一次蜕皮之后,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了,浑身新生的肌肤再度开始龟裂起来,这一次不同。

    体表有着血水在渗透,每一次蜕变身体都会变得更加强壮,提升一大截,显而易见。

    这一次的蜕变,叶伏天持续了很长时间,四肢与身躯都开始掉落脱皮。

    虽然持续的时间很漫长,甚至还有着爆体的危险,不过凭借叶伏天的毅力,还是扛了过去,神魔霸体的强大,远远超乎他自己的想象。

    一夜无话,到天明。

    叶伏天浑身被汗水浸湿,蓬勃且充满朝气的骄阳横空,洒落下金灿灿的光泽,照耀在叶伏天的身躯之上。

    这是他第三次蜕皮,肉身强度的提升难以想象。

    随着体内气血的轰鸣震颤,一头巨大的龙魁于身后显形,强大、恐怖、威武,这是它的代名词。

    龙魁身上的黑金甲胄都在熠熠生辉。

    轰隆隆!

    随着一声震响,叶伏天身后澎湃的气血之力再度磅礴浓郁到了一个顶点。

    “第二头龙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