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手下留情-《摆烂后,杀我七次的病娇非我不娶》

    第36章手下留情

    原来,沈羲玉知晓黎鲤因为自己整日酗酒后十分感动,唯恐她睡眠不佳忧心忡忡,特意寻楚瑾要了安神香。

    至于黎鲤会觉得血液沸腾,面红心跳,则是因为沈羲玉往安神香里掺了活血草,美名其曰恢复血气。

    少女看了沈羲玉许久,确认身体只是血液沸腾,并无情欲上涌后,这才终于放下那把危险的匕刃。

    她眸光凝结,嗓音冷寒,“再有下次,我绝不手下留情。”

    什么恢复血气,不过是为了戏耍她随口一编的谎言。

    少年扯了扯唇,眼眸漆黑如星,在微弱的烛光映衬下,似乎闪着诡异的光芒。

    他温声附和,“鲤鲤说得是,我又哪敢有下次。”

    楚瑾见战火平息,这才松了口气。

    连忙把沈羲玉拉出房间,一边拉一边念叨,“得亏我注意到你进阿姐房间后许久不曾出来,这才进去探看,不然你就没命了!”

    “你说你也真是的,阿姐那么好的人都能被你气得动手,你…”

    翌日。

    天色还未亮,黎鲤一行人已然打算出城。

    若是再晚些,等沈羲玉越狱一事被发现,就跑不了了。

    而楚瑾知晓沈羲玉是越狱后,自然忍不住心中震惊好一番叽哇乱叫,不过最终都被强行压下。

    一行三人均是手牵一匹马,沈羲玉还特地用泥沙掩盖真实面目,伪装成六十老叟,避免引人注目。

    检查路引时,侍卫特地看了沈羲玉好几眼,眉眼紧蹙,面露怀疑,只是看了片刻,还是未曾发现有何疑点,最终只得摆了摆手放行。

    一旁的楚瑾终于松了口气,他紧张的鬓发微湿,险些滴处汗来。

    然而三人才不过走出几步,那侍卫又突然转过头——

    “等等!”

    空气仿佛在此刻凝滞,无数双眼睛转过来盯着沈羲玉,几个侍卫甚至攥紧了手中长矛,似乎蓄势待发。

    检查的侍卫将沈羲玉拦下,他死死盯着伪装后的少年。

    先是摸了把他牵的马,旋即面露质疑,“你个连路都走不动的老头子…还要骑马?”

    少年垂着头并未应声,而侍卫眼中的狐疑却越发严重。

    楚瑾蹙着眉头死死盯着沈羲玉,似乎极为担心。

    “来人…”

    给我拿下!

    话还未说完,又被突然打断。

    方才看戏的黎鲤三步并作两步走到老叟身边,抬起手啪得一声脆响,重重给了他一巴掌!

    力气大到将老叟脸都给打偏,甚至很快泛起薄红。

    她叉着腰痛骂,表情刁钻刻薄,“你个死老头!都说了我自己牵,你非要牵,现在好了!”

    “要是出不去城,影响我的生意,看我不把你抽筋扒皮!”

    说完,她又扭过头看向侍卫,从袖中掏出几两碎银,“官爷,您通融通融,这马是别人托我买的,这死老头子不懂事,可千万不能耽误了我的生意啊。”

    侍卫扭过头看她,垫了垫手中碎银的重量,眉眼舒展些许,似乎对她的举措颇为满意。

    他又看了沈羲玉两眼。

    见其又老又瘦,也不像是穷凶极恶之辈,再者,若当真是凶险之徒,又怎么可能任由他人痛打,毫不还手。

    他点了点头夸道,“还是小娘子懂事。”

    话毕,将沈羲玉往城门处赶,算是放行。

    而此时的少年看起来像是在牵马,畏畏缩缩不敢反抗的模样,殊不知,他那张脸已然黑如沉墨,常年习惯翘起的殷红薄唇,此刻也狠狠压平。

    漆黑若星的眼眸更是在黎鲤打他的那一瞬,不可遏制地流露出杀意。

    沈羲玉已然记不清自己多久未曾被人打过了。

    虽说常年被人追杀,时有伤口,却从来都是被攻略者细心呵护。

    除却早年十岁之龄被赶出皇宫,忍饥挨冻受尽折磨外,他已然许久不曾受过这般屈辱。

    如此这般,

    无论黎鲤再如何有趣,此刻,他也只想让她死。

    三人牵着马走出城门,黎鲤和楚瑾对沈羲玉异样的情绪还无从察觉,二人依旧在轻语闲聊。

    楚瑾一如既往地对黎鲤表示追捧,“阿姐,你方才真聪明,若不是你及时给那个侍卫钱,怕是我们都出不来了。”

    这也是黎鲤救场的原因。

    她自然希望沈羲玉被抓走关进大牢一辈子,可此次他成功越狱,出行又跟他们同行,若这次被抓,他们少不了要担上共犯的罪名。

    她还要去寻季氏破轮回的,怎可困于区区牢狱。

    而这方,他们三人刚走出城门不过一截路,沈羲玉竟突然腾空而起,他面色阴沉,衣袂起伏间,陡然出现在黎鲤身边!

    黎鲤被吓了一跳,正要开口斥骂,却忽然发现沈羲玉神情阴狠并不似调笑。

    她面上笑意一收,几乎在沈羲玉靠近的那一刹那,足尖一旋,骤然掀起一片沉沙!

    昏黄的沙土迷了少年的眼,待他在睁开时,黎鲤已然站在距离他几米远的地方。

    “你要做什么?”少女站在树底下,同样冷着脸与少年对视,她的指尖夹了只暗器,是这几日借用楚瑾给的银票特意打造。

    “杀你。”

    少年面无表情地应道,此前卖乖的笑和眉眼间的柔和早已消失殆尽。

    他虽不擅武功,却轻功卓越,若执意要追黎鲤,黎鲤还真不一定能跑的掉。

    楚瑾在一旁面露忧色,当即出声劝道,“沈兄!方才阿姐不过是为了让你能过城门,并非故意打你,你怎么能较真呢!”

    沈羲玉并不理他,一心盯紧黎鲤。

    而楚瑾自然又不死心地再劝,像是个生怕伙伴打起来的和事佬。

    当然,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不仅想让沈羲玉和黎鲤打起来,还想让他们打得更狠些。

    方才出城门时,他本想借机查探沈羲玉是用如何法子骗过侍卫,是否同他越狱时的法子相同,谁料黎鲤突然出头,到是乱了他的计划。

    而此番。

    不乏又是个好机会。

    作者的话——

    鱼鱼:我已经很久没有被人打过脸了嘤嘤嘤!

    鲤鲤:哦?是吗,上次孤坟堆我一边打你一边骂你废物你忘了?

    (现在大概是相恨相杀的阶段,等以后鱼鱼爱上鲤鲤,他就惨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