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奶,阿宝让你翘着二郎腿嗑瓜子-《穿越荒年揣空间,捡吃捡喝捡夫君》

    第29章奶,阿宝让你翘着二郎腿嗑瓜子

    村长挤到岑老太跟前,那双眼睛毒的,损的冒着毒汁儿的眼睛直勾勾的瞅着她,大黄牙一呲:“诶对,我就是要逼死你们怎么着?我要让你们看看得罪我的下场,哈哈哈……”

    村长背着手,甩着腿,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给孙家、李家、王家、祈家等都证明了。

    火,上火啊。

    一股子火顺着脚底板涌了上来。

    岑老太走了没两步,头晕眼花的一头栽倒在了地上,倒地之前还迷迷糊糊说了句:阿宝,奶对不起你啊。

    “娘!”

    “奶!”

    “不许碰我奶!”岑老太是被岑阿宝的尖叫声给惊醒的,她打了个激灵,一睁眼就瞅着个肥婆手里拿着个舀子往她们脸上倒水。

    岑老太去护岑阿宝,冰冰凉的水没落下,祈泽尧一巴掌把水舀子打到肥婆身上了,被灌了一脸水的肥婆大着嗓门叫唤着:“啊,你个小兔崽子,我打死你!”

    “你要打死谁?”岑老大结实的身躯往前一横,凶神恶煞的瞪着她。

    肥婆气的两个胸上下的起伏着:“你们给我等着。”

    岑家人因为没有村长的证明被官差领到了河桥边。

    问干啥?

    修桥呢!搬石块,抬沙子,垛墙,啥累干啥。

    岑家几个男的劳动力被分去抬石头了,顶热的天儿,晒的人能脱下一层皮,身上晒的滚烫,再一扛石头,磨的都是血,再一流汗,那酸爽的感觉。

    可即便干着活呢,也不耽误他们瞅着老娘媳妇孩子的。

    当肥婆找了一群人过来找事前儿,岑老大他们全都冲过来了。

    肥婆嗑着瓜子儿,一会唾出来个瓜子壳儿:“我瞅着他们包袱里挺多东西的,没收,通通没收。”

    欻欻,岑老大他们围住了肥婆她们:“谁敢动我们东西?还说我们是贼寇,我看你们才是贼寇,我呸,盯着别人的东西走不道了,不要脸,告儿你们,我们可不是好欺负的,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不然,咱们就拼拼看谁的命值钱!”

    人啊,就是不能太软,软蛋了容易挨欺负。

    几个肥婆面面相觑,撇撇嘴:“一帮穷酸东西,能有什么好玩意儿,碰了你们的东西还嫌脏了我们的手呢。”

    但她们也坏,把更累的活儿都分给他们了。

    不是厉害么。

    成,那就干活吧。

    男的干体力活。

    女的缝东西,一筐一筐的针线活,鞋底子梆硬,针都能把手指头戳烂了。

    岑老太瘪着嘴,花白的头发丝掉下来,她把线往嘴里一抿,搓在一起往针眼儿里塞,死活都塞不进去,眼花啊。

    岑阿宝拿过来利落的穿了进去,想着方才岑老太眼馋的瞅着肥婆嗑瓜子那可怜样儿,仰着小脸儿:“奶,等我给你炒一大盆瓜子,让你坐炕上盘腿嗑。”

    岑老太心里乐的慌,还是乖孙知道疼自己,嘴上说:“成,奶等着这一天。”心里却想:眼下混到这地步可咋整啊。

    岑阿宝也愁,她借着岑老太强逼着闭目养神的功夫叫着:神笔神笔。

    “在呢。”

    “能画村长的文书么?”

    “能的。”

    岑阿宝的眼睛唰亮了,可一听神笔说得照着村长的文书临摹下来,她那张兴奋的小脸儿垮了下来。

    “该怎么办呢?”她绞尽脑汁的想。

    “开饭啦开饭啦。”肥婆拿着个锅,拿着个勺子敲着。

    她故意走到岑家人这边,扯着嗓子跟发饭的人道:“别给他们发,活没干完不说,脾气还挺大,既然这么有本事,那就饿着吧。”

    被针对的岑家人互相瞅了一眼没吭声,他们包袱里粮,但这可不能乱显摆,容易遭了红眼病,再背地里害他们。

    一直干到卯时才让停下,肥婆故意给他们分了俩最差的俩房,凶巴巴的吼着:“男的一屋,女的一屋。”

    说是房,就是几个木头板子拼成的茅房大小的屋子。

    想躺着?压根不可能。

    全都坐下来都绰绰有余呢。

    有的站着靠着墙模糊打盹,有的坐着把自己蜷蜷成一个虾。

    难受,忒难受啊。

    气都喘不匀了。

    但累啊,再挤也抵不住累。

    没一会儿,岑家人的呼噜接连响起。

    岑阿宝瞪着俩眼没睡,心里光惦记着文书那点事了。

    听说再干上五六天就要把他们关起来了,再关个五六天就要发配了。

    咋有种火急火燎的感觉呢。

    好在岑阿宝睡在最外头,她屏住呼吸,蹑手蹑脚的爬了出去。

    忽的听见有人走路的声音,她吓的趴在一个石块旁,尽可能的把蜷的小一点,别让别人看见。

    步子愈来愈近,岑阿宝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脏要跳出来的声音,她把手指头塞进嘴里咬着:咋办,咋办,被发现了她咋办?

    跑?还是往这人眼里扬沙子?

    她这么点小个儿能扬准么?

    正愁挺呢,眼前出现一双熟悉的草鞋。

    草鞋这标志是逃荒难民仅有的。

    岑阿宝僵着脖子慢慢往上抬,往上瞅。

    再看到祈泽尧那张小脏脸时激动的差点哭出来:“咋是你?”

    “跟着你。”祈泽尧一直观察她的表情,看出她心里有事了,所以竖着耳朵听着旁边屋的动静。

    “太好啦。”岑阿宝把他拽下来,用气音:“你有个能进小渔民的法子,你信不?”

    祈泽尧点头:“信。”

    “那你帮我不?”

    “帮。”

    俩人就可高的石头旁边走,猫着腰,小心翼翼的,要是遇到有人路过,赶紧一趴,谁也瞅不着。

    岑阿宝识字,指着对过:“那儿有个便宜的客栈,就是没牌子那个,我亲眼瞅着他们几个住那的大通铺了,因为他们今儿个还开窗笑话咱来着。”

    “咱们去那,我要偷村长的文书。”岑阿宝道。

    祈泽尧摇头:“不。”

    岑阿宝瞬间明白他的意思:“你是怕我们拿了村长的文书,村长他们第二天进不去,拿着文书的我们会变成小偷?”

    “对,会被抓。”

    岑阿宝扑哧笑了:“我哪儿有那么傻,我是为了临摹一份,听说这玩意不止一份,只要有村长的印泥就成。”

    祈泽尧这才点头,俩人快快的跑到大通铺窗子下,窗子半开着,传出打呼噜声,还有臭脚丫子味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