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又想马儿跑,又不给马儿吃草-《穿越荒年揣空间,捡吃捡喝捡夫君》

    第22章又想马儿跑,又不给马儿吃草

    岑老太心窝子梗着。

    想骂二儿子,也要面子,可不想让别人笑话她。

    压着心里的闷气,她呲牙一笑:“可不是咋地,我让去的,我寻思我二儿媳妇家里头就一个男娃,怪不容易的。”

    王老婆子咋个能瞅出来岑老太脸色儿,边把自个儿家的苞米往岑老太手里递边道:“你二儿和你乖孙看着老累了,见天不闲着。”

    岑老太接过玉米啃了口,耳朵竖竖着听,装着漫不经心的样子试探着:“那不正常么,眼巴前又不是搁家,谁闲着呢,这不都忙着呢么。”

    “哪呀哇。”王老婆子嚼的嘎吱响,嘴一歪,说开了:“你二儿媳妇不是有个弟弟叫什么孙大强么,啧,见天的游手好闲的,也不知咋地路上尕乎上了咱村儿李二庆家闺女李兰花了,李二庆他婆娘说了,只要逃荒路上照顾好他们一家子,别饿着他们一家子,等过了眼下这阵子就把闺女许给孙大强。”

    王老婆子就乐意唠这些事:“都一个村儿的,你也知道这老李家多泼,多歪,就一儿一女,把儿子当成宝儿,就指着闺女换点礼钱呢,再加上这李兰花俊俏点,把孙大强整的五迷三道的。”

    “你亲家孙家多疼儿子啊,想着给儿子讨上这么个媳妇,有啥活都让你儿子你孙子给李家干,啧,给你亲家干完还得给你亲家的亲家干,累的哟。”

    岑老太的手指盖子都掐进苞米里头了。

    “这还不算啥呢,你说这干活也行,总得让人吃饭不是。”王老太啧啧两声儿:“有一回,我瞅着你二儿和你孙子正吃饽饽呢,你亲家母一下子夺下来给他儿和他儿未来小舅子拿去了,压根不让他们吃。”

    “你说说多缺德,又让马儿跑,又不给马儿吃草。”王老婆子嚼得溅出了玉米汁儿:“我瞅着那叫一个难受啊。”

    岑老太猛的打板子车上起来:“停,停,我下去方便。”

    她一脑袋钻进林子里,粗糙有裂纹的手捂着脸闷不呲的哭,岑阿宝担心跟在后头,没上前打扰,她知道奶要强,不想让别人瞅着,再一个应该让奶自个把情绪发泄出来。

    待哭好了岑老太一回头就瞅着乖孙背对着自己,用脚尖搁地上画圈圈。

    她扑棱扑棱衣裳走过去:“干啥,奶还能丢了。”

    “奶……”岑阿宝咂巴咂巴嘴不知咋说。

    乖孙就搁自个跟前坐着,也知道她听进去了,嘴硬道:“自找的,我可不心疼,饿死能咋地,累死能咋地,走,咱接着走。”

    岑阿宝知道奶这是刀子嘴豆腐心呢。

    她借口想去看爹跑到岑老大跟前把听来的事说了:“爹,奶可挂念二叔和大哥了,咱是一家人,哪儿能眼睁睁的瞅着啊,阿宝就怕他们身体扛不住,到时候再……”

    岑老太听明白闺女的意思了。

    这是逃荒呢,成天成宿的压榨,早晚玩完。

    这不方才就瞅着那伙逃荒的有个人倒地再也没起来么。

    “成,闺女,你别操心了,爹待会去问问王老婆子儿子们你二叔他们走的哪条路,看看咱能追上不。”岑老大摸摸闺女脑袋,别人娃就想着吃喝睡,他家闺女小脑袋瓜儿里倒是装不少事儿。

    岑老大怕闺女愁出少白头来,赶忙去问了,又悄么声儿的告诉闺女:“你二叔他们跟咱走的一条路,搁咱前头呢,走快点就撵上了。”

    “爹,那咱别歇了,快撵他们。”

    岑阿宝蹿来蹿去的,累的直冒汗,袖子忽然被拽住了,一抬头,她呲牙一乐:“小脏孩?干啥?”

    水袋擎到她跟前:“喝。”

    她咕嘟咕嘟喝了一大口呢,想到啥,用气音:“小脏孩,你能让狼稍微快点么,我想追我大哥去。”

    “好。”祈泽尧也在边上听明白咋回事了,他会满足她的一切要求。

    狼忽然跑的快,搁后边推车的岑老大他们甩着腿玩命的追。

    赶了两刻钟累的不行这才放慢了速度。

    狼饿了,也渴了,这家伙不像别的牲口,饿了累了往地上一趴直打蔫,真把它们整急眼了可是会吃人的。

    祈泽尧带着俩狼去后边捕猎去了。

    岑家人坐在地上把番薯拿出来就着水填肚子。

    有点耳熟的噷的声响了起来。

    “装,忒能装,咋这懒,挺大个小子连个骡子车都赶不动,岑家人咋教的。”

    岑家?

    岑阿宝抻着脖子看去。

    一看,小手攥紧了。

    她大哥岑东捂着肚子蹲在地上,佝偻的后背瘦的骨头都突起来了。

    站在岑声跟前的孙老太叉着腰,脸上的媒婆痣的毛跟着她泼妇的动作一动一动的:“起来,赶紧去赶车,饿什么饿,我看你就是馋。”

    岑阿宝跟小炮弹似的要往那头冲,岑老太摁住她的手:“你噶哈去,小孩子牙牙的,有你啥事,他不是乐意往外蹦么,自找的。”

    岑阿宝知道奶说气话呢。

    在孙老太叭叭叭的骂人声中,岑东强忍着难受站起来去拉骡子车,可下一刻就跪了下来。

    “装,再装,给我起来。”孙老太淬着。

    岑老太一下爬起来了,利索的跑过去,一巴掌挥在孙老太脑袋上了,把她头发都打散了:“你个死不要脸的老东西,欺负谁呢,欺负谁呢,敢欺负我大孙,我摞死你。”

    孙老太看来人一愣,随即阴阳怪气的骂上了:“你打我作甚,作甚,这是他乐意的,我又没逼着他,既然到了我孙家还想白吃干饭咋地。”

    嘴一撇,啧啧两声:“再一个啊,你装恁啊,我可是听我闺女来楠说了,是你把他们一家三口撵出来的,我们孙家好心收留,要不啊没准现在饿死了呢。”

    “我呸,谁撵他们出来的,我撵的是你那不要脸的,杀人犯闺女。”

    “谁杀人犯,谁杀人犯,你别给我胡说八道的,岑老太我告诉你,既然你儿和你孙跟着我闺女出来了,这说明我闺女有本事。”

    岑老太一把拉过岑东,恨铁不成钢的照他屁股踢一脚:“你个贱皮子,好好的家不呆,非去别人家当奴隶是不,跟我回去不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