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隔的是塔克拉玛干沙-《重生八零,小娇包被糙汉宠野了》

    第28章隔的是塔克拉玛干沙

    楚觅又起了一个誓,今天老天爷真忙,光听她发誓了。

    蔺时淡淡的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

    “嗯,我相信你。”

    嗓音冷的跟在冰水里泡过一样,你说你相信我?

    “那你···”

    “我吃完了,我去洗碗。”

    蔺时不愿意再说话,拿着自己的碗筷进了厨房。

    没有不相信她,只是忽然又想起了她以前做的事情,这件是假的,其他的呢,没有一件是真的吗?会不会这个蓄意撩拨他的,才是假的呢。

    她不过是想找一个安全的容身之所,能让她安安心心的学习,直到考上大学回城罢了。

    蔺时陡然清醒,心里那股躁动直接被他压了下去,整个人的情绪也淡了下来。

    楚觅怎么可能看不出他的冷淡疏离,她急的抓耳挠腮,又黏黏糊糊的跟了上去。

    “别呀,我还没吃完呢,你不陪我一起吃饭吗?等吃完饭我们一起洗碗啊,多热闹。”

    “蔺时?蔺时哥哥,你有话就说呗,别藏在心里闷着啊,我超爱你的,我就爱你一个人,我真的真的不会再出去拈花惹草了,你理理我呗~~~”

    “蔺时~~~”

    蔺时脚步一顿,跟在他身后的楚觅来不及刹车,一头扎在了他的背上。

    “嘶~~~”

    “哥哥你身上好硬啊,痛死我了。”

    楚觅捂着额头,眼泛泪花,软软的和蔺时撒娇。

    然而已经清醒了的蔺时又不吃这套了,他垂了垂眼皮,居高临下的看着楚觅撒娇卖萌的样子,冷酷又冷淡的道。

    “如果你这么想的话,我可以允许你一直在蔺家住,直到你考上大学,找到回城的办法为止。”

    所以,那些多余的事就不用做了。

    “啊?”

    听起来好像不错啊。

    楚觅犹豫了一下下,但是美色当前,她觉得还是可以拼一把的,毕竟蔺时这个男人是真的优质,帅哥谁不喜欢呢!

    “我不要,我就要你!”

    她斩钉截铁的道。

    蔺时没错过她眼里一闪而逝的犹豫,心里有点淡淡的酸涩,但是很快便被他压了下去。

    “随便。”

    又是随便,哥你能给我一个肯定的答案吗?说好的女追男隔层纱呢!这隔的是塔克拉玛干沙吗!

    两人莫名其妙的就陷入了冷战,嗯···其实也不算冷战吧,就是突然之间好像就又找不到话题了。蔺时还睡床上,两人中间依旧隔着一道银河。

    第二天他依旧等着楚觅,要和她一起去钢铁厂门口摆摊,车也是他推的,楚觅就负责拎着一个小篮子,跟在后面。

    这该死的体贴!

    楚觅鼓了鼓勇气,快步走到他身边,叽里呱啦的问道。

    “你这个叫什么结啊,都是你自己编的吗?好好看啊,你怎么会编这么多结啊,这些好看的绳子都是哪里来的啊,你一个要卖多少钱啊,你一般一天能卖出多少个啊?

    你一个男生手怎么这么巧啊,我什么结都不会编诶。”

    她一口气问了八个问题,嗯,听出来她其实也蛮无措的了。

    蔺时一边推着车,一边淡淡的道。

    “同心结,中国结,什么都有,自学的,绳子托人买的,一个卖三毛钱,一般有多少卖多少。”

    语调虽冷,但是耐心还是有的,说明也不是那么反感她吗,还有机会的!

    楚觅松了口气。

    “一个三毛钱,你这里应该有一百多个吧,那至少能卖三十多块钱,绳子贵吗?你编一个同心结会要很久吗,如果要很久的话,其实不太划算诶。”

    “不贵,简单。”

    他又恢复了之前言简意赅的样子,楚觅没话说了,安静的跟只鸵鸟似的。

    钢铁厂很快就到了,楚觅又选了和上次一样的位置。

    “摆在这里吧,感觉这个位置和我有缘,说不定还能遇到上次那个帮了我的大姐,那我可得免费送她碗凉茶喝。”

    “嗯。”

    蔺时把车推到她的指定位置,帮她把东西给摆好了。

    楚觅把木桶盖子给打开了,顿时,凉茶的苦味就飘了出来。有路过的大叔忍不住捂了捂鼻子。

    “小姑娘,你这卖的是什么啊,怎么那么臭啊,味道奇奇怪怪的。”

    “大叔,这可是好东西,这叫凉茶,是用各种药材熬成的,清热祛湿,里边有银花,山栀子,藿香等等,十几种呢。大夏天的灌一碗下去,非常下火,也不那么容易生气了。

    天太热人也躁,最适合喝这些了。”

    楚觅笑着介绍道。

    “还有这功效呢,这么厉害啊,那我牙疼能喝这个吗?最近就是热着了,我这牙上火,疼的我晚上都睡不着。”

    大叔一听,立马就捂着牙痛的位置问道。

    “能啊,这个就是下火的,到时候您也不要着急喝下去,就含着它,在牙齿疼的地方泡一会再喝下去,这样效果更大。”

    “我这凉茶只需要一毛钱就能有一大碗了,您灌两碗下去,保证您晚上能睡个好觉。这不比上医院看便宜多了吗?还方便。”

    “真的假的,小姑娘你不会是骗我的吧?”

    大叔明显有点犹豫,站在摊子面前踌躇不定。

    “不会骗您的,您不信的话伸出舌头给我看看你的舌苔。”

    “你还会看病呢?行吧。”

    反正看看也不吃亏。

    大叔就是抱着这种心态,把自己的舌头给伸了出来。

    “舌苔又黄又厚,是不是还觉得口很干很苦,很想喝水?而且还有牙龈出血。”

    楚觅一连说中了几个症状,大叔连连点头。

    “是,是,小姑娘你还真懂啊,那给我来一碗吧,我试试效果。”

    大叔被说服了,要是一毛钱能换牙不疼,那值了!。

    “好。”

    楚觅拿碗给大叔盛了一碗,就这么开张了。她今天拿了几个碗过来,还放了一盆清水,就是用来洗碗的,没有纸杯真的很不方便。

    “有点苦,不过大叔你忍忍啊,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嘿嘿。”

    楚觅笑嘻嘻的调侃道。

    蔺时就在她旁边摆摊,他的小摊其实就是一张铺在地上的布,他把同心结那些拿出来一一摆好,然后就心无旁骛的站一旁又编起新的结来。

    他修长的手指翻飞,拿着几根细绳子,这样绕一下那样绕一下,几根绳子纠缠在一起,不一会儿,一个新鲜又复杂的中国结就又出炉了。

    大叔在一旁苦兮兮的喝着凉茶,脸都皱起来了,但是还是被蔺时玩绳子的花样给吸引了。

    “诶,小兄弟,你这东西怎么卖啊,还挺好看的,还有五颜六色的。”

    “中国结,同心结,吉祥结,都是三毛钱一个。”

    (本章完)