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季氏-《摆烂后,杀我七次的病娇非我不娶》

    第30章季氏

    有人听见声响抬眸,映入眼帘的却是一道淡色身影,他揉了揉眼睛,等再抬眼时,那抹淡色早已消失得寻不到半分踪迹。

    他有些郁闷,低声嘟囔了一句,“莫不是停靠在砖瓦上的鸟?怎得飞的这般快。”

    即将黑下的月色让能够认出沈羲玉的人也无法辨别他,但少年还是从摊贩处买了一只面具,随手遮盖了自己的上半张脸后。

    他的指尖突然钻出一只小虫,脑袋左扭右扭,似乎在辨认方向。

    而少年也跟随着它指引的方向前进。

    “鲤鲤啊鲤鲤,你究竟在哪里呢,十日不曾相见,倒真有些想你了。”

    这次试探的结果让沈羲玉非常满意。

    黎鲤不曾出手救他,甚至特意吩咐狱卒克扣他的饭食,对他进行欺压,再思及曾经她与其他攻略者截然不同,对他避之不及的态度。

    不管她是否是攻略者,他都对她起了兴趣。

    许久不曾见过这般有意思的人了,定然会比曾经任何一次的轮回都有趣罢?

    只是当沈羲玉跟随蛊虫的指引找到黎鲤所处的地点时,他面上的笑却在瞬间僵住了。

    只见辉煌的灯影下存在着一处楼阁,其上的牌匾极为明白的写着这么几个字——玉春楼。

    青楼。

    所以…

    黎鲤不来救她,也分毫不采取行动,就是被这楼里的女子迷了眼?

    沈羲玉凝望着玉春楼,门外揽客的两个姑娘瞧他戴着面具颇为神秘的模样,媚眼如丝地朝他不停招手,甚至嗓音都是娇柔妩媚的呼唤。

    “小郎君,戴什么面具呀,快进来呀。”

    “对呀,快进来呀。”

    沈羲玉并未吭声,转身就走。

    只是等走到离人群远些的地方,他干脆利落地脚步一旋,腾空飞起,不过刹那,就站在了屋顶之上。

    手掌伸出,指尖的小虫依旧指引着方位,沈羲玉借着高位顺势看去——

    只见一名身着锦衣的纤瘦少年,此刻左手揽着一个女子,右手拥着一个姑娘,似乎痛快自在,好不乐乎。

    他唇角翘着的弧度越发下压,几乎瞬间就黑了脸。

    沈羲玉足尖一点,借着夜色黑暗无人发现,很快就落于地面,他正了正面具,随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女色误事,古人诚不欺我。

    就连同为女子的黎鲤都能被蛊惑,可想而知青楼里的这群女人是有多可怖,看来从今往后都得避而远之才是。

    想着,他的脸色越发阴沉晦暗起来。

    既然鲤鲤有这番雅兴,那他就不打扰她了。

    而这方,黎鲤确实如沈羲玉所想,玩的不亦乐乎。

    约莫是这身衣袍价格不低让青楼中的女子看出,又或是她一个俊雅温和一看就不知世事的小公子在一群大男人中格外突出。

    她还真就成了多数姑娘锁定的目标。

    怀里抱一个揽一个还不够,竟有不少女子纷纷跑到她身边,毛遂自荐着自己的才艺。

    原本场面极其和谐。

    却不知怎的突然从一个房间里传出尖锐的抗拒声。

    “你放开我!我不接客!”女子明显不愿的尖锐吼叫从房间内传出,霎时吸引了黎鲤的注意。

    她本不打算多管闲事。

    却突然听闻一句。

    “你说不接客就不接客?妈妈我养了你几年,该你报答的时候了!你呀,就莫要再做你那富贵梦,什么季氏族女,我可从未听过季家的名号!”

    少女握着酒杯的手忽然一顿,抿酒的动作骤然滞住。

    就连靠在她怀中的女子也察觉出异常,侧过脸看她,眼中疑惑,话语间香风扑鼻,“公子,你怎么不喝了?”

    黎鲤放下酒杯,将身旁的女子轻轻推开,朝着传出叫声的房间奔去。

    季氏。

    除皇姓轩辕氏外,她唯一记得的姓氏。

    传闻季氏中人极擅玄黄之术,占星卜卦,择吉命理,推演未来,曾受皇室重用,却不知为何,在时间的消磨中逐渐失去踪迹,受人遗忘。

    若非曾经黎鲤迷信,对这方面极为好奇,否则也不会知晓季氏之名。

    锦衣公子一把推开门,伴随哐当一声脆响,少年的斥责骤然响起,“放开她!”

    屋内的两个女子都转过头来,年纪大些的瞧见他也并不惊讶,反倒有些兴趣盎然,“小公子,您这突然闯进来,是想英雄救美呐?”

    此前对楚瑾用过的词,此刻竟又落到她身上。

    被压制的姑娘瞧见她似要为自己出头,漂亮的剪水秋瞳瞬间锁定她,目光莹莹,好一派梨花带雨的可怜模样。

    黎鲤抿着唇静静地注视着眼前少女。

    生得倒是不俗,姿容绝丽,也难怪这妈妈好吃好喝养她那么多年。

    “你方才说,季氏?”她低声质问,眼眸中隐隐浮现浓厚压迫感。

    若这季氏只是擅玄黄之术,那么她也不至于出头如此之快,更为重要的是,她曾听闻季氏有一方秘术,能够窥探天意,连接天理。

    若是能借这秘术,知晓除攻略沈羲玉外断绝轮回的法子…

    那她就不用死一次又一次了。

    “是!就是那距离天意最近的南岸季氏!”

    话音落下,黎鲤就单手一挥朝鸨妈招手,“我要给她赎身!”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