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悔得肠子都青了-《救命!冷冰冰的世子爷对我动了心》

    第37章悔得肠子都青了

    海月听到这样说,忙掀开薄被对外边的人道,“月圆姐姐,咳咳,我听说老太太昨个没休息好,都怪我不中用,眼下我已没事了……咳咳……不用劳烦别人,万一别人不起效,岂不是让老太太难受?”

    因着太过心急缘故,说话的时候都被口水呛到,连着咳了好几声。

    月圆虽然更乐意让海月去给老太太按摩,毕竟老太太就是离了她才难受的,但如今听她咳嗽分明病还没好。

    这老太太年纪大了,万一过了病气,这谁都担待不起。

    “海月妹妹你还是好好休息吧,我知道你一心为老太太,但也需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子,否则病情加重反而不好了。”

    说罢,就把海棠领走了。

    海月在后边快咬破了嘴唇。

    虽然她知道海棠去了也无济于事,若这份工作随随便便一个人就能代替,那就轮不到她了,但知道是一回事,亲眼看到海棠代替自己去伺候老太太,这心中就无论如何也好受不起来。

    瞿扶澜到了老太太屋里之后,第一眼瞧见到的还是裴世子。

    裴世子松筠之节,清心面静,淡淡看向她,瞿扶澜垂下眼眸不跟他对视,上前就要行礼。

    裴霁安抬手制止,“虚礼就免了,你来给老太太按一下。”

    瞿扶澜应声说是,先净了手,才过去给老太太按。

    按摩就是动动手指头的事情,至于按得好不好是另外一回事,故而瞿扶澜没有推脱说自己不会,否则会显得她很呆很没用。

    其实瞿扶澜会按摩的,当年爷爷病卧在床时,都是她悉心照料。

    但是如今她只能表现得动作生涩的模样,不能让人看出她是熟手。

    为什么?

    原因很简单。

    因为这个机会本就是她故意让给海月的,准确来说是让给别人,她当时也不知道海月会按摩。

    她之前一直关注老太太睡眠状况,能不知道老太太身体有酸痛症状吗?

    但她不能揽下按摩这桩事情,因为她已经给老太太治好了失眠症,让老太太依赖了她两月,如果因为按摩一事再度依赖上她,那她在别人眼里就肯定有问题了。

    一个会医术的人想让一个人依赖自己这不是难事,说不定她能被关起来审问是否给老太太下了什么药了才这样依赖她。

    最后哪怕查不出什么来,她的前程必定都毁了,什么自由什么梦想都没有了。

    历史上那些功高盖主之人,哪一个有好下场过?所以很多时候功劳不是越多越好,适当就行了。

    有些功劳该让还是得让。

    至于如今裴世子为什么会挑选她来给老太太按摩,她心中一直在猜测,也大概琢磨出一个可能,只不知道准不准确,只看裴世子接下来怎么说了。

    果然,她才给老太太按摩几下,裴世子就开口了,“你既懂医术,也该知晓一些经络穴位,看准穴位来看,应该会有效果。”

    说罢,他看了海棠的按摩手法,随即点出几个特殊位置穴道让她尝试按。

    瞿扶澜就装作在他指导之下慢慢领悟精髓的样子,按了几下之后老太太果然舒服的说按得不错了。

    果然有医术底子领悟力就是不一样。

    裴世子又在一旁看了一会儿,随即又让花好和月圆跟着学。

    这是为避免日后再出现有人病了无人代替的情况。

    瞿扶澜就知道自己之前的决定是对的,不去做那个无法取代的唯一,否则害人害己,也容易惹人怀疑。

    然后这天晚上老太太就在瞿扶澜的按摩之下安稳入睡了。

    海月知道后,气得一整晚睡不好,结果次日醒来就真病了,海棠暂时顶替了她的位置。

    在海月养病期间,瞿扶澜手法“越按越好”,也把花好和月圆都教会了,这些事情海月都暂时不知道。

    等到她好不容易病好了,她立刻迫不及待要去给老太太按摩。

    结果因为她没有经过“培训”,手法连花好和月圆都比不上了,更不用说海棠了,老太太就说让她多休息几天。

    潜台词就是让她日后多练练。

    但为了犒劳她之前一个人的辛苦,给她赏了不少钱财。

    直到这个时候,海月才悔得肠子都青了,她不该赌气装病的,否则别人哪里有机会去老太太跟前表现?若别人不去老太太跟前表现,她就还是唯一的。

    可惜事到如今悔恨也无济于事,海月千辛万苦拿下的能讨好老太太的活计,一下子都被瓜分走了。

    虽说老太太赏了她不少钱财,但她哪里在意那点钱财?

    她有她远大的抱负啊。

    如今海月心中真是恨死海棠了,听说是她教会了花好和月圆的。

    她实在是想不明白,她到底哪里得罪了海棠,她要这样背后捅她刀子?把她唯一的好差事都给弄没了!

    可恨归恨,她如今也不能把海棠怎么样。

    就连心中的苦楚也不能随便与别人诉说,她只能去找桃红,不发泄一下她会被气死。

    好在桃红是站在她这边,帮着骂了一顿海棠贱人她才好受一些。

    离开之前海月让桃红再三保证别说出去,桃红抬手发誓答应得好好的。

    结果桃红回到三房后,就把这件事情跟其他姐妹说了,主要是为了抹黑海棠名声,替海月姐妹抱不平,结果让三少奶奶跟前的丫鬟听到了,把这事说到三少奶奶跟前。

    三少奶奶名叫姚幸,三公子明媒正娶的妻子。

    她听说了这个事情,就觉得十分有趣了。

    “我都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她们就已经斗起来了?”

    姚幸入门之后都观察过了,自家夫君见到好看点儿的丫鬟眼睛都发亮,福寿堂那两个留着就是祸患。

    贴身丫鬟笑道,“这样正好,所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我们只管在一旁看好戏就成了。”

    姚幸听了只笑丫鬟太天真。

    她在家中见母亲斗后宅小妾,哪一次是空等着在一旁看的?少不得要背后推波助澜一番。

    “我的好金兰家中不是即将举行雅会?我去同老太太讨个恩典,让我把这俩丫头都带过去。”

    至于带出去了还能否全须全尾的回来,就说不准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