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早期胃癌-《重生八零,小娇包被糙汉宠野了》

    第29章早期胃癌

    “大叔你感兴趣啊?那你买两个回去挂着呗,这么好看,寓意也好,永结同心,买回去送给婶子,婶子肯定很高兴。”

    “而且这绳子很结实,挂个几年没有问题,划算的很。”

    楚觅笑呵呵的插嘴道。

    “他是你什么人啊,小姑娘你怎么这么热心的给他介绍生意。”

    大叔挤眉弄眼的看着两人,也是一派乐呵呵的。

    “嗐,这不是一家人嘛,他是我男人,他挣的钱不也等于是我的吗?”

    楚觅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蔺时就在一旁编同心结,半句话都不吭一下,也是够淡定的。

    “原来是一家人啊,怪不得。不过你这小兄弟话有点少啊,做生意的,怎么能连句吆喝都没有,得亏你有这么好的媳妇儿。”

    大叔对蔺时不赞同的摇摇头,随即又道。

    “那给我拿两个那什么同心结吧,怪好看的,编的又平整,图案也好,还红彤彤的,喜庆。”

    “我都买两个了,能不能便宜一毛钱啊,算五毛,你看我都照顾你们夫妻两个的生意了。”

    “不行啊,大叔,这种同心结可难编了,很复杂,他弄起来也很费劲,再说了,同心结,代表的是您和婶子一辈子永结同心,这感情的事怎么好讲价打折呢。

    买这东西图的就是一个意头,不好破坏意头。”

    楚觅嘚啵嘚啵说个不停,大叔说不过她,也只好作罢,讪讪的掏钱了。

    “你这小姑娘嘴皮子怎么那么利索。”

    “小伙子你有福了,娶了这么一个好媳妇儿。”

    “嘿嘿,谢谢大叔夸奖啊。”

    楚觅不客气的嘿嘿笑,应下了,露出了八颗大白牙,灿烂又傻气。

    “小姑娘,你今儿个又来了啊。”

    大叔刚走,上次光顾楚觅的那个刘姐就又来了,她依旧笑眯眯的,看起来很和气,就是脸色有点不大好。

    “咳咳咳,今天卖的是什么啊,闻着不像是饭菜。”

    她耸了耸鼻子,好奇的道。

    “刘姐,是你啊,你这么快就下班了吗?我今天卖的是凉茶,加了很多药材,能够下火祛湿的,还做了茯苓瘦肉汤,这个是药膳,也放了许多药材,有利水渗湿、健脾和胃、养心安神之效。”

    “刘姐要不要尝一尝?上次多亏你了,我的饭菜才卖的那么快,都是沾的你的光,我还没来得及感谢你呢,这回可一定要给我这个机会。

    我看你脸色有点不太好,是不是没睡好啊,那更应该喝一喝我们这个药膳了,来,尝尝味道,不收钱的。”

    楚觅看见熟悉的大姐,话就噼里啪啦的停不下来了,还热情的给她盛了一碗药膳汤。

    鉴于卖东西还是要卖相好,所以她放弃了昨天给蔺时做的那种黑乎乎的药膳汤,转而熬了这种,汤是奶白色的,看起来更加有食欲一点。

    “不用了,我就是来看看,要回家了,现在没什么胃口吃东西。”

    大姐笑着摇摇头,不断推辞。

    “没胃口更要吃了,健脾和胃,说不定你喝了之后就想吃饭了呢?”

    楚觅劝道。

    “不过大姐你是身体不舒服吗,还是天气太热了没精神啊?”

    她关心的询问道,小眼神一直在打量刘姐。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看见刘姐,她总觉得她脸色有点不对劲,给她的感觉不太好,因此她就多问了两句。

    “唉,也不是,这两天也不知道怎么了,胃总是一阵一阵的不舒服,还没吃着就觉得撑着了,总是胀的难受,有时候还疼,这不,连饭都吃不下去,这两天我连说话都没什么力气了。

    班也不想上了,只得请假回家躺会儿。”

    刘姐苦笑着摇摇头。

    她家买了风扇,要说热也不算很热,就是莫名的没什么胃口。

    “那得去医院看看,自己的身体可不能忽略。”

    楚觅听她描述完症状,心里更觉得不对劲了。这症状要说轻也轻,可能只是单纯的胃不好,但是胃癌的早期其实也就这些表现···

    “去过了,开了点消食的药回来吃,说是我胃消化不好,可能是年纪大了,胃不行了。”

    刘姐勉强的笑了笑,手在肠胃楚顶了顶,看的出来她又不舒服了。

    “你这孩子怎么一直端着这东西,不累吗?既然这样,那就给我喝了吧,要是真能把我这胃给治好,以后我天天来光顾你的生意。

    我这胃打小就不怎么好,现在年纪大了,就更难熬咯。”

    她摇摇头,要接过楚觅手里的碗。

    楚觅给她递碗的时候,假装不经意的碰了碰刘姐的手,顿时,刘姐身上的数据就一一呈现在她眼前。她甚至都不用仔细去看那些数据,只一眼就明白了。

    真的是早期胃癌,她的胃部已经打上了这四个字。

    楚觅的眼神深了深,有些无奈又有些难过,她和这大姐蛮投缘的,大姐人也很好,没想到她会患上胃癌,还好是早期的,还来得及。

    蔺时在一旁编织中国结的速度早就慢了下来,他的余光一直关注着楚觅的一举一动。

    尤其是她和这大姐搭话的时候,他不由得皱眉,虽说这大姐上次算帮了她,但是到底只有一面之缘,她怎么和人熟的这么快,还问东问西的。

    她管的那么多,不怕招人烦吗?而且,她怎么那么自来熟,和谁都聊的来。

    蔺时有些不爽的沉着眉头。

    “好喝,小姑娘你手艺不错啊,又会熬药膳,又会做饭,厉害!我看你好像挺有基础的,你年纪也不大,怎么不去考个大学,以后当大夫啊。

    有个固定的工作,总比摆摊好点,没那么辛苦。”

    “对了,这个小伙子就是你丈夫吧?看着和你很般配。”

    刘姐缀了两口药膳汤,然后笑眯眯的瞥了蔺时一眼,打趣道。

    “刘姐你是怎么看出来他是我男人的?你看他在一旁一声不吭,对我爱答不理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俩不熟呢。”

    楚觅抿唇笑了笑,接受了这调侃。实际上脑子飞速运转,要怎么提醒大姐这事儿。

    她总不能上来就跟人家说你胃癌早期了,赶紧住院治疗去吧?

    “哪看不出来啊,这小伙子一直在看你呢,眼睛都舍不得挪开。”

    “真的?”

    楚觅眼睛亮了亮,惊喜的看向蔺时,好家伙,她咋没有注意到呢!

    “没,她看错了。”

    蔺时不自在的垂下头,又重新摆弄起他那些绳结来。

    “瞎说,刘姐怎么可能会看错!我就知道你肯定爱我爱的不要不要的。”

    楚觅嬉皮笑脸的贫了两句,马上就把话题转移到刘姐身上了。

    “刘姐,你最近有没有暴瘦啊?我看你身形瘦削,好像是短时间内瘦下来的,是这样吗?”

    ?  ?蔺时:她怎么那么自来熟,对谁都好,那我呢,我就不特别了!!!生气!!!

    ?      ——来自某位小气的大醋坛子的留言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