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爷补偿你-《清穿之四爷娇宠福晋后多子多福》

    第26章爷补偿你

    “嫡额娘……”

    “行了,不用说了。”

    栀蓝打断悠然,一个小孩子可能会知道一点情况,但是更多的就不见得能知道了,栀蓝不过是想借着大格格来判断一下绿柳如果是眼线的话,她到底是谁的眼线。

    扫了眼大格格,她有点无措,很显然被自己前后相反的态度给吓到了,不过栀蓝并不打算解释。

    一直这么沉默着,栀蓝不会觉得尴尬,她从来都是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可是大格格终究岁数小,有点沉不住气,她似乎真的是要把她知道的全都说出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响起了黄莺了的声音:“绿柳姐姐,福晋这会儿不让人进去。”

    挑了挑眉,栀蓝扬声道:“谁啊,进来吧。”

    很快黄莺和绿柳两人都快步进来了。

    “什么事儿啊?我不是说了我和大格格有话要说吗?怎么都没规矩了?”

    绿柳嘴皮子十分溜地开口:“主子,是奴婢的不对,但是奴婢真的不是故意的,是李格格,李格格非要见大格格,让大格格给她请安去。”

    大格格听到这话,下意识地看向栀蓝,而且还有点紧张:“嫡额娘,悠然还是喜欢在您的院子……”

    “大格格,李格格是你额娘,她的话……”

    绿柳话没说完就被大格格愤怒打断了:“大胆放肆!我和嫡额娘说话的时候哪有你说话的地方。”

    “主子,奴婢是……”绿柳被大格格这态度有点惊到了。

    “悠然也没说错,她是爷的长女,在府里就是主子,绿柳啊,你在我身边伺候,难道连这点上下尊卑都不知道吗?”

    栀蓝面无表情的瞥了眼绿柳:“悠然既然说了要在我这院子住着,你就去回了李格格吧。”

    “可是主子,李格格要是因为这事儿找您麻烦了呢?”

    “所以你的意思是,作为爷的福晋,我该听一个侍妾格格的话,她让我做什么,就做什么,我要是没听了,小心她来兴师问罪吗?”

    绿柳听到栀蓝这话噗通一声跪下了:“主子,奴婢不是这个意思,奴婢就是……”

    “行了,我知道你不是这个意思,不过你今儿个这话实在是不妥当,下去吧。”

    虽然栀蓝自从那天醒来,给人的感觉就和之前的乌拉那拉氏不一样了,但是今儿个和前几天她给人的感觉还是不太一样。

    绿柳就是胆子再大也不敢再说下去了。

    “你呢?”等绿柳和黄莺她们再次出去之后,栀蓝看向大格格:“你是真的不想回你额娘那儿吗?”

    “回嫡额娘的话,悠然虽然也不想捡豆子,但是也真的不想回去,所以捡豆子……”

    “做事要有始有终。”栀蓝可不会因为大格格坚持住在自己的院子,现在就对大格格有所放松。

    最多就是不再“诅咒”被大格格倒进花盆里的豆子越来越多就是了。

    大格格走了之后,栀蓝问匆匆进来的黄莺:“刚才绿柳去李格格的院子了?还是李格格院子的人来传话了?”

    “回主子的话,奴婢按照您的吩咐,在外屋候着,绿柳自己出去了,至于她是不是出了院子去李格格的院子了,奴婢就不知道了,至于李格格院子的人是不是来传话……奴婢也不知道。”

    栀蓝说:“不知道就不知道,你也不用多想,绿柳如果真的给人当了眼线,那她肯定是想着法子不让你看出来的。

    之前你能发现她紧张已经是很不错了。”

    安抚好了黄莺,栀蓝在想绿柳到底是谁的人。

    李格格吗?

    那天去八福晋府里吃席,栀蓝清楚看到了绿柳的指甲,虽然长度不影响干活,但是绝对不短,那天是她站在旁边等着给自己夹菜什么的,那个有毒的酒壶她是碰过。

    如果真的是绿柳听人的指示下的毒的话……栀蓝觉得李格格怎么看也不像是有那么大胆子的人。

    想着那天四阿哥的态度,莫非是八福晋自导自演的?

    就在栀蓝还没理清这里面的事儿的时候,四阿哥回府了,而且直接就来栀蓝的院子了。

    栀蓝忍不住有点腿软,但还是迅速地抬手拍了拍脸颊,让脸部肌肉放松下来,以便能更好的做出除了面无表情以外更丰富的表情来。

    “听说悠然的的豆子还没捡完?”

    栀蓝正要把茶递给这位爷,谁知道他一开口就是这话。

    不过栀蓝很快就敛好了表情:“豆子没捡完,大格格自然是还在捡,爷您这么问,是心疼大格格那孩子了吗?您要是心疼了……妾身倒是可以稍微不那么严格,只是爷……”

    “只是什么?”

    栀蓝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有句话不是说,父债子偿吗?大格格是您的长女,妾身要是……”

    “大格格的性子好好磨磨对她好。”

    栀蓝后面的话全都被四阿哥堵在了嗓子眼里,呵呵真不是一个体贴的爹。

    女儿是爹上辈子情人这话在四阿哥这儿竟然没用。

    不想每天对着这位爷说些鸡皮疙瘩能掉一地的违心的“甜言蜜语”,栀蓝绕道四阿哥身后,一边做样子的给他捏肩一边开口:“爷,您是贝勒之前先是皇子……”

    “爷自然是知道的。”

    “皇子可是肩负着为皇家开枝散叶的重任的。”栀蓝说:“从今儿个开始,爷您看是不是……”

    “你觉得绿柳到底是谁的眼线?”

    栀蓝的手当下就顿住了,没掌握好力度狠狠地在四阿哥的肩膀上捏了一下。

    “轻着点。”四阿哥拍了拍栀蓝还放在他肩膀上的手。

    不过栀蓝在他身后,而且还处于震惊的情绪下,自然是没注意到四阿哥微微上扬的嘴角。

    四阿哥有点失望看不到栀蓝此刻精彩的表情,就在他想要把栀蓝拉到他眼前的时候,栀蓝先着急地绕到了四阿哥前面。

    “爷您知道绿柳是谁的眼线?你什么时候知道她是眼线的?”

    问完之后栀蓝发觉自己的语气太着急了,有点兴师问罪的意思,遂赶紧用“撒娇”找补:“爷,您也真是的,既然知道绿柳是别人的眼线,怎么不告诉妾身啊,还让妾身担惊受怕的……”

    “是爷的不是了,所以为了补偿你,爷这不天天来你的院子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